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註冊
查看: 1495|回復: 4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兩億人中遇見你】你聽說過嗎?刀,是會選擇主人的

[複製鏈接]

63

經驗值

0

人氣值

0

論壇幣

Lv1.略有小成

Rank: 1

積分
63
跳轉到指定樓層
樓主
發表於 2017-4-17 23:57:55 | 只看該作者 回帖獎勵 |倒序瀏覽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與光相逢 於 2017-4-19 13:32 編輯

ID:與光相逢,編號4361518

你聽說過嗎?
刀,是會選擇主人的。
越是鋒利,越是強大的刀,它們皆有著自己的意志,對於那些想要得到、想要掌握它們的不論是人或是妖怪,都得經過它們的挑選。
而他們挑選適合者,並不重視其力量有多強大,
最重要的是,心。

--

月色清亮的夜晚,微弱的燭光點亮了一室黑暗,陰陽師大人端正地跪坐在一方矮桌前,沾染筆墨於卷上書寫著,搖晃的燭焰照亮了他的臉龐。
筆尖運轉在紙上,柔美的字體寫的是不為人知的符號和咒令。忽然間,一股稍冷的寒意竄上背脊,扣著筆桿的手頓時一顫,還未及寫下一字的筆鋒止住了,濃墨在紙上暈染開來,留下一點漬。
是妖怪的氣息。
然而陰陽師大人卻仍是十分鎮定,頭也不回地便開了口。

「又來聽故事了嗎?」

身後那位青絲如雪的大妖怪輕聲地笑了,不算高亢的嗓音帶著獨特的魅力,揉碎在夜風中,叫人聽不真切。
剎那間,橙色的火光忽然熄滅,一隻透著青色光芒的蝴蝶飛至蠟燭頂端,在觸碰到燭芯時便化作一簇青焰。
著一身青衣的美麗女子倚著她的燈杖緩緩飄至陰陽師面前。而陰陽師大人也不避開女子那雙慵懶的藍色眼眸,就這麼與她對視著,在她深邃的眼底,彷彿能映出另一片星空。

「告訴我,你和妖刀的故事。」

--

「聽說了嗎?神龕上出現了妖刀姬的靈魂。」
「咦?妖刀姬?是那個妖刀姬嗎?」
「笨蛋,就是那個妖刀姬啊!這可是難能可貴的機會!」

吵雜的人群中,談論的話題無不是關於妖刀姬出現了的消息。確實,這個消息實在是太振奮人心了,所有的陰陽師無不為之瘋狂,當然,我也不例外。
不過要得到妖刀姬的代價可是不小的,得湊足了指定數量的聘禮才能夠將她請到身邊,然而聘禮的需求之龐大,至少對我這樣一般的陰陽師來說,必須傾家盪產、將幾乎所有妖怪的靈魂返還至神龕上,才有可能換得。

「唉...。」
嘆了口氣,我捏起身前的酒杯一飲而盡,放了幾文錢在桌上後,一把抓過隨身攜帶的紙扇,起身步入茫茫夜色中。
走過燈火通明的大街,再繞過了小巷回到寮中,一開門便被幾個小妖怪包圍住,他們拉著我的衣、牽起我的手還有坐在我的肩頭上,有說有笑地陪我走到了庭院。

「陰陽師大人!我們來玩嘛!」
「才不要,陰陽師大人要先洗澡!」
「陰陽師大人,我好餓...。」

看著孩子們嬉鬧的臉龐,我不禁恍惚了。
每個妖怪來到這裡的理由都不同,有的為了改邪歸正,彌補過去所犯下的過錯,才在這裡開始新的生活,有的則是因為妖怪的身分所以沒有容身之處而被我收留,也有曾經是神明但是不再受到人們供奉,最後墮落成妖怪卻無處可去才在這裡住下,還有其他則是擁有過於強大的力量足以危害人間,所以我將他們降伏後與之結締式神契約留在身旁。
然而身為人類的我,好不容易才與妖怪們建立起對彼此的信賴關係,我又怎能輕易的背叛,輕易的將他們出賣?

「...大人?...陰陽師大人....?」
突然一道聲音打斷了我的思緒,拿著一叢毛茸茸蒲公英的女孩舉著手臂在我面前不停揮舞。

「...啊...抱歉,剛剛有點恍神了。」
突然驚覺自己失態的表現,我連忙道了歉,然後站起身來。

「今天有點累了,我先去休息吧。」
隨手往那女孩烏黑的髮上揉了揉,再對孩子們道聲晚安後,我踏上長廊找到了自己的房間,拉開門來倒上被褥,便失去了意識。

--

爾後的幾天,我腦海中不斷的思考著這個問題。
然而隨著街上、酒館、甚至是鬥技場上出現了越來越多妖刀姬的身影,我也越來越下意識的去避開。
有人察覺了我的異樣,便開口詢問,但在聽到我猶豫的理由後都不禁的大笑起來。

「他們不過是妖怪,哪裡那麼值得你煩惱,哈哈哈....。」
「是呀...。」

對於這樣的答案,我只能陪著笑臉,內心卻透出一絲不服和不捨。
或許吧,只是妖怪。
強制以這樣的理由說服了自己,我再度來到神龕前,這次,我甚至不敢直視供奉在上的那把古刀......還有映在燈籠火光中的靈魂,那些在我寮中妖怪們的靈魂。

「只是妖怪...只是妖怪啊...。」

我伸出手來結印,口裡喃喃地說道。
回應了我的術式,神龕台上刮起了風,燈籠隨之劇烈搖晃,而內部的焰火也越燒越烈,那抹鮮紅如血一般地在我眼眸中跳動著,快要把我吞噬。
就這麼釋放著術式卻無從開口令咒,我感受到一滴汗珠從背脊上滑下,然而打顫的雙手卻始終沒有解開印。
後來風平息了,火光也不再跳動,而我癱軟無力的跪下,就這麼靜靜的凝視著前方。

