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註冊
查看: 4226|回復: 1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文字類] 【同人】且行且書

[複製鏈接]

16

經驗值

0

人氣值

0

論壇幣

Lv1.略有小成

Rank: 1

積分
16
跳轉到指定樓層
#
發表於 2017-10-3 00:26:52 | 只看該作者 回帖獎勵 |正序瀏覽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浮語緘言 於 2017-10-3 00:30 編輯

前情提要:

*隱藏的天書cp〈狗子X書翁〉,雷者慎入

*書翁祈願,小哥哥求來我寮

*渣文筆注意

*內有私設,陰陽師=審神者≠晴明

--------

  黑鳥搧著翅翼,裊裊停落修長的手指,綠豆大的眼珠滴溜溜地轉著,鬼靈精的模樣看得青年一笑,他的輕笑仿佛驚了鳥兒,黑黝黝的翅膀撲騰兩三下,打著旋就這麼飛走。


  青年若無其事地收回手指,按在唇邊半是遮掩上揚的弧度,那隻鳥兒倒是跟他了一路,也不知是誰所飼,看上去也不是尋常的燕雀,否則怎麼能走到哪就追到哪。


  說來也奇怪,大概自愛宕山一行,他便能經常瞧見這隻黑鳥在他身邊打轉,鳥兒舒展雙時總會讓他想起山上那名帶著醜陋面具、漆黑雙翼的大妖,想想又有些失禮,對方可是名聲遠颺的大妖怪,隨意掀起的旋風都能將他這種程度的妖撕成碎片。


  腳步頓了頓,青年見路旁的花兒生得實在可愛,便執筆一揮,將其記錄在書卷上,低垂的俊秀眉目專注至極,已然浸於自己的一方天地,在那裏有著萬花齊放,有著枯山朽木,有著不計其數的寫意風流。


  或許是因為他這般執著於書卷中,察覺之際已成妖物之身。


  而他也毫不在意地自稱為書翁。


+++

  在召喚陣的光芒散去的瞬間,他還未意識到發生了甚麼,茫然地眨了眨眼,未乾的墨水滴在草紙上,渲染開一片墨跡,耳邊傳來的驚呼才讓他回神,如大夢初醒般無措地左右張望陌生環境。


  「請問……」


  「主上──是書翁!書翁來啦!」


  「那個……」


  「主上──我們終於不用再去砸豆子了!」


  嘈雜的環境讓他根本沒辦法開口詢問狀況,不過從三言兩語中他隱約也意識到自己是被陰陽師召喚了。恍恍惚惚地嘆了口氣,他歛起徬徨的表情,從容地向站在一旁手持長弓、一襲紫色衣裙的狼妖開口:「能請妳帶我去見陰陽師大人嗎?」


  從頭到尾都很冷靜沉穩的白狼頷首,與一旁吵鬧的小妖形成強烈的對比,而後率先走出召喚房。


  走出室內,書翁才發覺如今已是月掛高天,星子撒落的時刻,兩妖一前一後的影子被光火拉的老長,青年敏銳地察覺到狼妖少女周邊總是特別安靜,那些簽訂契約的妖怪都只敢躲在角落偷偷觀察他們,而即使少女盡可能的收斂妖氣,那仿佛能割裂空氣的壓迫感依然將他壓得有些喘不過氣。


  似乎也發覺氣氛的僵硬,白狼首先打破近乎凝結的空氣,啟脣道:「如今你也是寮內的成員了,有些規矩必須跟你說清楚。」眼角瞥見青年緩緩地點頭後,她才繼續:「首先,我們一貫稱陰陽師大人為『主上』,如果主上願意讓你稱呼名字那也並無不可,再來今日報到後你便可以直接去結界修練,主上已經安排好你的位置了。」


  「最後。」少女停下步伐,轉身與青年對視,金色凜然的瞳眸如一道打磨的鋒利無比的箭芒,「只要你在陰陽寮內的一天,就是我們的同伴,請不要讓主上失望。」


  「明白了。」書翁垂眉,溫和的應下。


  這突如其來的一番談話事實上並沒有安慰到書翁,反而因白狼的謹慎莊重更使他壓力加重,跟著整個妖也戰戰兢兢起來,索性到陰陽師的房間不遠,在下一個轉角就瞧見姑獲鳥在門邊等待的身影。


  「姑姑。」白狼開口呼喚,「我帶新妖來了。」


  摘下斗笠的鳥妖端莊的臉龐綻放溫柔的笑容,她款款走來,輕輕地用像在哄孩子的嗓音說:「快到這兒,別讓主上久等。」


  書翁啞然,想著自己多少年沒被這麼哄過了,又暗暗記下,姑獲鳥的母性果真名不須傳,就連他長這麼大個兒了的在她眼裡估計也只是還裹著肚兜的孩子。


  紙門拉開,僅僅看到一個側臉,書翁便從陰陽師周身環繞不陌生的靈力確認他的身分,腳步不知怎地倏然拘束起來,定了定心神後在門外兩妖殷切的目光下緩緩坐到陰陽師對面。

  喀地一聲,紙門重新闔上。


    咕嚕咕嚕,熱騰騰的茶水注入眼前的茶盞,倒茶的是房內的第三者,身著黑紅相間的水干,有著孩童面貌的妖,注意到書翁的視線,那妖對他示意性的點了點頭。


    陰陽師說話了。


  「你初到我寮,有甚麼事情不懂可以直接找白狼,她通常都在後院練箭,如果有妖欺負你,打回去便是,不用客氣。」他啜了口茶,像是想到甚麼後補充:「打不過也可以去找白狼。」


  書翁聞言差點失笑,為了掩飾自己的失態他趕緊跟著喝了一口茶,卻被滾燙的茶水嗆了滿口,猛咳了幾聲,一抬頭便對上倒茶者似笑非笑的神情,他窘迫地乾咳兩三聲。


  有了這麼一齣,他才徹底放心,看來主上也不是那麼需要嚴謹以待的對象,後他也有心力觀察面前的陰陽師──還是青蔥少年的模樣,沉著的眉眼,奇異的髮色和眼眸,腰間掛了一把華麗的金色空刀鞘。


  不過他也只看了幾眼便不再關注,之於他而言只要陰陽師不是甚麼大奸大惡的人即可,他還沒自信能任由惡人隨意指使做事。


  況且雖是孩童的樣貌,充沛的靈力卻無不提醒這是一名能力出眾的陰陽師,他一向處既來之則安之的態度,如此又談了一些絮語,他已經全然地安下心來。


  縱使不知會多長久,不過暫且便於此處停下步伐吧。


  書翁緩緩伏下身,對陰陽師行了個大禮。


  平靜若古井的聲音,鄭重地承認了他的契約。


  「道中見聞,在下且留有紀錄,顧自名書翁,今後也請讓在下將主上紀錄於書卷。」







頭像被屏蔽

26

經驗值

0

人氣值

0

論壇幣

禁止發言

積分
26
樓主
發表於 2018-9-29 22:37:33 | 只看該作者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刪除 內容自動屏蔽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板
Privacy Policy, Terms and Conditions
©1997-2017 NetEase, Inc.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