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註冊
查看: 3069|回復: 0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文字類] 【小說】地獄

[複製鏈接]

30

經驗值

0

人氣值

0

論壇幣

Lv1.略有小成

Rank: 1

積分
30
跳轉到指定樓層
樓主
發表於 2017-6-10 05:08:45 | 只看該作者 回帖獎勵 |倒序瀏覽 |閱讀模式
啊啊啊啊啊!!!!!!!!
這一次寫到最後發現自己搞出了BUGxDDD

但....我懶得修改了啊,那..就這樣巴( • ̀ω•́ ) (( 炸


==========================================================
我非常恨我的父母,我會變得如此孤僻也是他們的錯,從小他們都是以酒代水,每天晚上回到家都是一身爛醉,甚至還會各自帶著不同的異性回到家中,父親見到我就是打我洩憤,母親也只會站在一旁冷嘲熱諷,我不明白為什麼這兩個人要把我生下來。



小時候的事影響我很深,在校園生活中當然是比較安靜的那種學生,也是壞同學最喜歡欺負的目標,偏偏班上風氣又是沒自己的事情就不要介入,導致一年級一直到畢業都被欺負,說的簡單點就是被霸凌了四年。



一開始不過是言語上的酸言酸語,到了後來不見他們收手反而變本加厲,羞辱我是兩個人渣生出來的雜種、嘲笑我是個沒人愛的廢物,甚至會在校園裡見到我就是毒打一翻,每天帶著傷回家,也沒有人會關心我。



長時間處於這種狀況下,我覺得我病了,我開始出現了幻聽的症狀,就算一個人待在房間裡,仍然覺得有人在對著我竊竊私語,嚴重時還會出現幻覺,一直到畢業後出了社會後依舊如此。



現在的我已經痊癒了,有愛著我的老婆為我生下了兩個寶寶,非常幸福的過著我的人生,近日在網路上看到一些都市傳說的文章,讓我想起了生病的時候,或許那一天正日我現在能夠過的這麼幸福的原因。



那天在松京市中的天金車站要搭車回家,那一天不知道為什麼,下課後沒有馬上去搭車,反而在街上晃了許久的時間,到了車站已經剩下末班車的票了,站在月台上四處觀望,只有我一個人?連售票員都回家了,果然我到哪都是一個人。



在月台上一直聽見身後發出竊竊私語的聲響「煩不煩啊!離我遠一點啊!!」,無論是在到車站的路上還是月台上,我一直都聽到身旁傳出非常雜亂的聲音,今天聽起來格外的清楚,但跟以往不同的是,今天居然不是講我的壞話,而是像在街上很正常的走路談話一般。



電車緩緩在面前停下,今天末班車人未免也太多了點,跟月台上的情形根本是兩種不同的世界,不過無論我身在何處,都與我身旁的景物格格不入,為什麼這台電車內的人看起來都霧霧的呢?



從這個車站到我家,需要轉一次的車才能抵達,換車的車站有一段距離,這個時候我都會閉上雙眼小小休息一下,反正回家也是聽著那兩個人在吵架不能好好睡覺,趁在車上多睡一會。



過了不知道多久的時間,電車停在一個車站中,因為沒有在行駛感到不對勁而醒來,眼前的景色卻讓我一陣錯愕,因為現在停駛的車站是在山中,在我的印象中這條線並不會有任何山路的,而不知何時整個電車上只剩下我一個人,走出了電車,這個車站看起來非常的老舊,跟現在的社會根本沒有辦法做比較。



是我睡過頭坐過站了嗎?算了,還是先看看有沒有車能夠坐回頭好了,牆上斑駁的時刻表再搭配上只有一盞小黃燈的月台,我想不論是誰在這時間都不想待在這個地方,試著找找看有沒有站務員可以詢問,走出月台只見一個全身穿著白色衣服的男子站在類似售票亭的地方。



「不好意思,還有坐回頭的車嗎?」站在裡面應該是售票員沒錯吧,附近也沒有其他人了,就先問問他吧。



「你想要回去嗎?」白衣男子面無表情抬起頭對著我問道。



老實說,在那時候我還以為他也是個有病的人,不過是神經病就是了,這個時間誰想待在這種奇怪的地方不想回家啊,仔細一看這個車站不管哪個角落,在我的眼裡都有一種詭異模糊的視覺感,總覺得…好像我在這個車站中是個不該存在的事物一般。



「你想要回去嗎?」男子又再次問了我相同的問題,這次我卻看見他的眼神中帶有一種憐憫,這傢伙是覺得我有病很可憐我嗎?



