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註冊
查看: 5596|回復: 6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文字類] 【小說】《燈燈姐的陰界日常》狗與燈的約定篇(5/31更新)

[複製鏈接]

57

經驗值

0

人氣值

0

論壇幣

Lv1.略有小成

Rank: 1

積分
57
跳轉到指定樓層
樓主
發表於 2017-5-4 19:43:48 | 只看該作者 回帖獎勵 |倒序瀏覽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狼孩兒 於 2017-5-31 22:41 編輯

趁著19章更新後的養生期,邊跟八百小姐姐遛狗糧邊來寫寫看燈燈的故事。
(兔皮已經在第一波拿過了~好爽啦)

預計寫多集 後面會有狗X燈CP 勿戰CP喔!! 只要有愛 都是好CP~


=正文開始=

「不知道你相不相信呢?所謂的言靈,就是說每一句話都有他的力量。可能是祝福,也可能成為詛咒。」黑暗中,女子對著指尖上的幽蝶訴說。似乎發著微光的蝴蝶是唯一的聽眾。

「而我,大概是被詛咒的那種吧。從我隨口說出那個願望之後‧‧‧」輕輕嘆了口氣,看上去沒有生命的幽蝶翅膀顫動了兩下,像是對著女子說出的話作回應。遠處的惡鬼嘰嘰喳喳的打鬧,但厭惡光亮的陰界生物,總是離女子遠遠的。

「要是這美好的夜晚可以永遠不要天亮,不知道有多好呢?那之後我就在這陰界中,再也沒看過日出。」說著,蝴蝶越聚越多旋轉著形成一團巨大的光球。

「是聽故事時間!」原本一臉高冷的樣子瞬間轉為兩眼閃閃發光的小女孩,興奮的玩著頭髮緊盯著不停旋轉的蝴蝶光球。

此時,光球中竟隱隱傳出歌聲。
「潸潸三河引魂,幽幽幽冥青燈,長長長巷幾深,蕭蕭曉雪滿身。
    夜夜夜里尋問, 千千千闕千城,夢前世前生,忘七罪言真。

    阿鼻地獄深,渺渺浮華紅塵,斑駁清漆朱門,滅盡九九青燈。
    哀,前事今程,三千浮華紅塵,曳手中青燈,何時重歸吾門。」

歌聲聽著是五個小孩子,男孩女孩輪流唱著。

「快點,青行燈唱完了!這次你先說故事喔!」聽起來是帶頭的男孩子,說完旁邊的小跟班們跟著起哄。
「我先說,可是我不要當最後一個。最後一個會被妖怪吃掉的。」被拱出來的小男孩,有點不甘願但還是先開口說了自己準備的怪談。

「才不會吃你呢!我只想收集到第一百個故事啦!」用蝴蝶偷聽大家說故事的女子,便是"青行燈"。聽到小男孩說他會吃人,不開心的大聲抱怨著。

「剛剛是不是有別的聲音‧‧‧」
「我沒聽到,應該,應該沒有。」
「換你說了,不會是害怕所以想賴皮吧?」

青行燈用指頭在嘴上輕畫了一劃,把自己的嘴封住,靜靜聽著孩子們輪流說故事。

「我要說一個很可怕的故事!上次我爺爺好晚才回家,後面一直跟著一個燈籠,還發出呼拉呼拉的聲音!」小女孩用誇張的口氣說著,但聽起來一點也不可怕。

「我的故事才可怕呢!那天我媽媽叫我拿掃把打掃,掃把卻好像長了腳似的!我怎麼都拿不到。」小男孩不甘示弱的搶著說,對妖怪青行燈來說掃神的故事還真無聊呢。

「唉~這故事你爺爺的爺爺的爺爺的爺爺就說過了啦。沒有新鮮一點的嗎?可怕的大妖怪在哪裡呢?」青行燈小聲的抱怨著,因為聽不到新故事而無聊的托著下巴發呆,任由蝴蝶慢慢散去。

終於青行燈發現整天宅在家追故事好像不太健康,拿起魔法杖決定出門看看陰界小朋友們。

青行燈住在冥界的血海旁緊鄰著充滿黑色尖石的山壁有一棟又一棟隨意搭建稱不太上房子的妖怪洞,距離冥府中間還隔著荒地跟一些老妖怪的住所。這裡住的淨是一些新來或階級較低的妖怪。

才剛拿起燈杖,門外就響起咚咚咚的腳步聲,探頭看卻甚麼也沒有。
又是一陣咚咚咚。
「唉唷!燈燈姐!」青行燈飄出門口,那一百公分長腿就被絆了一下,差點重心不穩就從燈杖上摔下來。絆到腳的兇手,現在呈現仆街姿勢倒在地上,還緊握著一根迷你的燈棍。

「小燈?」被青行燈稱為小燈的小矮子,是善長跑來跑去傳遞消息的小妖怪,提燈小僧。

「燈燈姐‧‧‧我可以,自己站起來。」跌得滿臉灰塵的提燈小僧,努力的自己爬起來,畢竟他可是以青行燈為目標,要成為偉大妖怪的小僧呢!

