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註冊
查看: 3292|回復: 1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文字類] 【小說】青行燈

[複製鏈接]

30

經驗值

0

人氣值

0

論壇幣

Lv1.略有小成

Rank: 1

積分
30
跳轉到指定樓層
樓主
發表於 2017-6-12 03:43:08 | 只看該作者 回帖獎勵 |倒序瀏覽 |閱讀模式
最近一直加班加班加班
要爆炸啦~~~~~

可惡,不得不先暫停我的亂寫了

太累啦~~~

======================================================================

這是發生在大四那年的事情,大學最後一年課也沒有幾堂,每天都在宿舍中悶到快發霉了,雖然說本來就是打算安安穩穩過完這四年,不過果然還是希望能好好熱血一次,不要讓往後的人生後悔這個青春熱血的時光啊。



「嘿,是不是無聊了,該是時候衝一下了吧?」不愧是我的死黨阿西,我在想什麼他也同時會想一樣的事,正當我想著該熱血一下他就傳了訊息過來,這傢伙一直都是一個活潑樂觀的熱血笨蛋,害得我一直被屬於行動派的他牽著鼻子走。



不過他這次的衝一下倒是讓我有些驚訝,還以為是打球、唱歌或是參加最後一次校慶這種我們這些宅宅平時沒在做的事,沒想到他竟然提議到青灯山上夜遊,這傢伙不知道青灯山在我們這個城市中是很出名的怪山嗎?「你認真嗎,從小都聽說那地方不能去,這樣不好吧。」



「不行,這是你家沛沛提出的欸,而且小婷跟阿勳他們也很想嘗試新的夜遊地點,我們都決定好了。」這個傢伙,我只是暗戀人家居然直接說是我家的,雖然很不好意思不過他這樣說其實心裡面還蠻開心的,畢竟偷偷喜歡人家很久了也都沒有一起出去玩過,這次居然是沛沛自己邀請我們去,這樣的話我也只好答應了。



「真是的…我怎麼永遠都拒絕不了這傢伙呢。」雖然嘴上是這麼說著,不過心裡確實也很想去傳聞中的青灯山見識一下,據說在那邊發生過許多誰也說不清楚的靈異事件,我們人這麼多應該是不會有問題的吧?算了,就當成是畢業前的最後一次熱血吧。



不過沛沛會問阿西要不要去夜衝這還真是奇怪,平時他們倆人根本沒有任何交集啊,選的課程也沒有任何會相同或交集的情況發生,怎麼會特地跑去詢問阿西呢?而且阿西這笨蛋居然還答應人家了,該不會是自己也喜歡人家所以才答應的吧!



「下來啦,出發了!」住在學校宿舍中的只有我一個人,有這種朋友還能享受著被接送的感覺其實也是不錯,走出大門一眼就看見了那輛熟悉的黑色本田,為什麼車子上會有這麼多的白蠟燭啊!



「等一下啦,這麼多蠟燭是要幹嘛,這樣我要怎麼坐啦!」一頭霧水的我看著滿車白色蠟燭問道,原來這麼多蠟燭並不是阿西的主意而是沛沛,說什麼等一下衝累了停下來休息時可以帶我們玩一個很好玩的遊戲,不過這蠟燭的數量也太多了點粗算也有個一百根吧。



走了四、五十分鐘的車程我們終於進入了青灯山的山區,關於青灯山的傳說有非常非常多種,像什麼你車上有酒你就沒有辦法走出山區,因為你被嗜酒如命的酒吞童子盯上了,必須將車上所有的酒留在山中供奉給他才有辦法平安的離開,還有明明是不可能下雨的好天氣卻突然傾盆大雨,雨中還傳出女人哭泣的聲音,說是一個女人和她的丈夫在山中散步卻被突如其來的大雨所害,兩人皆失足跌落山下最後只找回了女子的屍首,女人徘徊在山中試圖找回自己的丈夫。



我們一行人走在毫無人煙的山路上,或許是人多所以膽子也大,一行人說說笑笑絲毫不畏懼車窗外的景物,走了二、三十分鐘還沒有遇到任何詭異的地方,或許這些傳聞都是拿來嚇人的而已嘛,阿西開了這麼久的車也累了,該是時候停下來讓他稍微休息一下了,我可不想畢業前因為駕駛太累發生山難呢。



我們找到了一個像是個曾經用來當成露營地的大空地,將休息的東西準備好後阿西一把躺了下去,看來他這種熱血笨蛋也有累的時候,畢竟是山上路燈什麼的果然還是看不到任何一座,這時沛沛從車上拿下那一大包白色蠟燭,走向我們說「來吧,我們來玩遊戲囉,阿西起來了,我教你們怎麼玩。」



「夜遊當然少不了鬼故事啊!」夜遊搭配講鬼故事這個不成文規定真不知道是誰想出來的,沛沛一手把阿西拍醒一邊對著我們說明,由提出這遊戲的沛沛當主持人,點起一百根白色蠟燭,之後每個人依序講一則自己親身經歷的恐怖事件,說完一則後就吹熄一根蠟燭並且換下一個人講,一直到第九十九根蠟燭吹熄後,最後一根也就是第一百根蠟燭就交由主持人沛沛來做結尾。



「好!那我就來當第一個啦!」阿西這傢伙一點都沒有猶豫拿起一根點燃的白色蠟燭,開始說起了自己的恐怖經歷,我心裡卻覺得這遊戲的玩法詭異到有些許恐怖,哪有什麼遊戲是這樣子完而且還要搭配白色蠟燭呢?那如果吹完了所有的蠟燭又會發生什麼事呢?



