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註冊
查看: 1202|回復: 0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兩億人中遇見你】們這群混蛋

[複製鏈接]

16

經驗值

0

人氣值

0

論壇幣

Lv1.略有小成

Rank: 1

積分
16
跳轉到指定樓層
樓主
發表於 2017-3-15 18:01:33 來自手機 | 只看該作者 回帖獎勵 |倒序瀏覽 |閱讀模式
ID:曉璃茗
數字編號:139525
#這是一篇述說遇見(不愛的又超花錢養)SSR的故事
#儘管我沒課
#但是整整三個月我都度過只有不到100金幣的每一天

++++++以下正文++++++

混蛋一:不是本命的隔壁老公

風和日麗的天氣,單純平凡的陰陽寮,懶散無比的陰陽師正躺在長廊上耍廢著。

「絡姊姊你看她這樣好嗎?」螢草摸著下巴困擾地看著自家的陰陽師,人家其他陰陽師們都努力肝或是課金,就她一個天天做完每日任務後直接擺爛。

「果然有時候太同情人會把人寵壞。」絡新婦捂著臉無奈地說。

自從她跟螢草成為式神後。

普通副本她們上場;御魂副本她們上場;覺醒副本她們上場;結界突破她們上場;連發給好友愛心都要她們去發,簡直比黑心企業還更不人道,喔對,是還有一隻妖狐總是色咪咪地跟在旁邊,但那個連擊總是慘不忍睹,有輸出跟沒輸出一樣。

也不知道陰陽師哪隻眼睛壞了,竟然把第一件新衣服送給那個色情狂,螢草當晚還跑來找自己偷哭好久。

「我不管,這樣下去不是辦法。」雖然沒有漂亮的衣服,但螢草身上拿著所有式神中最好的御魂,因此她還是對自家陰陽師有著暖暖的感激。

踏著輕盈的步伐,螢草甩著馬尾拿著蒲公英直接砸在了躺在廊上耍廢的陰陽師臉上。

剛剛是哪個王八蛋說螢草心中充滿感激的!

「別別!哈啾!」大量的蒲公英毛飛進鼻子裏,我有種差點被悶死的錯覺。

「活該!我告訴妳,妳再不去找新的式神,我就跟絡姊姊一起離家出走!」明明是如此嬌小又可愛的小蘿莉,怎麼有種錯覺眼前是一隻惡鬼,我抓了抓頭調整好帽子站起身。

「妳也知道自從妳們來了之後,我一直在等妖琴師啊~那個白髮~那個憂鬱的側臉~阿斯………」我對著螢草解釋道,但只要腦中浮現曾有一面之緣的妖琴師,芳心就不禁撲通撲通地跳著,沉浸在美夢當中。

「不管!給我召喚!給妳一式神抵三式神用,還沒有加班費,妳知道我們多辛苦嗎!」螢草怒火中燒地看著眼前發花癡的陰陽師,決定直接動手將人踹倒在地之後,搜刮出藏在懷中的藍色召喚券,以及稀少的勾玉。

「不不!那是給妖琴師的聘金啊啊啊啊!!」我看著身家財產全部被丟出來,哀嚎地對著螢草求饒道,可惜她扣著我的手將我整個人壓坐在地上,並拉著我的手指開始強迫畫符。

「妳知道不召喚的後果吧?」一隻堅硬的長條物抵住了我的頸邊,抬頭只見絡新婦正笑得和藹可親地看著我,如果她的腳能再離遠一點或許會更慈眉善目。

這是黑道黑吃黑的場景啊!嗚嗚嗚!

