立即註冊
查看: 998|回復: 0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兩億人中遇見你】此情不關風與月

[複製鏈接]

28

經驗值

0

人氣值

0

論壇幣

Lv1.略有小成

Rank: 1

積分
28
跳轉到指定樓層
樓主
發表於 2017-4-18 00:05:42 | 只看該作者 回帖獎勵 |倒序瀏覽 |閱讀模式
【兩億人中遇見你】此情不關風與月
ADshen 3994012
※腦補很多跟式神的互動,但情節都是根據真實事件改寫的
(一)愛哭鬼
  雖然不情願,但她已經準備好了。
  招喚陣藍光閃爍,她現形在招喚陣中央。召喚咒帶來的點點光輝未落修長高䠷的人影已揮舞雙秀兩手持刀,鋒利的刀尖直指把她召喚出來的人。對方身後的幾個身影立刻進入戒備狀態,她不怕,一但有危險她見神殺神,見鬼殺鬼。
  她跟人類很不一樣,她必須是孤單的──
  「不要靠近我。抱歉。」
  她盡量不讓自己心中的愧疚溢於語氣上。
  呼喚她的陰陽師此時撐起身子,緩緩的從正坐的姿勢變成跪在地上,目瞪口呆的盯著她看;她一動作,惹得妖刀姬跟她身後的式神都陷入緊張。她將自己的刀握得更緊,站在陰陽師右後的白狼直接將弓拉滿瞄準了她,雪女凝聚了妖力帶來陣陣寒意,座敷童子朝陰陽師靠近了一步。
  這位陰陽師似乎沒有意識到劍拔奴張的氣氛,她輕啟雙唇,有點顫抖。
  「妖刀……是妖刀姬……」
  說時遲那時快情勢逆轉,換妖刀姬目瞪口呆的盯著突然開始嚎啕大哭的陰陽師。
  「是妖刀姬──嗚啊啊啊啊啊!嗚嗚嗚嗚嗚嗚嗚──」
  淚如雨下的陰陽師突然蹦起身,又哭又笑撲向站在右邊的白狼,嚇得白狼直接捨弓抱住身材略嫌嬌小的她,才哭了兩秒突然又像想起什麼般激動的放開白狼,二話不說手刀衝出房間。只聽見她一路的嗚咽聲配著啪咑啪咑的腳步聲,房間裡面的式神們尷尬的面面相覷。特別是剛被招喚來的妖刀姬,一頭霧水的垂下了她的刀鋒。
  「我去幫阿媽。」遠遠傳來了翻箱倒歸跟有人明顯跌倒的驚呼,座敷童子嘆口氣說了這句後,小跑步的離開了房間。
  妖刀姬無言的面對白狼跟雪女,意外的發現他們神情間的笑意多於無奈。
  「嗯,她就是這樣。」雪女身旁的寒意散盡,身為冰雪結晶的她語氣中竟然有些暖意。
  「歡迎妳,妖刀姬。」白狼代替失態的主人向妖刀姬行禮。「現在家裡人還不多就是了……」
  來不及細思白狼話語的深意,又是一陣雜亂的腳步聲,陰陽師跟座敷童子前後回到了房間裡,手上抱著一大堆黑不嚨咚的東西。陰陽師還在哭,她小碎步跑到妖刀姬面跟前,在座敷童子的幫忙下將十隻黑達摩排成達摩塔後開始邊哭邊膜拜妖刀姬,更讓妖刀姬更不知所措。其他式神反而都笑開了,不斷揶揄著抽抽咽咽卻笑得很開心的陰陽師。
  就在這一天,妖刀姬來到了這個剛出師不久的陰陽師身邊。這個陰陽師還很弱,式神更是少,甚至連螢草或兔子都還沒有,滿院子的天邪鬼紅黃綠不受控制的在打鬧跟逃跑,家裡的結界更是脆弱。
  「就是個愛哭鬼。」後來陰陽寮──阿媽堅持要大家稱陰陽寮為家──壯大,陸續來了很多的新孩子,當他們好奇的問到第一眼看到阿媽的印象,不喜言語的妖刀姬總只說這麼一句。
  妖刀姬沒說的是,這個愛哭鬼一哭,竟讓她的心產生了變化。
(二)三千寵愛
  人類跟她不一樣,他們很弱,卻給她一種很熟悉的感覺。
  偏偏妖刀姬她的陰陽師更是孱弱,她到現在還常常對自己說「妳來家裡的時候我是個才20等的弱雞」這種讓她聽不太懂的話。大家都暱稱她阿媽,她也老愛裝老叫他們乖孩子,明明她自己才是整個寮裡最年少的存在──人的壽命哪能跟妖怪比?
