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註冊
查看: 3978|回復: 3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文字類] 【BL同人文】酒吞x茨木短文集中區(0513更新)

[複製鏈接]

86

經驗值

0

人氣值

0

論壇幣

Lv1.略有小成

Rank: 1

積分
86
跳轉到指定樓層
樓主
發表於 2017-5-9 16:15:27 | 只看該作者 回帖獎勵 |倒序瀏覽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楓月晴 於 2017-5-13 21:19 編輯

《0513更新》
因為想說之後還會寫一些短篇
於是打算全部都過來集中放(#
再次請大家多多指教


然後我好想知道該怎麼被收進精華(#


##########


1樓:痴漢系大妖15年的單相思
2樓:背德Sugar(上)


##########



大家安安~
這裡是晴晴喔www
前陣子聽了『
粘着系男子の15年ネチネチ』(私心天月版本
然後我就靈感來了(#
沒錯這篇是這首歌的改編
希望大家看了願意留言說喜歡哈哈
如果夠多人回覆或許會開車(?

喔這篇文我有在FB版發過
所以不要懷疑作者是我(#


另一篇文:【BL同人文】關於告白這檔事(酒吞X茨木)


##########


【酒吞x茨木】痴漢系大妖15年的單相思


##########


十五年過去了,而我一直在思考,如果還有一次機會能夠重來,我會怎麼和茨木說這件事。


「阿媽,該怎麼做,才能夠討好所愛呢?」


那時候的茨木,在把自己關在房裡、哭了好幾天之後,這是他久違的第一句話。


我抬起頭注視著茨木,他把自己的白髮幻化成如那妖一般的鮮紅、漆黑的妖痕彷彿想阻止他人看穿他哭過的痕跡,而那身更加閃耀沉重的盔甲……茨木,你想要把自己武裝起來、不願意讓自己的脆弱被發現嗎?


當時的我如此回答他,「假如對方喜歡聽歌就去學唱歌、對方喜歡樂器就去學怎麼做樂器。」


現在想想還是覺得這番話不應該說的,如果當時我沒有回答茨木的話,茨木就不會變成這個樣子了吧。


「吾知道了,阿媽!」茨木笑了出來,他轉身走回自己的房間,那時的我還不知道,茨木只是單純的想要以自己的方式和所愛之妖道別,導致我的話成為了茨木這十五年來的心靈寄託。


茨木是跟著我最久的式神,對我而言他就像是哥哥、像是弟弟……像是孩子。


我希望他能夠幸福,所以我會盡全力幫助他。


——就算隔天早上,茨木變成大姐姐的樣子、穿著繡滿葫蘆的女性和服叫我起床,我也會『努力』幫助他的。





他離開的第一年,茨木幾乎無時無刻都保持著人類女子的樣子,我負責的工作則是向大家解釋茨木性別這件事。


「阿媽,那個漂亮的小姐姐是誰啊?小生覺得她真是世上最美的人了呢!」正值青春的妖狐自從被茨木的『回眸一笑』電暈之後,他天天都跟在茨木的屁股後面,不過茨木不太理他就是了。


「啊?」我其實很疑惑,看到那個斷手,不管怎樣都會發現『她』就是茨木吧!把你帶到四星的不是茨木嗎?


「話說茨木那傢伙怎麼不在他房裡?本大爺還以為茨木今天要等本大爺一起打石距呢。」被茨木一手拉拔到五星的夜叉挑起眉,所以我說妖怪到底是怎麼辨別妖怪的啦?


我正打算要碎唸一下這兩個非洲妖怪,遠處的茨木小姐卻大步衝了過來,「阿媽!終於讓吾找到汝了!」和服被茨木的大動作扯開、都差點能夠看到不該看的地方了。


我連忙把茨木的和服拉好,「茨木啊,不是阿媽要說,女孩子是不會跑成這樣的,你看看桃花和櫻花,人家可都是有氣質的女孩子呢。」既然要幫就幫到底,我家的男孩子一大票、女孩子卻少得可憐,茨木要當男孩女孩養都行啊。


「吾知道了,阿媽。」茨木乖巧的點點頭,他望向傻眼的兩個非洲突子,「妖狐、夜叉?汝等找阿媽有什麼事?」茨木的眼神有點兇……茨木啊,阿媽大把時間都留給你了,別這樣欺負不懂事的孩子啊。