剎那,車站外傳來了吵鬧聲,那景象是如此的熱鬧繁華,與這個車站的模樣完全格格不入,攘往熙來的大街上每個店家熱情叫賣著、高樓林立象徵這城市的榮耀,月光映在巷弄中卻不能阻止這裡的人們嘻笑喧鬧,好似沒有任何憂愁與煩惱。



這裡是什麼地方,為什麼如此破舊的車站外是這麼歡樂的世外桃源,我急著四處張望找尋車站內任何一絲可以提供線索的角落,但不論我怎麼尋找這車站的顏色只有黑、白兩色,努力地想要消去模糊的視覺感看清身處何處,唯一看得清楚的只有那名白衣男子和我身後月台旁的電車。



「孩子,你可別讓他問了你第三次,不然你會看到糟糕的東西。」身旁突然出現了一位老婆婆,她一身非常古老的裝扮,那是我從來不曾見過的服裝,甚至於電視節目中都沒有看過,一手拄著拐杖另一手緊握著一個瓶子,瓶內裝著一顆一顆的水藍色藥丸,看來是婆婆的身體不太好需要吃些保健食品或是成藥。



「我想回去,我不想待在這奇怪的地方。」雖然回到家要面對那些人渣,但是誰想要待在這種奇怪的地方,莫名其妙被電車帶到這個地方來,月台破爛到像是第一條鐵路剛開通時的模樣,一個男人全身穿白衣臉上不帶任何表情只會講一句話,雖然車站外的景象看起來是如此地吸引人,但我身無分文又完全不知道這到底是哪裡,怎麼可能會答應他待在這呢。



「你想要回去嗎?」白衣男子再一次開口,身後的月台同時傳出聲響,原來是下一台電車到來,轉過頭去想要邁出步伐準備踏上這台電車回家裡去,但我卻不敢做任何的動作且冷汗直竄全身,因為月台上的景色讓我終於知道我到了什麼樣的地方。



那台「電車」有著數以千計的蜘蛛腳,車門則是一張血盆大口流著深紅色的鮮血,最前端有雙充滿血絲的大眼睛直直瞪著我看,車上的乘客一個一個從流著血的嘴巴走出來,有缺少了左眼的小男孩、一名媽媽用從他肚子裡掉出來的腸子給嬰兒當床抱著他、少了整個下巴的狗甚至是全身腐爛像泡在水中好幾年的老婆婆,每一個都是可能讓人導致死亡的模樣。



並非每一名下車的乘客都是有著殘缺的情形,也有些人和我一樣是以完好的身軀到了這個地方,但他們卻不像我如此迷惘,一一列隊等待著走出月台,看到這些景象讓我呆站原地不敢動彈,為什麼我會跑到這種地方來,我不是應該好好地在回家的電車上睡覺,在應該換車的地方下車後回到家裡聽著那兩個人吵架嗎?



我寧願在學校被欺負,繼續當一個有憂鬱症的爛好人,不時的出現幻聽和幻覺,回家被整天只會喝酒的父母親當成發洩的用具,我也不想要在這麼恐怖的地方,和這些不明白在他們身上到底出了什麼事的人生活在這個城市,「恭喜你,歡迎來到地獄。」



在我身後突然又出現了一名全身穿黑衣的男子,剛好與問我話的白衣男子形成的一種強烈的對比,但這名男子的眼神卻沒有任何一絲情感,冷漠、高傲、不屑你將任何一個詞語放到他身上都非常合適。



「為…為什麼…為什麼我會來到這裡…,我是死了嗎…?」對眼前的一切還是無法置信,轉頭對著黑衣男子問道。



「你沒有死,只是我弟弟的憐憫心又發作了,他看不慣你在人間被這樣欺負,想幫你脫離那個地方。」男子依舊站在我的身後,看著從電車走下來的乘客像是在過濾不該出現於此處的人。



「…你說這裡是地獄,那你們兩個是什麼人,那位老婆婆又是誰呢?」稍微平復一下自己的心情,雖然看見了那些恐怖的景象,但目前現在好像也只能暫時待在這了。



黑衣男子低下眼看了我一秒,隨後又盯著下車的乘客,開始為我將所有的疑問做解答,在那個有著大嘴的電車上會宣判著你是否有到達地獄的資格,當你走出了月台必須向那位白衣男子報到,說是要確認你是不是真的死了還是誤闖進來,而黑衣男子的工作則是防止不守規矩的乘客亦或是硬闖進來的人,他們生前是親兄弟死後則是成了人們所說的黑白鬼使,為將死之人帶路指引他們來到地獄。



至於那位老婆婆叫做孟婆,死去的人跟白鬼使確認後便要去找孟婆,原來瓶中的是能讓人們忘去前世今生記憶的結晶,到了孟婆的面前她會給予一顆藍色結晶,唯有吃下結晶忘去任何記憶的人才能走出車站,迎向車站外那座繁華喧鬧的城市。



地獄,是給在人間受盡苦楚曾經備受委屈的弱勢人類嶄新生活的地方,在那裡你會忘卻於人間受苦的記憶,在那裡你可以再有一次「活著」的機會,沒有人會對你冷嘲熱諷、羞辱你的一切,可以在這過得非常幸福。



我很慶幸,這一天我選擇吃下了水藍色的結晶。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板
Privacy Policy, Terms and Conditions
©1997-2017 NetEase, Inc.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