  而受限於主人貧弱的靈力,她有好一陣子根本使不上妖力,表面上冷靜的她私底下實在是焦慮著急;好在主人似乎心裡有數,她並沒有讓自己立刻上戰場面對危險,而是讓自己待在結界裡悠哉了好長一段時間。在結界裡她漫無目的的散步,感受豐沛、源源不絕的妖力溫柔的包圍著她。這段期間內來了不少的新成員,妖刀姬總看著雪女、白狼、吸血姬、椒圖、座敷等人跟著陰陽師有說有笑的出征,在滿天紅霞的夕陽時分才再回到寮裡。跟著陰陽師出門的式神們總散發出疲倦而滿足的氛圍,有些式神則是會跟陰陽師討論整天下來的戰況。
  這些妖刀姬一開始都無法參與,只能百般無聊的坐板凳。她卻從來沒有懷疑過自己被陰陽師遺忘──不是過度自信,是因為陰陽師她每天早晚都要跑來找她一趟,噓寒問暖,講一些無趣的小故事給她聽,非常吵鬧、很愛笑的孩子。她對每一個式神都很好,幾乎跟每個式神感情都很好,妖刀姬時常會想,其實她不需要跟完全不回話的自己來往。
  明明可以只把她當作兵器。
  有一次她甚至帶了自己朋友來見她,對方叫瑜,兩人似乎是摯友。
  「這是我家妖刀姬!」她非常得意的挺起胸口,雙手插腰。
  瑜端坐在妖刀姬當初被招喚出來的房間裡頭,正在喝抹茶,身後跟著一身錦秀華服、散發著沉穩氣息的姑獲鳥。瑜見到妖刀姬,露出十分親切的笑容。
  「聽她說妳說好久了,今天終於看到本尊。」瑜對她點頭示意,她的主人則是飛快地蹬開下鞋踏上緣廊後走進房間,妖刀姬有些不知所措,但還是選擇跟在她身後,盤腿坐在她身邊將黑黃相間的長刀橫放在大腿上,動作帥氣而俐落。
  「好美。」瑜上下打量──是種不讓她討厭的友善眼神──「妳運氣真好。」
  「是不是!嘿嘿嘿~」
  「又不是在稱讚妳美。」
  「唉呀別這樣說嗎,女兒被稱讚身為阿媽的我當然開心,但還是想問妳要怎麼練……欸姑姑也坐下嗎,別站著。坐吧坐吧~對了瑜妳家兔子呢?」
  「在外頭跟妳其他的式神玩著。」
  「喔喔,等下我請白狼拿甜點給她吃。」
  姑獲鳥不多話,微笑點點頭,動作優雅大方地坐在妖刀姬面前,兩隻妖對上了眼。兩位陰陽師早就熱絡的聊起天來。
  「我先失陪了。」「唉呀……」
  妖刀姬唐突的站起身,丟下一句話就撐起身子,拿著她不離身的刀頭也不回走出房間。
  「還不親人呢。」
  耳邊瑜的話,並不是在批評她。她以為主人會為自己的無理道歉,然而主人的回答那她一瞬間停住了腳步。
  「我還很弱,但為了她,我要成為最強的陰陽師。」
  為了她?
  她在說什麼啊。
  「加油。努力的打針女吧,姑姑,妳的套件先借她看一下。」
  「哇哈哈哈什麼是針女這世界上只有反枕跟樹妖啊……姑姑謝謝妳。」
  *
  終於輪到她上戰場了。主人帶給她一套閃閃發亮紫色盔甲與短裙,也將她的妖刀也因為覺醒而變成了璀璨的紫色大刀,讓她更加愛不釋手的呵護保養。從打打天邪鬼的小型探索戰役到面對大麒麟、八岐大蛇(妖刀姬終於針女是什麼了)、結界防守與突破,妖刀姬在主人的命令下馳聘在所有的沙場,站在主人正前方盡全力替主人剷除敵人。她是兵器,對他人而言是危險與恐懼,有時她都感受的到身旁的座敷跟螢草的懼怕以及椒圖的躲避。無所謂,妖刀姬不在乎,她需要的是足以傲視群雄強大。
  然而她主人實在是……很弱,常常比式神們更早倒下去。打大蛇的時候也常常不順利,除了常常最後只剩下她送大蛇最後一刀、勉強站在戰場上外,給妖刀姬的御魂也都是勉強湊成套的普通針女。她其實沒有很在意,更不在乎主人怎麼想,即使力量仍然被限制,能手持她美麗的刀揮向敵人,她已滿足。