「沒、沒事!」這兩妖難得有默契的逃跑了,一旁路過的鬼使黑困惑的瞥了一眼,然後就離開了。


「吶吶阿媽,吾想好了!」茨木突然對著我喊著,我輕輕摸著他刻意彎下身的頭頂,「茨木想到什麼了?」


「吾要做比紅葉更美麗、更有氣質的女子!這樣的話『摯友』就會回來了吧?」


我正要跟茨木說那傢伙根本沒喜歡紅葉的時候,茨木又說出會讓我吐血的話。


「吾要成為平安京第一名妓!這樣也不怕『摯友』找不到吾了!」


不對不對,阿媽的寶貝兒子啊,你是不是不懂『名妓』的意思啊……





他離開的第二年,茨木很努力的學習禮儀,不論是談吐還是姿勢,幾乎比名門閨秀還要有氣質,我家的大兒子變成大女兒了嗚嗚嗚嗚……


「阿媽,吾想學舞。」茨木輕聲對我說,身為阿媽怎麼可能會拒絕寶貝兒子的請求呢?我馬上叫了櫻花那孩子來教茨木跳舞。


一開始的茨木身體有些僵硬,但是跳了幾個月,在櫻花的指導下越跳越好了,我還叫了妖琴兒子來幫忙伴奏,雖然妖琴對於茨木的舞步有意見,不過茨木畢竟也有帶大他,妖琴倒是乖乖的幫忙,偶爾還會提醒茨木的舞姿。


之後茨木的舞姿已經超越櫻花了,我找遍了平安京所有舞伎,但是已經沒有能夠教導茨木的老師了。


「阿媽沒關係,」茨木對我露出了天使般的笑容,如果我是男的絕對跟茨木求婚,「吾自己修習吧,畢竟吾之舞僅僅只是為了……呵呵。」


茨木在笑,但是笑的讓阿媽心好痛,好想告訴茨木我所知道的事,可是不行……


然後在某一天,咱寮失火了。


「快幫忙救火!姑姑你把其他還在裡面的小妖怪帶出來、兔子你去叫隔壁的荒川海坊主過來幫忙……夜叉,咱寮裡只有你一個水系,你這每次只突一下是怎麼回事?」我對著不喜歡穿好衣服的二兒子大喊,他身後的座敷和桃花可是累成一灘爛泥了啊!


「阿媽,所有式神都出來了,除了……」姑姑欲言又止,我愣了愣,「……茨木呢?」


不對,我還沒看到茨木出來,茨木現在大概還在整個寮裡的中央位置,那個房間裡跳舞吧……火很快就會燒過去了啊!


我馬上轉身去抓夜叉,「不管你用什麼方法……把你家哥哥救出來!否則夜叉你身上的針女套全部拔下來給小小黑!」


聽完我這些話,夜叉一瞬間『黃泉之海』突了幾十排水柱,火幾乎在同一時間滅完了,我在下一秒拔腿往茨木的方向跑去,大家也跟著我一起跑,「茨木!」我踹開燒到焦黑的拉門,只見茨木還在專心的跳著舞,然而……


「……所有人眼睛閉上。」我說著,自己也默默的用手遮住自己眼睛,指縫分開的地方可以看見茨木裸露著的上半身。


那個……我究竟該說茨木現在呈現男兒身姿態真是太好了、還是慶幸我家兒子們沒有看到大女兒的裸體?


茨木太認真跳舞了……專心到連衣服被火燒完都沒有發現啊。





他離開的第三年,茨木的舞技已經是平安京最高的了,而這樣的舞蹈沒有觀眾也太可惜了,於是我找了一些大人物來看。


「……」


在茨木跳著舞的期間,沒有任何說話的聲音,直到一曲罷了,觀眾們久久才從餘韻中反應過來,爆出了如雷的掌聲。


「可真是妙不可言啊!」


「這女子不僅外貌如天仙,舞姿幾乎是如夢如幻。」


全都是誇讚我大兒子的聲音,身為阿媽的我愉悅的笑著,甚至有幾個官僚希望能讓茨木去服侍天皇,我『危笑』著拒絕了。


畢竟天下妖怪都知道,茨木願意服侍的,可只有阿媽和那個妖怪啊。





他離開的第四年,整個平安京都知道茨木的美名了,而茨木因為找不到更會跳舞的人而感到失望。


「阿媽,吾身為妖怪時,總是在尋找更強大的對手,而吾身為舞伎,卻也在尋找更美麗的女子,吾終於了解女人爭奇鬥艷之情了。」茨木看著不遠處的櫻樹說著,此時的他是難得的妖怪之身,我站在他身旁,認同的點點頭。


