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註冊
查看: 2532|回復: 0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文字類] 【小日常】 荒雪(荒X雪女)

[複製鏈接]

107

經驗值

0

人氣值

0

論壇幣

Lv1.略有小成

Rank: 1

積分
107
跳轉到指定樓層
樓主
發表於 2017-4-16 18:01:01 | 只看該作者 回帖獎勵 |倒序瀏覽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紫穎 於 2017-4-16 18:14 編輯

「大人今天刷狗糧累嗎?」雪女遞了一杯剛沏好的茶給荒,語帶笑意的問。「還可以,只是少了妳,沒什麼動力。」荒輕啜了一口茶,淡淡說道。雪女的臉微紅,瞪了荒一眼。「茶你別喝了!」說完,雪女就想搶走荒手中的茶杯。荒勾了勾唇,看來悅雪生氣了。「不然......我可以喝悅雪妳喝過的,我不介意。」荒露出痞子般的笑容,雪女第一次有想揍人的衝動。
忍住,自己一定要忍住。雪女這樣告訴自己。然而當她看見荒已經準備搶走她的茶杯,她忍不下去了。
「荒!你再靠近看看!那麼今天我就不讓你跟我一起睡!」雪女提高音量,表達了她的不滿。荒卻只挑了挑眉,刻意往雪女那邊靠過去,雪女雙手抬起,似乎準備讓這下一場暴風雪了。霎時,荒將雪女拉進了自己的懷裡,突如其來的溫暖,讓雪女愣住了,好一會兒才意識到自己正被荒摟在懷裡,頓時,羞紅了臉。荒在雪女耳邊低語著,「夫人可捨得讓妳夫君著涼?」
-
今天的荒很詭異。雪女望著一直喃喃自語的荒,下了一個結論。
因為很好奇心作祟,雪女就偷偷跟著荒,然而荒卻突然回過頭,雪女來不及躲,只能當場被抓包。
「悅雪?不對,是雪女。」荒蹙起了眉頭,悅雪沒事跟在自己身後做什麼?「悅雪......悅雪是誰?」雪女疑惑地望著荒,荒瞪大雙眼,暗自不妙。「沒事。」荒扯出一道笑容,那笑,只讓雪女疑心大起,而且......悅雪聽起來就像是女性的名字......越想心情越糟,雪女扭頭就走,只留荒在雪地中,一臉不解。
這幾天,寮里的大家都不敢和雪女說話。雖然雪女本就是雪妖,身邊飄著雪花是很正常的事,然而這幾天的雪花,卻變成了冰雹,不用想也知道雪女在生氣,在生誰的氣,答案顯而易見。「那個......荒大人你是不是跟雪女姊姊吵架了?」螢草握著自己的蒲公英,小聲地問著。「吵架?沒有。怎麼了?」荒望著螢草,對螢草的問題感到很不明白,怎麼又有人問他是不是跟雪女吵架了?「可是雪女姊姊看起來很生氣......而且您又沒有跟姊姊走一起......荒大人您要不要去看看姊姊?」螢草哀求著荒,蒲公英晃呀晃。荒覺得自己要是拒絕了她,小命一定不保,只好答應了螢草。
「雪女?妳怎麼了......」荒拉開房門,話還沒說完,就被雪女轟出了房間。「荒大人,請您出去。」冷冷地說,另一個雪球已經在手中蓄勢待發。「妳到底在氣什麼?」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荒完全不知道自己到底哪裡惹的雪女不開心了。「悅雪是誰?」再次開口,只見荒的臉色變了幾變。雪女露出苦澀的笑容,轉身打算回到自己的房間。可是荒伸出手,攬住了雪女的腰。「放開。」雪女掙扎著,「不放,給我個解釋的機會?」看見雪女如此大的反應,荒大概知道雪女為什麼發脾氣了。「嗯。」斜睨了荒一眼,雪女總算沒有在掙扎。