  所以當那天跟別人的式神打石距時發生的事情,之後回想起來,妖刀姬承認她自己有點後知後覺。
  主人跟別的陰陽師站在後頭,她跟座敷則站在別人家的大天狗旁邊,輪到她時她飛奔上前去揮刀砍向守護著寶船的章魚,毫不手軟的砍了六刀後飛躍回到原位。
  「那邊那個刀姊,可以不要開招嗎?傷太低。」她聽到領頭的陰陽師語帶嫌棄的開口。
  「妖刀,普通攻擊。」「是。」
  身旁的大天狗一聲冷笑。她其實真的不介意,眼角餘光卻不經意的瞥向了她的主人,雙目對上了一張不同於平常笑臉的蒼白臉孔。
  這是應該是妖刀姬第一次在打鬥中回頭看她自己的主人。
  事後主人抱著一堆章魚掉落的御魂氣呼呼的回到了寮裡。
  「那隻可惡的大天狗跟他主人!可惡可惡可惡!妖刀,對不起,是我的錯,是我太弱,害妳被嘲笑……對不起……」
  妖刀姬其實不懂為什麼主人要道歉,只好沉默的點點頭。主人爭愣的望著她,突然泛紅了眼眶往房間跑,白狼腳步輕快的跟了上去,山兔、椒圖開始努力討論要怎麼讓阿媽開心起來。妖刀姬只是目送著她,還在思索著主人如此反應的原因。
  「真好。」
  幾片雪花落下,雪女突然出現在妖刀姬身邊,妖刀下意識的握緊她寸步不離身體的刀。
  「什麼意思?」
  「阿媽看妳的眼神不一樣。」雪女空靈的嗓音平淡的敘述。妖刀姬皺眉。
  「她對每個人都很好。」妖刀姬並不認為自己是特別的。
  「是啊,阿媽也很疼我。」雪女頷首贊同。「但是,她看妳的眼神,就是不一樣。」
  「妳也該注意到了。她看著妳的時候--」
  「雪女姊姊!」座敷童子遠遠喊聲讓雪女煞住了她的話。「阿媽叫我們每個人都進她房間一趟!要調整御魂。」
  「知道了。」
  「等一下!把話說清楚!」
  座敷童子插入兩人之間將兩人隔開。
  「不……還是讓妳自己察覺吧。」雪女輕柔的閉上眼睛。她不忌妒,但說不羨慕,是騙人的。
  「阿媽要妖刀姊最後才進去。」座敷童子拉起了雪女的手,卻是抬頭看向神情冷漠的妖刀姬。「妖刀姊姊,妳知道,三千寵愛在一身的意思嗎……?」
  說著兩人一同離去。
  三千寵愛在一身。即使如此,那也是因為自己是兵器,可以幫主人打下天下吧。
  她因為過於強大的力量而孤單;然而如今她若放開了自己的力量、放開的她的刀,妖刀姬依舊是孤單的。
  妖刀姬是如此認定的。
  那晚每個式神都被輪流叫進主人房裡,直到三經半夜才輪到妖刀姬。一進去房間裡妖刀姬嚇到──她看到堆積成山的御魂,上百個或強或弱的御魂全部堆在她眼前。
  「妳不弱,我的好妖刀。是我的錯。」
  她的愛哭鬼主人似乎已經下定了決心,眼角仍泛淚卻十分堅決。
  「這是我所有的御魂,從當上陰陽師到現在累積的。」
  「難道妳……」妖刀姬難得的猶豫。她看到不少極為漂亮、宛若高級工藝品的超高級御魂混在裡頭。
  「我要他們都用掉。」主人點點頭。「把妳身上的針女跟三味盡我所能全部提升到最好。」
  夜已深,房裡牆角的蠟燭一燈如豆,妖刀姬來到這個家後第一次,定定地注視著她的主。
  她的主沒有逃避她的眼神,堅定的對上妖刀姬眼神,彷彿要看盡她的靈魂。
  「妳是最強的,妖刀姬。」
  三千寵愛在一身。腦海中響起座敷童子的話,妖刀姬似乎有點懂了。
(三)人生自是有情痴,此情無關風與月
  真正改變妖刀姬的卻是隔天的事情。
  「呼喚我嗎。」
  握緊大刀她從天而降,妖刀姬首次帶著全部提升到最高的針女套件登上戰場,面對敵人她感受到源源不絕的力量,久違的興奮感。