於是我只能眼睜睜看著妖琴師的聘金在手中慢慢變成一道光,含著淚水在心中喊了無數句道別詞,而在光之後誕生的都是級別較低的式神。

「哼!居然只剩最後這些了。」螢草甩出100顆小勾玉,像個強盜般嫌棄著。

不是像,根本就是。

「啪嚓!」淚水模糊了我的眼睛,連怎麼捏碎這些勾玉的都不知道,我閉上了眼終於結束這場惡夢。

「咦?這是?」螢草看著伴隨一道小光芒後踏出的身影,有別於先前看到的式神,相當高挑也相當壯碩。

「喂!我可不希望我的陰陽師是個抖M啊!」霸氣的嗓音宏亮地響起。

螢草已經從我身上離開,努力抬起頭後,我爬起身看著眼前一頭白髮的男人,就著想起了之前外傳的留言後,扭曲了臉。

「基佬。」

對方一聽見這詞匯立刻大怒起來,但還來不及發怒,就被兩個女人包圍住。

不,是一個女人一個女孩。

「是茨木童子啊!萬歲!」螢草欣喜地扯著茨木的袖袍叫著,茨木可是公認為SSR中高輸出的角色,可群攻可單攻,是打副本打人的必備萬能式神啊!

「茨木呢!最高階式神啊!咱們終於不用再被當奴隸了。」絡新婦講到都哭了,而茨木則是錯愕地看著這兩個雌性生物發瘋。

「哈~姆,好了,召喚完了,我要睡了。」我心灰意冷地打了個哈欠,不是妖琴師,雖然都是白髮,可是果然不是妖琴師就不行啊……

「喂!妳這家伙敢無視我?」眼見自己身為大妖怪,竟然還被直接無視掉,茨木大步上前扯住了召喚出自己的陰陽師。

「蛤?你又不是妖琴師,去去,你的老婆在隔壁,去找他。」我不耐煩地揮了揮手,怎麼樣都對一個基佬沒什麼興趣啊!

於是看著自家陰陽師大搖大擺地離去,茨木還楞楞地在原地思考自己怎麼會有老婆了,螢草和絡新婦則是歡呼著大妖怪終於能來分擔一些勞務了。

一個風和日麗的天氣,單純平凡的陰陽寮,懶散無比的陰陽師又度過了沒有妖琴師的一天。

#本命是妖琴師啊啊啊啊啊

++++++文++++++

混蛋二:養不起的狗

「喂!抖M,我說妳一直把老子這樣閒置著,好意思?」霸氣側漏的話語只讓人肯定這人一定是混過的。

我說有式神這麼跟自家陰陽師講話的嗎?

沒辦法,人家是茨木大妖怪,好吧!是混過的沒錯。

「不是啊!你也知道我有『絕望御魂』這個被動,就算我想讓你變強,可是御魂都是生命加成、防禦加成的,還是你要當坦?」我天真爛漫地抖出一堆御魂,上面沒一個是加攻擊的。

「就算沒御魂,也該讓我升級吧?兩個月了!那個小白臉來了你馬上帶他上三星,我呢?」茨木滿臉怒容地指著自己頭上的二星和旁邊的Lv.1吼著。

「不是啊!妖琴師他本來就不是攻擊的嘛!當然比較好練啊!」義正嚴詞的模樣,彷彿是為了世界和平著想。

我才不會說是我私心。

「那個小白臉就這麼好?」茨木一步上前逼近,我連忙被那張黑臉嚇得倒退幾步,才發現原來後面是一堵牆,已經無路可退了。「我打架會輸他?」比起普通更加巨大的手砰地一聲嵌在了一旁的牆上,茨木雙眼泛紅地低啞著聲音在我鼻尖前問道。

殺人啦!救命啊!要被壁死啦!人家是壁咚,我是要直接被壓扁在牆上永遠融為牆壁一部分啊!