「欸,阿西!你這故事也太弱了吧!」小婷不愧是有非常多夜遊經驗的人,聽完阿西的故事連他都還沒吹熄蠟燭就開始嘲笑他,不過我也覺得阿西的故事確實沒什麼恐怖的感覺,作夢夢到自己待在一間沒有門窗的房間,裡面有好幾百隻的蟑螂在他的身旁不斷的飛來飛去,這種無聊的夢他怎麼還說得出來告訴大家很恐怖啊!



「那下一個…,阿勳,輪到你了!」大家輪流嘲笑了阿西一翻,想不到他這麼熱血的笨蛋居然會害怕蟑螂這東西,阿西吹熄了拿在手中的白色蠟燭,這景象在我眼裡看來真的非常恐怖,怎麼會想要在有非常多恐怖傳聞的深山中拿著白色蠟燭講著恐怖故事,講完之後還要自己將蠟燭吹熄,就算阿西講了一個很好笑的恐怖經歷,我還是對這遊戲非常不解。



「太噁了吧!靠,那阿勳你有看到那個人的臉嗎?」跟阿西的故事比起來,阿勳這個真的恐怖多了,連小婷都緊緊抓著阿勳的手不講話,其實我的恐怖經歷很少,畢竟是一個常常宅在家中的遊戲宅男,關於戶外活動的經驗比起別人還真的少了很多。



「那阿破,換你囉。」沛沛轉過來來對著我說,這時候我才發現原來沛沛坐在我的右邊,但不知道為什麼,看著她的時候心中總有一種不真實感,卻也說不上是哪個地方怪怪的,總覺得她看起來好像跟平時在學校中的她不太一樣?



「快點快點,我好想聽你的故事。」沛沛露出了可愛的笑容對著我說,既然喜歡的女孩都這樣對我要求了,就算在怎麼覺得詭異還是得衝了,我也不想在這時候破壞其他人的興致,說完了我的平淡故事,舉起緊握在手中的白色蠟燭輕輕一吹將它熄滅。



白煙升起的剎那,隱約看見沛沛的臉露出了詭異笑容,那笑容像是電視上恐怖殺人魔對著眼前手無寸鐵的獵物會露出的恐怖微笑,看著獵物一步一步掉入自己的陷阱,心中盤算著該如何玩弄落入手中的綿羊,想像這個表情出現在一個可愛的女孩身上,那該有多麼詭異。



晃了晃我的頭清醒一下,認真地看著沛沛的臉又恢復了原樣,是我看錯了嗎?這也是有可能的吧,畢竟現在也這麼晚了,仔細想想這個時間我的確該躺在床上睡覺了,看來是我開始想睡覺有那麼一點恍神導致。



恐怖故事遊戲接著進行,蠟燭一根一根熄滅,蠟燭因為沒有完全燒光剩餘的殘骸四散一地,搭配著一旁忽明忽暗尚未吹熄的蠟燭,那畫面像極了某種邪教的儀式,他們越講越起勁而我也不好意思中途離開毀了大家的氣氛,怪異的是沛沛好像知道我心中想什麼一樣,輪到我講故事的次數越來越少,其他人吹熄的蠟燭數量和我的相比簡直差了好幾十倍。



而我每次在吹熄蠟燭之時都會隱約看見沛沛那詭異笑容,隨著點燃的蠟燭數量越來越少,那笑容更是明顯,這個沛沛真的是我們認識的那個嗎?白煙底下的笑容越來越誇張,笑起來時臉部的五官極其扭曲已不再是人類可以做到的表情,「沛沛你還好嗎?」鼓起勇氣將身體靠近她後小聲問道。



「嗯?怎麼了嗎?我沒事呀~」又回到了平時的她,迷人的笑容對著我,看起來並沒有任何的異狀,催促著我仔細聽阿西正在說他的下一個「恐怖故事」,阿西手中的蠟燭已經是第九十九根了,這個故事結束之後就會輪到主持遊戲的沛沛,等她說完也會讓我們這個遊戲正式結束。



「喂!小倆口不聽我說故事在幹嘛!」吹熄了蠟燭大家同時將目光移到沛沛身上,沛沛開始闡述她的恐怖經歷。



「以上,就是我的故事。」沛沛緊握著最後一根蠟燭,眼看那根蠟燭已快燃燒到最後,沛沛吹熄了它。

青灯山深處的大空地中,停著一輛黑色本田汽車,加大的野餐墊上擺放著一些零食和許多飲料,野餐墊外倒著、佇立著各種長短不同的白色蠟燭,狼藉的景象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某些教會在此進行了儀式。



一個人站在野餐墊上笑著,帶著詭異、戲謔的神情。


「百鬼燈,下一次該找誰玩好呢?」


65

經驗值

0

人氣值

0

論壇幣

玩家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積分
65
沙發
發表於 2017-6-12 12:13:49 | 只看該作者
不錯不錯~期待更新~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板
Privacy Policy, Terms and Conditions
©1997-2017 NetEase, Inc.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