「所以啊阿媽,吾決定了。」茨木輕撫著櫻樹的樹枝。


「吾不當式神了,吾要去尋找更漂亮的女子求得才藝。」


聽明白茨木的意思,我瞬間就淚崩了,「茨木啊阿媽是如此疼你,你怎麼肯狠心離開阿媽嗚嗚嗚嗚……」


「欸欸阿媽?那個、吾並沒有要拋棄阿媽……!」


嗯,最後茨木還是打消了不當式神的念頭,而我在寮旁邊蓋了給茨木練舞的亭子,每當茨木跳舞時,亭外就擠滿了人和妖怪。


大江山的茨木童子美艷動人、舞姿曼妙,聽聞美名而來的不計其數。


——但是,『他』還是沒有回來。





他離開的第五年,茨木舞技絕世無雙的名號令觀眾越來越多了。


尤其是喜歡上茨木的男人們。


「茨木姑娘!」


看吧,台下第一排的可都是深深愛上茨木的男性粉絲,每次在茨木跳完舞後就打算衝上去,幸好我都會帶著式神們去阻止這些精蟲衝腦的傢伙,茨木雖然性子軟了不少,但是對待不禮貌的觀眾還是很可怕的,上次茨木可是直接一個『地獄之手』,送了一堆小怪去投胎啊,鬼使兄弟那時還一直跟我抱怨忙死了呢。


「阿媽,」茨木對我招招手,我走到他身旁,茨木用著很無奈的表情看著我,「阿媽,汝能把人類趕走嗎?」看來茨木已經要受不了被人追著大喊的感覺了。


「阿媽該怎麼說呢……茨木啊,雖然阿媽也想趕走那些變態,但是我怕會破壞你的名聲……」


「又沒關係,」茨木努了努嘴,「吾可不是為了那群長著青苔的海坊主而舞。」


長著青苔的海坊主……茨木大兒子,阿媽可沒教過你如此惡毒的妖身攻擊啊。





他離開的第六年,茨木的身體出了狀況。


「茨木啊……你就好好休息吧,阿媽看著心疼啊。」我輕輕拉上棉被蓋著兒子,茨木因為沒有右手的關係,本來就很容易重心不穩,前幾天跳舞的時候差點把腿跌斷了,我當時可是嚇到快往生了啊,連鬼使兄弟都來了。


「阿媽,吾……吾變不了女性之身了。」茨木的表情很糾結,妖紋皺了起來,我看著都要淚崩了,「沒關係沒關係,茨木可是我寮最棒的大妖怪,就算不能幻化,以你的舞姿,你仍然是全平安京最美的舞伎!」


「阿媽,汝說……『摯友』會這樣認為嗎?會認為吾的舞蹈比紅葉好看嗎?」


茨木說這句話的時候,我真的好想摸著茨木的額頭,告訴他『嗯,茨木的舞技可是無妖能及的,他也一定這麼覺得』,但是我不能這麼說。


「……好好養病吧,茨木。」我伸手順著茨木的鮮紅長髮,如同絲綢一般光滑柔順,如果那個妖怪知道茨木的長髮是為他而留,他會高興嗎?會露出什麼樣的表情?