不行,我不能死在自家式神手中,太丟臉了。

「不……不然我找你老婆來陪你……?」我抖著聲音討好地笑著問道,並把懷中好不容易又集到的勾玉全部掏出來。

茨木皺起了眉頭,想張口卻又沒有說什麼。

當作是他默認了,我沒有想很多直接把勾玉全部捏碎,接著無數的小火花在我們身旁爆開。

真美。

美個大頭啊!那隻大手還近在咫尺,我只能閉上眼祈求趕快叫出酒吞童子,讓這個孤單的男人趕快去恩愛。

「嗯?」突然光芒發生了變化,茨木側過頭看著這不一樣的畫面。

從光芒中可以明顯看出對方似乎是個高個子,挺拔的身形相當出眾。

我瞪大了眼睛,心中暗暗竊喜,難不成上天聽到我的呼喚實現願望了嗎?

光芒散去後,走出一名身穿白衣的男子,黑色的羽翼在身後張揚地揮舞著,手上拿著一柄圓扇極具親和力,飄揚的髮絲正閃爍著金光。

「嗨!初次見面請多指教。」大天狗綻開了笑容,溫文儒雅地說道。

「嘖!又是大妖怪,妳運氣真好。」茨木撇了撇嘴,卻沒發現自己下意識地擋去了身下女人的身影,大天狗是所有大妖怪中最俊秀的,而不知為何這個認知讓他相當不自在。「喂!妳在做什麼?」低下頭就看見這家伙捂著自己的臉,體認到自家陰陽師可能是害羞的認知,讓茨木相當不爽,不知道為什麼,就是不爽。

「是金髮藍眼……」我拉下雙手把自己的臉扭曲成世上最醜陋的鬼臉,哀怨地對著茨木說道。

「蛤?」茨木滿頭問號地看著這張黑洞級鬼臉。

「我討厭金髮藍眼的角色啊啊啊啊啊啊!」我一把推開茨木,淚奔向陰陽寮的盡頭。

留下了在風中凌亂的茨木,和第一次被人嫌棄而石化的大天狗。

心碎代表著新戀情的開始,而這就是大天狗與妖狐結下了深緣的開端。

#不要用莫名其妙的理由討厭這些SSR啊啊啊啊

++++++文++++++

主題三:聽說有條河差點乾枯了

主題三:聽說有條河差點乾枯了

「我說,你明明是大妖怪,這樣跟著我好嗎?」妖狐豎起雙耳對著跟在身旁的大天狗質問道,可是甩動的尾巴卻出賣了他的愉悅情緒。

「沒關係,我等級還很低,幫不上忙的。」大天狗笑了笑,已經來三個月了,茨木每天纏著陰陽師要努力把他變強,明眼人都看出了端倪,就陰陽師一個人還渾然不知,每天為了偷懶躲來躲去的。

「也是……咱們陰陽師太懶了……」妖狐有些無奈地看著大天狗頭上的三星,但下一秒就被一張放大的臉給奪去視線,連同左頰上傳來冰涼的柔軟觸感。

「別這麼看著,很誘惑。」大天狗移開臉,輕笑著並將氣息吐在妖狐的鼻尖上說道。

「咳!走了!去收愛心了!」妖狐為那張閃爍著愉悅又帶著惡作劇的神情晃了心神,又連忙驚醒後通紅著臉往前走去。

果然昨天就不該藉著白色情人節的理由對他這麼好,妖狐在心中忿忿想著。

這邊兩人帶著粉紅氣泡當背景,那頭卻是以著無數黑色鬼火當背景。

茨木暴躁地在走廊上走著,這該死的陰陽師說好要帶他打御魂副本,結果又不知躲到哪去,連其他式神們都沒看到行蹤,還好椒圖很好心地告訴他好像有看到陰陽師往河邊走,不然可能找到天黑都不知道人去哪了。

看著其他小式神們都被覺醒,自己雖然升上了四星卻沒有被覺醒,茨木心裏就一陣鬱悶。

聽說陰陽師偏好白髮,也因此才對妖琴師那麼好,只是那小白臉老是冷著一張臉,對陰陽師的示好視而不見,茨木就不明白那個冷冰冰的傢伙有什麼好了,果然是個名副其實的抖M,打從第一眼看到陰陽師被螢草壓在地上時就這麼認定了。