--

「所以你選擇出賣了其他妖怪的靈魂?」
捲起衣袖遮掩了清麗的臉龐,青色的女子眼中滿是戲弄的神情。

「若說我奪取人類的靈魂,而你出賣妖怪的靈魂,那麼我與你有何異?」
她瞇起細長的美目,銳利的目光筆直地勾住陰陽師的視線。
「哼哼,人類,也不過如此。」

對於她尖銳的言詞陰陽師大人只是聳了聳肩,微笑說:
「確實有些人類自私又愚笨,但並不代表所有人類都是如此。妖怪不也是嗎?善與惡都存在於你我之間。」
語畢,便背對著女子走向窗邊,隻身靠上木窗,任憑柔和的月光灑落眉睫。然後轉過身來看著眼前的大妖怪,堅定的神情雖沒有一絲退縮,卻也帶著幾分無奈和自嘲。

「我捨不得。」嘆了口氣。
「若已有的信賴對我來說是那麼容易就能夠背棄的東西,那麼我想,我不具備身為溝通陰陽兩界之人的資格。」

「......。」
碧藍色的眼眸沈默不語,只是靜靜的看著陰陽師在月光下張開了他的扇子,若有似無的搖動著,然後又「喀」的一聲將其合上。
「我聽說過妖刀是會擇主的,或許,是當時我還沒能擁有她吧。」
語氣有些苦澀,但陰陽師笑了,嘴角上揚時,勾起了一道好看的弧度。

「後來我終於是遇見了她。」

--

從神龕走出來後,我像是失了魂魄般,毫無意義地漫遊在街道上。夜幕垂降,今日的燈火依然是準時的被點上,而那一成不變的耀眼光芒卻刺痛了我的眼眸。不知過了多久我回到了家,在這逢魔的時刻寮裡早是一片熱鬧如往常。
喝著酒的妖怪舉杯吆喝,能彈出優美音色的妖怪替美麗的舞者伴奏著,一步一步準確地踏在音律上,最後得到觀眾的喝采。
而我在拉門外悄悄看著一幕幕景象,微微笑了。
妖怪們一路歡騰到了深夜,終於醉的醉、睡的睡了,於是我踏進房內,將那些玩心未盡的妖怪們都趕回房間去,獨自一人收拾起一地凌亂。
夜深了,只剩下一室的寂靜迴響著,我步履蹣跚地走在長廊上,向召喚式神的儀式間走去。
拉起門,跪坐下,抽出一張紙符來。
我在符咒上畫下令,然後雙眼緊閉。

「就這樣吧,是我沒有資格。」

我感受到一股溫熱打濕了臉龐,但我沒有將其拭去,只任憑淚水滴落在紙符上,印出一點一點的水漬。

「急急如律令。」

我將手從繪製完成的符咒上移開,結界的周邊頓時光芒四起。

『你呼喚我?』

在強烈的光芒退去之後,隨著一股沈重之物刺入地面發出的聲響,一陣少女的聲音抽走了我的神。
空氣像是凝結了一樣,我就這麼傻愣的看著前方,然而眼前的少女也是不解的偏過頭直盯著我。
我的嘴像出了水的魚無法呼吸一樣的開合,卻始終擠不出半句話。
最後淚水再次奪眶而出,我嘶啞的嗓音中只得重複這些字句。

「刀...妖刀姬...真的是妳...。」

終於妳選擇了我,看見了我的心意。

--

「真是個好故事啊。」
青色的大妖怪挑了挑眉然後說道:
「就這樣?」

「是,僅此。」
陰陽師大人笑了。
然後美麗的女子打了個呵欠,沒趣地轉身要飄出房間,卻被陰陽師叫住了。

「哎,我說,燈會挑主人嗎?」

--




額...排版有些跑掉。

63

經驗值

0

人氣值

0

論壇幣

Lv1.略有小成

Rank: 1

積分
63
沙發
 樓主| 發表於 2017-4-17 23:59:22 | 只看該作者
ID:與光相逢,編號4361518

248

經驗值

0

人氣值

0

論壇幣

Lv2.漸入佳境

Rank: 2

積分
248
板凳
發表於 2017-4-18 10:20:56 | 只看該作者
寫的好棒啊0口0! 可惜我沒有妖刀姬。

63

經驗值

0

人氣值

0

論壇幣

Lv1.略有小成

Rank: 1

積分
63
地板
 樓主| 發表於 2017-5-4 03:17:07 來自手機 | 只看該作者
芊茉實栗子 發表於 2017-4-18 10:20
寫的好棒啊0口0! 可惜我沒有妖刀姬。

你好,謝謝你願意花時間閱讀我的故事
本來還想多寫一點或是弄個其他版本的
不過時間已經壓線了就作罷
結尾有些倉促還請無視掉吧ww

248

經驗值

0

人氣值

0

論壇幣

Lv2.漸入佳境

Rank: 2

積分
248
5#
發表於 2017-5-4 12:39:45 | 只看該作者
與光相逢 發表於 2017-5-4 03:17
你好,謝謝你願意花時間閱讀我的故事
本來還想多寫一點或是弄個其他版本的
不過時間已經壓線了就作罷

我很希望有機會再看你的其他版本>w< ~
我的作品也是因為壓線後面就有點瞭草收尾 HAHA~

歡迎做朋友!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板
Privacy Policy, Terms and Conditions
©1997-2017 NetEase, Inc.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