  然而那依舊是一場苦戰,主人在一開始就被對方的雪女凍傷,戰鬥後半體力明顯不支卻仍顫巍巍的勉強立在場上。終於輪到了她,她拔腿飛奔化作一道燦紫色的光砍向敵人。身體好輕盈,帶著良好的套件她輕而易舉的斬殺了眼前的敵人,讓她不禁暢快的大笑;最後一回合時她甚至不需要六刀,在第五刀就已經了結掉所有的敵人,殺紅眼的她卻沒有及時煞下腳步,扭腰回身她的舞動的身影竟轉回了主人面前──
  「大家都去死吧!」
  一瞬間所有式神都驚恐的看著她,事情來的太突然兼之剛經歷一場惡鬥,沒有人來得及擋下這一刀;而她的主人,不閃也不躲,面帶狂喜直勾勾看著她──然後挨刀,倒下,臉上仍帶著笑容。
  「阿媽!」「螢草!快!」「神啊!請給予慈悲!」
  治癒的綠光即時閃現,主人咳了一下後虛弱地張開眼睛,說了句果然很強後又再度昏了過去。身上還留有主人的血,妖刀姬有些茫然的對上了其他式神責怪的目光才明白自己到底做了什麼。
  這次總該有責怪了吧,妖刀姬愧疚的想。其他的式神都怕她到會四處閃躲,她的主人總該開始疏遠她了。
  妖刀姬好不容易才意識到雪女說的不同眼神是什麼。在主人躺在病榻上的這段期間她抱著自己的妖刀,難過的預想未來主人對自己的疏離。
  然而沒有,主人修養好後第一件事情就是衝到她面前,感激涕零、語無倫次的感謝她的強大,然後跟眾式神說了些話──明顯在那之後,連原本最怕妖刀姬的山兔也不再迴避她了。
  從這天開始,她決定,自己要寸步不離的守護著主人──她的阿媽。
  「妖刀姬,走吧。」「是。」
  在困難副本通過隔天清晨,妖刀姬身著藍底的櫻花新裝,隨著阿媽走出了陰陽寮。
  「我一直很想帶妳去一個地方。雖然會被說偏愛,但我想,是時候了。」
  愛說話的阿媽一反常態,在路程上只說了這句話後就靜靜地往前走。妖刀姬也不多說什麼,靜靜地跟著她,最後來到一整片無人的櫻花林裡。
  已經是落櫻時節,晨曦中微風輕啟,花瓣紛飛。
  阿媽轉過身面對她。妖刀姬總保持著離她三步的距離不過份靠近,她不要再傷害到阿媽,而阿媽也一直尊重的這個距離。
  「我有話要跟妳說,妖刀姬。」
  「是……?」
  「謝謝妳來到我身邊,我最寶貝的式神。」阿媽直言不諱的說。「我一直在想我還能替妳做什麼。然後我想到了,我可以將自己的名字給妳。」
  「名字……?」
  「沒錯。從今以後,妳就叫卯月。這是我的名字,從今爾後也就是妳的名字。人生是有限的,我沒辦法永遠陪著妳,但這個名字可以;我會陪妳到我人生的盡頭,在那之後,我的名字──也就是妳的名字,會陪著妳、祝福妳、守護妳。」
  「守護……」
  「妳並不孤單。妳不是兵器,妳是我最棒的女兒。」
  妖刀姬爭愣的看著她的主人。
  不孤單。不是兵器。
  「妳願意收下這個名字嗎,妖刀姬。」
  她緊緊的握住她的刀,但她想做的事情不再是握緊這把刀。
  妖刀姬想傳達,她想傳達,讓眼前的少女知道她此刻的心情。
  但開怎麼開口呢?要怎麼做──
  「靠近……」
  「嗯?」
  身處在飄落的櫻花中,她發現自己的聲音顫抖著。
  「請……請靠近我,對不起,請妳靠近我──」
  阿媽二話不說的踏步向前、突破了這三布的距離,滿面笑容的緊緊抱住她。
  妖刀姬首次鬆開手,放開了她的寶貝長刀,用雙手緊緊回抱她的阿媽。
  「我愛妳,妖刀卯月,謝謝妳出現在我的生命裡。」
(完)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板
Privacy Policy, Terms and Conditions
©1997-2017 NetEase, Inc.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