只是,心中不快地扯過背上略微雜亂的長髮,怎麼自己也是一頭白髮,陰陽師就不願意多看一眼呢?茨木為自己紛亂的心思更加煩躁,不知不覺中已經走到了河邊,果不其然,遠遠地看到一個嬌小身影正蹲在河邊不知道在幹嘛。

「湖中女神啊!我掉的不是金酒吞童子,也不是銀酒吞童子,所以請給我真正的酒吞童子吧!」我邊把符咒丟到水裡邊喃喃自語著。

聽見這詭異的咒語,茨木抽了抽眼角,這傢伙就這麼不死心要召喚酒吞嗎?不過也很久沒看到他了,不知最近過得如何。

想至此,茨木停下了腳步決定遠遠觀望著,也許老友來了之後,他也能請酒吞幫忙分析一下自己為何特別煩躁的原因。

「拜託了,湖中女神,請給我真酒吞童子吧!」我握緊了所剩不多的符咒,再抽出一張丟入水中。

這次水裡爆出了刺眼的光芒,並衝出水面後在空中畫出美麗的弧線。

我驚喜地看著這一幕,果然聽其他陰陽師說在水邊特別有用,終於來了!

「嘩啦!」一道巨大的黑影伴隨著光芒消失時也竄出水面,接著完全蓋住了我眼前的視線,緊撲而來的是個相當令人窒息的重量。

「就是妳嗎?一直往水裡丟垃圾的小姑娘。」魅惑的嗓音從上頭傳來,我努力喘著氣睜開眼,看見了敞開著上衣露出精壯胸膛的藍色皮膚正緊緊壓在我身上,全身更是被他帶來的河水全部打濕。

「你……是荒川……之主……」我艱難地想推開這異常的重量,可惜荒川卻絲毫不為所動,反而動手摸起了我的臉。

「人類的肌膚果然很嫩呢!」荒川笑得相當開懷。

但下一秒就被人從後方拎起了領子後,直接丟入河中,濺起大片水花。

「妳還好吧?」大手將自己整個人撈了起來,茨木既憤怒又擔憂地看著我。

感覺心跳好像抽動了一下,應該是終於能好好呼吸新鮮空氣的關係吧?

「披著。」扯下繫在腰上的紅布,茨木單手控著紅布就將我給牢牢地包住。

「哎呀!哎呀!是沒用的茨木吶!」荒川甩了甩頭上的水從河中站起,故作優雅地搖著手上的紙扇說道。

「信不信我燒乾你這條爛河?」茨木滿臉怒容地低吼著威脅道。

「哈哈!沒聽過水能滅火嗎?」荒川笑彎了眼,同時操控起河水捲了起來。

「試試就知道。」茨木冷笑了一聲,雖然他抱著陰陽師,但並不妨礙他放招,這黑焰可不是普通的火焰而已,一個區區荒川敢在他眼前囂張。

「都不想升五星了是不是?」陰惻惻地話語突然頓住了兩人的行動,茨木看著手中黑著臉的女人,所有的怒氣突然煙消雲散。「哈啾!」接著響亮的噴嚏又打破了這極具威嚇力的一幕。

「嗤!你現在也才二星而已,打敗了你也只不過是以大欺小而已,等你變強才有意思。」茨木輕笑地放話給荒川後,才匆匆忙忙地抱著又連打了三個噴嚏的自家陰陽師離去。

「哦?原來基佬被掰直啦?有意思,呵呵!」荒川看著兩人離去的身影,放下了水龍捲後,笑著搖了搖紙扇,跟著往他的新家去,看來他跟到了一個有意思的陰陽師呢!往後的生活不無聊了。

#我發誓我把茨木升上五星還覺醒了還穿新衣服
#只是荒川還在2星1等
#湖中女神請給我妖刀姊姊吧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板
Privacy Policy, Terms and Conditions
©1997-2017 NetEase, Inc.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