「就當作是為了你的『摯友』。」





他離開的第七年,茨木的身體已經養好了。


「阿媽,吾除了跳舞還想要學習一件事。」茨木坐在我的身旁,我們在賞花,月下的櫻花隨風飄落,但是身旁的紅髮大妖卻比此景美上千萬倍。


「茨木還想學什麼呢?」我淺笑著,只要別像跳舞一樣會受傷就行了,身為母親可是見不得孩子受任何一點小傷的啊。


「吾想學釀酒。」茨木的金色瞳眸比月光還要柔和,「若是學成了,等『摯友』回來,吾便要獻上吾所製之酒,『摯友』就不必再到處找酒了。」他看起來沾沾自喜,我的內心在為茨木的開心而開心,但是同時又有些心疼。


「那阿媽明天就去找最會釀酒的師傅,茨木你可要好好學啊,阿媽也想喝茨木釀的美酒呢!」我輕拍茨木的肩膀,盔甲發出了清脆的聲響。


「吾定不負眾望。」茨木期待的瞇起眼睛笑著。





他離開的第八年,茨木的釀酒技術學得很快,可能是因為某個妖怪的關係,茨木釀的酒注入的妖力令酒更香更純,整個平安京的老師傅都比不上茨木的妖酒。


「茨木、茨木啊!」我興奮的跑向茨木的房間,把拉門推開,茨木正笑臉盈盈的看著我。


「阿媽,汝為何如此開心?」


「茨木你的酒!」我走上前捧起了茨木的大手,「你所釀的酒,連天皇都肯定你了!還問願不願意成為皇家御用呢!」這是多麼大的殊榮,茨木不僅舞蹈專精,連釀酒都成為第一人了!


「阿媽,幫吾跟天皇道歉吧。」茨木淺淺一笑,他閉上了眼睛,「吾釀酒僅是為了『摯友』,並不打算大量製作。」露出了幸福的表情,茨木啊……


「說的也是,何況阿媽才不希望你為了釀酒消耗這麼多妖力,阿媽去跟天皇說一聲吧!」我裝作若無其事的笑著。


茨木,什麼時候你才會願意為自己著想呢?你為了『摯友』已經做了那麼多的事了……


——然而,『他』還是沒有回來。





他離開的第九年,茨木出了事故。


「茨木……!」我看著正緩緩睜開的妖瞳,連忙叫著他的名字,茨木終於醒過來了,但是……


「……汝為何人?」


我在瞬間崩潰。


茨木他把所有一切都忘記了,不論是自己、式神們,連我都忘記了,一乾二淨。


「茨木,我是阿媽哦!」我像是哄小孩一般輕聲細語,然而我的眼睛倒映出茨木困惑的神情。


「……『摯友』是誰?」


他連『摯友』都忘記了。


茨木只記得他有一個『摯友』,他很崇拜『摯友』,『摯友』是大江山的鬼王、他是『摯友』的左右手,他們曾經一起對酒當歌、一起賞月、一起殺戮,然後呢?他不記得了。


「『摯友』在哪裡?」茨木此時急切的詢問著,我該怎麼回答他?


「我不知道……」我選擇回答真相。


而我看見茨木極度失望的眼神,彷彿回到九年前自暴自棄的樣子,我想安慰他,但是我什麼話也說不出口。





他離開的第十年和第十一年,茨木的記憶都沒有恢復。


我注視著茨木的房門,他大部分的時間都把自己關在房裡,我該怎麼辦才好?我真的不知道要怎麼做。


「『摯友』、『摯友』……!」


茨木所傳達出來的話語沒有變過,只剩下這兩個字,他連『摯友』的名字都想不起來了,此時的茨木到底有多難過?


我的兒子、我的心頭肉啊……


阿媽願意為你奔波,就算知道這只是徒勞。





他離開的第十二年和第十三年,茨木的記憶還是沒有恢復。


「茨木,我來幫你綁頭髮吧!」我讓茨木坐下,拿起梳子去梳理茨木的鮮紅長髮。


「阿媽,汝知道『摯友』的髮色是什麼顏色嗎?」茨木淡淡的疑問,他的金色妖瞳注視著面前的圓鏡。


「是紅色的哦,」我抓起茨木的長髮,老樣子幫他束起高高的馬尾,就像他的『摯友』一樣,「你的頭髮原本是白色,為了跟上『摯友』的腳步,連頭髮都染成同個顏色呢。」


「是嗎……」


透過鏡子,我清楚的看見了茨木的苦笑。


「看來除了髮色,吾已經與『摯友』毫無羈絆可言了。」


想要出言去反駁茨木的話,但是我不忍心,試圖要給茨木希望,會不會只是另一個傷害呢?所以我選擇沉默,看著茨木幾乎快哭了的表情,我什麼事都做不了。





他離開的第十四年,茨木的記憶仍然沒有恢復。


茨木的情況更糟了,不僅僅只是不再出過房間,有的時候連讓我進去看看他都不願意,茨木在害怕什麼?害怕自己失去的記憶?


