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註冊
查看: 4234|回復: 3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文字類] 【小說】祭典

[複製鏈接]

30

經驗值

0

人氣值

0

論壇幣

Lv1.略有小成

Rank: 1

積分
30
跳轉到指定樓層
樓主
發表於 2017-6-3 23:47:10 | 只看該作者 回帖獎勵 |倒序瀏覽 |閱讀模式
日本關於祭典的故事真的有好多好多,而且都很喜歡在深山裡,到底為什麼xDD

這次讓我們的好狗糧夥伴出場,雖然戲分跟在遊戲裡面一樣少...

不過狗糧有出場就夠了 (( ?

=========================GO(´・ω・`) =========================

還記得唸小學那時,常常到深山中一個叫暖花村的村子玩,每到夏天村子內外會開滿各式各樣的花,那美景深深印在腦海中,直到現在依舊沒有一個地方的景色能勝過暖花村。



每年一到學生們最喜歡的暑假,爸爸就會帶著我和那台裝在牛皮背帶裡的老式相機到村子去,把各種美景收入相機中,於村莊外不遠處有條河川,在那游泳還能將夏天帶給人的燥熱一網打盡。



小學五年級那個夏天,如同往常的跟著爸爸到了暖花村,一到河邊我也迫不及待地跳進去游泳,爸爸貌似在距離河川有一段路的地方發現了難得一見的花,看他走來走去的樣子我猜是為了要找個絕佳角度吧。



以夏天而言那一天風有點大,氣溫也不高,在河裡游泳的我也感覺到了一股冷意,很快就回車上穿衣服了。



因為風太大的關係,取景的時機與地點令人難以捉摸,爸爸依舊用為難的表情圍繞著那朵花走動,使我不禁暗想究竟是多麼珍貴的花讓他如此堅持呢,百般無聊的我只好沿著河岸朝上游方向走去,小時候的我們總是有種冒險不害怕的衝勁。



不清楚我究竟走了多久,回過神來身旁景色與村庄外的相差甚遠,只剩下傍晚的蟬鳴和潺潺流水聲陪伴著我,其他什麼也聽不到,感到些許不安,開始盤算著該折返回去找爸爸了。



頓時,烏雲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襲來,挾帶著陣陣作響的雷聲,一滴、兩滴,隨後便是大雨滂沱,我趕緊跑到身後的森林裡躲雨。



正在煩惱這樣的雨況該如何回去之時,聽見了背後居然也有水流聲,回頭一看,在稍進入森林的地方有條小河,在河之上似乎有些發亮的東西漂流著,靠近一看,那是一盞一盞的紅色細長燈籠,居然沒有任何一盞是熄滅的,緩緩地往下游飄去。



「這是…誰放的燈籠呢?」好奇心又再一次勝過了不安,使我沿著森林裡的小河往上走去,天色已晚再加上烏雲的關係,森林裡能見度非常地差,只能靠著小河裡微微的燈籠光勉強認出路在哪裡,還好這些燈籠不曾停下,否則我就看不到任何光源,不知道走往哪個地方去了。



走了約十分鐘,聽到了前方有些許的喧鬧聲,摸黑走山路對只有小學的孩子來說還是太吃力了,喘著氣向前方喧鬧之處微微一瞧,那是個正在舉辦祭典的村庄,村庄的人都撐著紙傘,四周有非常多剛才在小河上看見的細長燈籠。



其中一個村民發現了在森林中偷看的我,微微招手示意著要我過去加入他們,向一旁的女士要了紙傘和燈籠,一把塞到我手上要我參與他們的祭典,祭典非常的熱鬧,音樂、歌聲、燈火還有些許奇形怪狀的擺設,部分的大人孩子們也戴著狐狸面具開心玩耍著。



跟著他們一起跳舞、唱歌,這是我第一次參加這麼好玩的祭典,想伸出手去拿杯水喝,發現手上還拿著剛才村民塞給我的燈籠,將燈籠放下後便問了坐在我身旁的老婆婆,「婆婆,為什麼要把燈籠放到小河中呢?」



婆婆指著剛來的一群小孩,意示著我和他們一起將燈籠放到河裡試試,好奇心促使我和其他孩子們一起走到河邊,他們一個一個將燈籠放到河中,轉頭便往祭典的方向跑去,燈籠在河中依舊只有緩緩飄向下游,沒有一絲詭異的地方。



如同其他人,我也將我的燈籠往河中放下,但我的燈籠卻開始詭異地顫抖,那一瞬間,身後的祭典沒有一絲聲音,如同關掉吵鬧的電視那樣一般,快速的寂靜下來。



回頭一看,燈火依舊,卻沒有了音樂、歌聲、舞蹈和笑鬧,不論是有說有笑的老人、高聲歡唱的年輕人甚至一旁打鬧玩耍的孩子們,所有人都停下了動作直瞪著我看,或者,瞪著我的燈籠。

我把目光轉向我親手放入河裡的燈籠,他變得殘破不堪,浮現出眼睛和嘴巴,大大的雙眼瞪著我,怪異的嘴伸出他的舌頭,在河裡面開始大笑。



一股寒意直竄全身,轉頭看著祭典的人們,紙傘插在他們的背上,深深的插在身體裡,紙傘上有著一顆眼睛,流著像血一樣的深紅色液體,詭異的扭動著,村民的手上還有一盞燈籠,不過不是正常的燈籠,而是在河中,我丟下的這一個怪異燈籠,怪異的顫抖、大笑著並且咬在每個村民的手上。



看著這詭異的景象,我開始歇斯底里地尖叫著,村民卻不為所動,不顧紙傘和燈籠在他們的身上肆虐,不管紙傘的扭動和燈籠的撕咬讓他們流了多少血,每一個村民僅是瞪著我看,意識著我是個不速之客。