「悅雪,心悅於雪,心悅於雪女。雪女,我心悅於妳。」
緋紅的雙頰,透露了雪女的心情。她清清喉嚨,「抱歉,誤會你了。」雪女尷尬地望著荒,荒揉揉雪女的頭,「沒關係,悅雪。不過妳吃醋的樣子果真令我再次心動呢。」雪女斜睨了荒一眼,嬌嗔的說:「你給我閉嘴。」
-
「咳咳!」激烈的咳嗽聲,陰陽師女孩皺著眉望著躺在床上的荒。「感冒了就給我乖乖躺在床上,今天就放你一天假,不用去刷素材了。給我好好休息!」說出來的話聽起來有些刻薄,但女孩眼裡的擔憂卻很真誠,荒知道這是自家阿媽拐彎抹角的關切。「好的......阿媽。」女孩彈了一下荒的額頭,「我有叫你說話嗎?給我安靜睡覺。我去叫雪女來。」語畢,女孩離開了這對稱到一個不行的房間。
「雪女,今天妳去照顧荒。如果他不聽話就給阿媽好好修理他!」女孩握了握拳頭,故作凶狠的樣子。雪女噗哧一笑,答應了自家阿媽。
「荒,你還好嗎?」雪女端了一碗稀粥,問著。「悅雪?還真少聽到你叫我荒呢......平常不都叫我荒大人嗎?咳咳......」雪女不屑地哼了一聲,「你要我以後都不叫你這個綽號也行。吃粥。」雪女將粥放在一旁,把荒扶了起來。再次拿起粥,雪女吹吹那仍燙口的粥,她可不希望燙到荒。一口一口的餵著,雪女覺得好像有哪裡不對勁,「荒,你不能自己吃嗎?」荒搖搖頭,「我太虛弱了。」雪女則是鄙視的看著荒,他哪裡虛弱?荒明明很享受自己餵他!
摸摸荒的額頭,燒還沒退。「荒,你要不要躺在我腿上?現在沒有可以退燒的東西了。」雪女拍拍自己的大腿,沒辦法,只能委屈自己做枕頭了。荒緩緩點了點頭,默默地躺在雪女腿上。
那冰涼的感覺,荒覺得發燒的不適感都被帶走了。只是......這姿勢很不妙。雪女看著荒愈來愈紅的臉頰,不解地問:「荒,你還好嗎?」我很好,但悅雪妳裙子太短了,這讓我很不好。荒在心裏碎唸著。「荒?」看著男子有話卻不說出口的樣子,雪女更不明白了。「悅雪......下次裙子不要穿這麼短......」雪女翻了個白眼,沒好氣的說:「有這些思想的你才該檢討檢討。」荒眨眨眼睛,輕笑,「是嗎?」突然,荒抬起頭和雪女面對面,近到似乎能清楚感覺到對方的呼吸。而那突如其來的吻,就像暴風雪般令人措手不及。
良久,荒才依依不捨的離開那略為冰冷的唇瓣。雪女愣愣地撫著自己的唇,像是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我覺得體力好像恢復得差不多了。」荒露出一個壞笑。「荒!你幹了什麼!你給我過來!」
「嘖,怎麼荒你感冒一好就換雪女感冒呢?」女孩端著一碗稀粥,抱怨著。「阿媽,我也不清楚呢。」荒兩手一攤,好像真的不知道為什麼雪女會感冒似的。
「雪女,阿媽給妳拿粥來了。」女孩在門外大喊著,「阿媽,不要讓荒進來。他進來一次我就讓他死一次!」聽見雪女這樣大吼,女孩瞥了荒一眼,「你幹嘛?」荒卻只是笑笑地接過女孩手裡的粥,「阿媽,沒事。昨天她照顧我,今天換我照顧她。」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板
Privacy Policy, Terms and Conditions
©1997-2017 NetEase, Inc.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