「……」我習慣性的坐在茨木的房間門口,茨木大概也知道我在這,所以他把房門打開了一個小縫。


「阿媽……」他伸手勾著我的手指,茨木在發抖,他在不安嗎?茨木的聲音虛無縹緲,彷彿他就快消失了一般。


「多告訴吾關於『摯友』的事……」


茨木害怕自己連『摯友』這個詞都忘記嗎?


我忍著眼淚,把那個妖怪的事一件一件告訴茨木,平常時茨木若是聽到有人談論到『摯友』,肯定會喋喋不休的誇耀,但是此時的茨木只是靜靜聽我說著,他也感覺到自己內心失去的那股悸動吧?不然他的手怎麼會發抖的越來越厲害呢?


「茨木,你有什麼願望嗎?」


把故事說完,我這麼問茨木。


「……」茨木想了很久,又或許是不知道該不該說,過了半徜,他開口。


「吾想見『摯友』。」


這次我沒有回答他。


因為在剎那,我已經哭的跟剛出生的孩子一般,嚎啕大哭。





他離開的第十五年,茨木終於恢復記憶了。


我只能緊緊抱著崩潰的茨木,心痛得彷彿被撕個粉碎,痛,但是茨木肯定更痛。


他想起來了,他的人類記憶、轉生為妖怪的記憶、成為我式神的記憶,全部都回想起來了。


包刮,他的『摯友』——酒吞童子……


「『摯友』、『摯友』……吾所摯愛的友人……!」


——酒吞童子,在十五年前,為了保護茨木,而被八岐大蛇殺死的記憶,也清楚的想起來了。





他離開的第十六年。


「茨木應該在房間裡,他最近釀了很多酒,大概是想在賞月的時候大喝特喝吧。」


「茨木跳舞可是美麗到令人窒息呢,連櫻花都自嘆不如,妖琴還說除非是茨木,否則其他的舞蹈都別找他伴奏。」


「茨木還是老樣子,我很欣慰啊,寮裡幾乎全部式神都是茨木帶大的,姑姑還抱怨自己的工作太少了呢。」


我一句句向身後新來的式神解釋,很快的我們走到茨木的房間門口,新兒子也要拜託茨木帶了呢,茨木肯定會很樂意的。


「茨木啊,阿媽帶了新的兒子來囉!」我對著裡頭喊著,裡面傳來了踢開棉被的聲音,哎呀呀茨木難得賴床呢,看來今天可真是個好日子。


「什麼兒子?別這樣叫本大爺!」新的式神如此嗤聲說道,反正剛來的都這樣,久了知道我人好也就任由我叫了。


「阿媽,汝又召喚了什麼SR式神……」茨木睡眼惺忪的拉開門,他揉揉眼睛,剛睡醒的樣子可真可愛,一頭瀑布般的鮮紅長髮還沒綁起來呢。


「阿媽今天歐氣滿滿,茨木你看看是誰啊?」我挑起了眉笑著,茨木盯著新來的白髮式神,他愣了愣,幾乎是下一秒,茨木哭了出來。


「『摯友』……?」


「茨木你這傢伙,看到本大爺哭什麼哭啊?」酒吞像過去那般對著茨木吼著,但是卻溫柔的把哭的像孩子的茨木抱在懷裡,而茨木哭的更厲害了,酒吞只好拍拍茨木的背,看起來很努力要安慰茨木。


「哎呀阿媽想起來要去幫姑姑帶孩子,阿媽先走了啊,茨木你帶著新來的式神吧。」


拋下了這句話,我愉快的離開現場,當電燈泡什麼的我才不幹呢,反正之後還有很多機會可以偷看兒子的洞房花燭……我是說滾床……洗床單。


茨木啊,你是阿媽最愛最寶貝的孩子,所以就算是讓阿媽傾家蕩產,不論付出多大的代價,只要你能夠幸福,就夠了。


茨木啊……你覺得幸福嗎?