最初坐在我身旁的老婆婆突然出現在我身旁,不發一語的抓起了我的手,帶著我往河流下游的地方走,剛才目睹了這麼恐怖的景象,也管不了要走到哪裡去,只能一邊大哭一邊被老婆婆拉著走。



我在這樣的狀態下一直跟著老婆婆走著,稍有平復正想抬頭看清楚到底要帶我去哪的時候,映入眼簾的是我早上在游泳的河川,不知道是怎麼走到這的呢,霍然想起老婆婆也是那個村庄的村民,想看她是否跟那些村民一樣時,她已經沒有牽著我的手,環顧四週也看不到任何有人的蹤影了。



頓時恐懼的感覺又竄上身,還沒完全清醒的我一個踉蹌,開始狂奔離開了河岸,就在我精疲力盡要跑不動時,看到了爸爸的車子停在暖花村前,爸爸在一旁正與暖花村的村民們找尋我的蹤影。

「爸爸!」似乎聽到我的聲音而鬆一口氣的爸爸揮著手,趕緊衝向爸爸的懷中,試著安撫剛才難以平復的情緒。



突然表情驚訝的手指著問我「你手上拿著什麼?」,這時才發現剛剛在祭典那個村民那拿到的傘還緊握在我的手中,但他不再是之前完整的模樣,已經破敗到沒辦法發揮傘的程度甚至露出了骨架。



稍微平復了自己的情緒後,跟爸爸講了剛剛為止發生的事,他卻歪著頭告訴我「剛剛?剛剛完全沒有下雨啊?而且在那附近怎麼可能會有村庄甚至是祭典呢,那邊森林非常茂密而且會有野獸出現的,我想應該不會有任何一個人想要居住在那個地方吧。」



覺得沒那道理,我拼命的爭辯著,爸爸似乎無可奈何,帶著我到了某處民家,那是爸爸造訪暖花村時,總是去閒聊泡茶而熟悉的人家。



到了那邊,我不斷地詢問是否如我所說,真有那個怪異的祭典一事,在屋裡的中年女性帶我們到客房,以麥茶招待我們。



聽見我一問祭典的事,她卻露出了驚訝和落寞的神情,嘆口氣後對著我們說道。



「那是灯琉村。在很久以前,灯琉村是個以造紙傘和燈籠聞名的村庄,這兩樣東西帶給他們極大的幫助,從一片荒涼到聲名大噪,每年這個時間會在村庄中舉辦祭典,慶祝紙傘和燈籠帶給他們的成功,他們會撐著紙傘歌舞並將燈籠放在河中漂流當作他們的儀式。」女士說明了村莊的崛起到沒落,那個村庄成為荒蕪一片已是多年前的事了。



「小學生那時,我一個叫小彩的朋友也說過她迷失到那祭典的事。在那拿到了燈籠,放到河裡後,就像你說的一樣長出眼睛、嘴巴,詭異的顫抖。會有這種情況的話就是那個人還活著的證明。也因為這樣,週遭以為是同伴的村民們似乎就會感到失望。」



越聽越覺得那個小知的經驗和我一樣,迷失之前下了雨、沿著小河到達祭典、放下燈籠後的詭異情景,我開始感覺到背脊發涼,參加那熱鬧祭典的人們,全部都非這世間之物。



難道連牽著我手的老婆婆也是如此嗎?



叮鈴鈴風鈴發出清涼感的聲響,茫然的瞧向隔壁掛著風鈴的房間,我立刻叫了出來,那邊的牆上掛著一張照片,照片裡的人像和帶我回這世界的老婆婆一模一樣,是如此的和藹、慈祥。



「咦,木下婆婆過世了嗎?」



爸爸看著牆上的照片也驚訝的問。



「是阿,婆婆她已經過世兩年多了,還記得婆婆很喜歡見到你們呢。」



坐在上香的爸爸隔壁,我望著遺像,感覺那位坐在我身旁的婆婆、拉著我手的婆婆,卻想不起祭典中婆婆的臉,心中卻油然而生一股熟悉的感覺。



到了現在關於婆婆的記憶也模模糊糊了,明明是如此祥和的回憶,就算拼命回想,畫面也罩著一片霧氣,唯有那祭典的恐懼猶在腦海。



自那之後經過了許多年,發生那件事之後我只去過暖花村兩次,雖然試著去找過那個祭典的位置,但是怎麼找就是找不到那個地方,村裡也沒有人知道詳細的情況了。



「上一次來是七年前了吧?現在,連花都不復存在了嗎。」看來只能在爸爸的照片裡再見到暖花村的風景了。


638

經驗值

0

人氣值

0

論壇幣

Lv3.爐火純青

Rank: 3Rank: 3

積分
638

持之以恆|脫非入歐玩家版主

沙發
發表於 2017-6-3 23:57:21 | 只看該作者
感謝大大的分享
寫得很好 周圍的景色都刻在我腦海裡了
對婆婆的記憶模糊這個手法也用得很好呢
鼓勵大大分享您的作品 很期待您下一次發帖

30

經驗值

0

人氣值

0

論壇幣

Lv1.略有小成

Rank: 1

積分
30
板凳
 樓主| 發表於 2017-6-7 02:27:31 | 只看該作者
kianlam 發表於 2017-6-3 23:57
感謝大大的分享
寫得很好 周圍的景色都刻在我腦海裡了
對婆婆的記憶模糊這個手法也用得很好呢{:4_ ...

感謝你的不嫌棄~~一直覺得寫小說是我非常爛的一塊xDD
我會繼續努力亂寫的(?)

點評

加油:)  發表於 2017-6-7 20:28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板
Privacy Policy, Terms and Conditions
©1997-2017 NetEase, Inc.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