##########
《作者肺炎區》


嗯,我家茨木是首抽
所以茨木是我家大兒子(廢話
我家所有式神都是茨木一手帶大(真的是一手(#
有個如此愛著茨木的阿媽
當然會馬上讓茨木穿新衣啊(商城皮膚意味
我記得沒錯的話
我家茨木換上新衣之後
酒吞後腳就爬進茨木房間了(?
之前看到誰說商城衣服是已婚茨木
不管誰說的
反正我是信了(#
最後祝酒茨性……幸福(達摩式自爆(不


689

經驗值

90

人氣值

0

論壇幣

『陰陽師』次元開拓者

Rank: 10Rank: 10Rank: 10

積分
689

陰陽師大咖團

沙發
發表於 2017-5-9 20:52:16 | 只看該作者
還好最後是HE,不然我就要找作者談人生了QWQ (欸
話說求茨木女裝照 (遭毆

86

經驗值

0

人氣值

0

論壇幣

Lv1.略有小成

Rank: 1

積分
86
板凳
 樓主| 發表於 2017-5-9 21:45:44 來自手機 | 只看該作者
kazu1115 發表於 2017-5-9 20:52
還好最後是HE,不然我就要找作者談人生了QWQ (欸
話說求茨木女裝照 (遭毆

我本來想要照原作留BE
後來想想十個酒茨九個大江山退治
我也被虐怕了(#
請不要寄刀片給我www
然後同跪求穿酒葫蘆和服女裝茨木照(#

86

經驗值

0

人氣值

0

論壇幣

Lv1.略有小成

Rank: 1

積分
86
地板
 樓主| 發表於 2017-5-13 16:03:37 來自手機 | 只看該作者
大家安安我是晴晴>_^
想說反正都短文而且都酒茨
乾脆直接短文集中放好了(#
這次是警察吞x警察茨(現代梗
然後改編自『背德Sugar』這首歌(しゅーず我男神謝謝
下篇有肉
然而我已經開始想下個酒茨短文要改編什麼歌了
嗯……威風堂堂?(那不是車,是玩命罐頭好嗎

##########

【酒吞x茨木】背德Sugar(上)

##########

茨木正在打瞌睡。

現在是凌晨兩點半,局裡只剩下他一個人在顧,沒辦法他跟別人猜拳總輸,這次又輪到他大夜班。

當茨木的意識逐漸遠去時,刑事局的門『叩叩』兩聲,「怎麼又是你大夜啊,茨木。」刑事局長手中提著便利商店的袋子,他一步步走到還沒反應過來的茨木身旁,突然狠狠扯著茨木的白髮,「喂,醒醒啊!」

「摯、摯友!」茨木幾乎是整個人跳起來一般,他怔怔看著眼前的酒吞,而酒吞皺起眉頭,「茨木,局裡人欺負你?」

「沒有!」茨木連忙搖搖頭,「是吾猜拳輸了。」他老實的回覆,而酒吞一屁股坐在旁邊的辦公椅上,「茨木,既然輸了,那就好好工作啊,刑警在輪班時打瞌睡,你是想要本大爺記你一支警告嗎?」

「非常抱歉!摯友,吾不會有下次了!」茨木趕緊這麼說著,注視著酒吞的金色瞳眸閃耀楚楚可憐的光芒。

酒吞別過頭,把袋子重重丟上茨木的桌子,「裡面是黑咖啡跟三角飯糰,反正你這傢伙肯定沒吃晚餐吧。」酒吞輕輕閉起眼睛,其實沒打算要怒斥他的,但是酒吞很喜歡捉弄茨木,從茨木開始叫他『摯友』時就這樣了。

他們是青梅竹馬、同一間警察學校畢業,家也住隔壁,因為茨木天生殘疾的關係,酒吞還要常去幫他做事,穿衣服什麼的。

「謝謝摯友!果然世上所有一切都逃不過摯友的法眼,摯友可真是料事如神……」

然後這傢伙常常一股腦的講出一堆莫名其妙的話,每次『摯友』『摯友』的喊著也不嫌累,酒吞想看看茨木其他的表情,別總是崇拜他啊,露點生氣、害羞、恐懼……反正酒吞現在看到茨木的憧憬臉就嫌煩。

「茨木,閉嘴。」酒吞惡狠狠的瞪了茨木一眼,而後者乖乖的噤聲,伸手把飯糰從袋子裡拿出來,還刻意把三角飯糰的海苔丟到旁邊去,茨木不喜歡吃海苔,他是故意買有海苔的飯糰。

酒吞拿起了茨木桌上的文件夾,盯著茨木的名字發愣,突然想到茨木今天是第二天輪大夜班,而且也沒有多久時間休息,那麼茨木已經快三十個小時沒闔眼……?

到底猜拳是哪個傢伙的主意?酒吞在心裡暗暗的罵了句髒話。

「喂茨木,等等輪班後……」正打算要茨木休假,酒吞看著茨木把最後一口飯糰丟進嘴裡,他馬上伸手掐著茨木的嘴巴,「這可是本大爺幫你買的,結果你連一口都不留?」

他到底為什麼要好心買東西給這個不知恩圖報的笨蛋?酒吞晚上也沒吃什麼,現在肚子餓的厲害,他可是把身上僅存的零錢買食物給茨木了啊!

「吾不煮鬥……」茨木口齒不清的說著,天知道他在說什麼——酒吞突然想到一個主意。

「摯……」

酒吞堵住了茨木正要求饒的嘴,如果他沒記錯的話這是茨木的初吻,沒什麼特別柔軟的感覺,酒吞貪婪的用舌頭舔舐茨木的口,米飯早已粒粒分明,酒吞把茨木嘴裡的全部吞下肚,是醬燒牛肉口味的。

「還不錯吃。」酒吞隨意用手指擦去了唇邊的唾液,他看著被自己強吻的茨木,「茨木,你覺得呢?」

「摯友喜歡的話,吾下次買這個給汝。」當事人茨木卻什麼反應也沒有,眨了眨眼睛之後就沒有下文了。

媽的,茨木這傢伙到底是性冷感還是戀愛白痴?酒吞整個人氣到發抖,身經百戰的他可從來沒吃過這種敗仗,雖然他知道茨木是男的、也知道茨木沒談過戀愛……應該說茨木大概連『戀愛』都不會寫,他到底為什麼要自己找氣啊!

……不對,茨木從小到大收到的情書沒斷過,但是他卻沒跟別人交往過,難道已經有喜歡的人?

茨木啊茨木,原來你是個有心機的傢伙?

「喂茨木!」酒吞勾起一絲冷酷的笑,就讓他來測試茨木是心機重還是白痴,現在三更半夜、又在只有他們兩人的空間,辦公室play……這個酒吞可還沒玩過。

正打算來個風流快活的事,然而酒吞眼中的茨木卻趴在桌上睡著了,白髮如同瀑布一般自然垂下,酒吞不禁伸手去輕撫,身為刑警卻還能保持絲綢般的柔順與亮度,這傢伙到底在頭髮上花了多少心思?

「……不是才剛說不會有下次嗎?」酒吞把玩著茨木的髮絲,百感無聊的嘆了口氣。

算了,反正從小到大茨木也不少給他添麻煩,不差這一次,就幫他守夜吧。

酒吞用手托著頭,茨木的睡顏仍是一樣好看,彷彿比天使還要精緻的五官、雪般的白髮輕灑在臉龐,酒吞一直在想,到底為什麼大家都認為茨木是個長相粗曠的大漢呢?他怎麼看都覺得茨木比女孩子還美啊。

這樣的茨木會有心上人?酒吞的腦袋打了個大問號,他一直都搞不懂茨木在想什麼,茨木喜歡別人會是什麼樣子?他完全想像不出來。

……茨木該不會是無性戀吧?

回想到剛才的那個吻,之前不管是男是女,被酒吞吻過的對象要不是害羞到想挖個洞躲起來,不然就是被他撩起慾火準備要做床上運動,但是茨木是怎樣?一點感覺都沒有、甚至不排斥跟同性接吻?是怎樣茨木是木頭的一種嗎?

「摯友……」茨木還在說夢話,酒吞聽著心裡來氣,伸手勾起茨木的下巴,惡狠狠的去咬茨木的下唇。

摯友個屁,本大爺想上你啊。

##########
《作者肺炎區》

我只想說
我不會開車QwQ
所以下篇會卡很久(頂著鍋蓋哭奔

……話說有人會想看下篇嗎www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板
Privacy Policy, Terms and Conditions
©1997-2017 NetEase, Inc.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