「有受傷嗎?要不要請魚頭叔叔幫你看看呢?」青行燈看著小僧身上的腳印擔心的問。雖然被青行燈踩到好像滿享受的樣子,不過木屐踩鬼還是很痛的。

「小僧,沒有受傷!」小僧把灰塵拍掉,直挺挺的站好。這才想起有重要的事要告訴青行燈。

「燈燈姐,是兩面佛叔叔請我來問你。明天的百鬼夜行燈燈姐要不要去呢?」小僧努力踮著腳又抬頭向青行燈說,但小僧的高度依然只到坐著燈杖的青行燈腳踝附近,所以青行燈要俯身倚著燈杖聽。

「百鬼夜行?那是甚麼傳說故事嗎?」沒聽過的活動成功引起青行燈的興趣,因為想聽得更清楚漂浮的燈杖又往小僧靠近一點。

「百鬼夜行,就是陰界妖怪們趁著黃昏陰陽兩界模糊的時候,大家排隊一起去陽界城裡玩。我上次有跟首無哥哥去,雖然會有壞人拿豆子丟我們,可是燈燈姐這麼厲害!才不怕那些壞人呢!兩面佛叔叔說那個地方叫平安京,有好漂亮的房子跟會開花的樹,很像燈燈姐故事裡會說到的地方,就一起去嘛!」小僧一臉真摯,努力的說服青行燈一起參加百鬼夜行。

「平安京呀,我好久好久以前去過,都快忘記那裡是甚麼樣子了。既然你這麼想去,我就陪你去走走吧。」好像懷念著甚麼的青行燈,就這樣答應小僧了。

「好耶!燈燈姐一起去!我們快點快點去找兩面佛叔叔抽籤。」小僧一蹦一蹦開心的拉著青行燈的衣角往前跑,完全忘了青行燈是比他大了好百年的大妖怪。青行燈也不介意,就順著小僧帶的路往百鬼寺的方向飄去。

才剛進入舊寺區,遠遠就聽到一團妖怪的吵鬧聲。舊寺區是以百鬼寺為中心,隨著居住妖怪越來越多而逐漸往外擴張,房舍街道雜亂卻有許多老妖怪住在這裡。像是主持百鬼夜行的兩面佛,就是百鬼寺的主人。雖然說主持百鬼夜行活動,卻因為受到某位陰陽師咒術的封印,無法離開陰界,只能看著大家排隊去玩又回來‧‧‧

「快點!快點!要參加百鬼夜行的排這邊!要抽三個妖怪作鬼王囉。」兩面佛大聲的招呼著。
小僧拉著青行燈,趕緊加入報名的隊伍。
「哎呀!是青行燈大人吶!哩哩哩哩哩哩!青行燈大人加入的話,那些壞蛋就不會一直拿豆子丟我哩哩哩!」
「嘻嘻!你以為他們真的要丟你啊?是豆子飛歪了,你這臭口水燈籠,才沒有人要請你吃豆子呢!嘻嘻!」
燈籠鬼跟赤舌興奮聊天的聲音都快壓過兩面佛說話了。

這時兩面佛換成紅色的臉,敲三下雷神之鼓。頓時大家安靜下來。
「嗯哼!開始抽籤啦!這次要去的共30隻妖怪,這籤筒裡有30支木籤,抽到上面有紅點的就是這次的鬼王,清楚了嗎?」看不出來有沒有生氣,反正兩面佛的臉就是很兇,大家閉嘴照著排隊順序開始抽籤。

青行燈好奇的往隊伍前排探頭看,這次參加的除了眾N卡小鬼的固定班底外,居然黑白鬼使排在最前面。這樣子翹班沒問題嗎?隊伍裡還有最近很受歡迎的般若、號稱陰界八嘎囧的夜叉,跟那隻還沒睡醒的貍貓真的知道他在排隊嗎?

「豆子‧‧‧恩,好想吃香噴噴的炒豆子‧‧‧蜘蛛姐姐你抽到鬼王的話我跟你換籤好不好?」瘦到剩皮包骨的餓鬼看著手上的臭饅頭,又抬頭看看絡新婦。
「呵呵,炒豆子不好吃。但是丟豆子的男人呀,呵呵!不換!」雖然嘴上說著,但終究要聽閻魔大人的話,百鬼夜行只能看看,不能動手或動口。


才剛開始抽籤,對伍最前排就傳來一陣騷動。
「喂喂!怎麼會是弟弟抽到鬼王!兩面佛叔叔你是不是故意的‧‧‧要重抽啦!」看來鬼使黑對於弟弟鬼使白抽到鬼王籤非常的不滿意。
「不行!抽到就是抽到了。不能重抽!也不准給我換籤!」兩面佛裝出兇臉,堅持著抽籤的規定。兩隻手拿著籤筒,另外兩隻手一面把抽到鬼王的妖怪登記起來。
「弟弟千萬不可以被豆子丟到喔!會被陰陽師抓去作式神的,就不能一直跟我在一起了。哥哥會很難過的,知道嗎?」鬼使黑抓著鬼使白用很誇張的口氣,半帶著哽咽對鬼使白說。
「鬼王籤有三支,不一定會選我。總之,我會小心豆子。」看起來有點困擾的鬼使白,安撫著鬼使黑並偷偷移開鬼使黑的手。
「一顆豆子都不行,弟弟是我的!等等百鬼夜行你跟緊,我會擋在你前面。」鬼使黑邊說著,邊被鬼使白往旁邊推,讓出位子給後面的人抽籤。
「好,等等讓你站前面。我們先去旁邊等吧。」習慣了的鬼使白,看看排隊陣容,想必這次不會太多豆子飛向自己吧。

接著排在前頭的赤舌、燈籠鬼等,都抽了白籤。
「嗚呼─嗚呼─我要成為偉大的式神!我要跟陰陽師大人締結征服世界的契約啦!」接著是掃神抽到鬼王籤呢,開心的又扭又跳。雖然旁邊的紅屁股赤鬼用鄙視的眼神看他,不過掃神的夢想是不會輕易被眼神打碎的。

也抽到白籤的絡新婦跟餓鬼失望的走往等待區,接著是般若、夜叉、貍貓,籤筒裡的籤越來越少。終於輪到青行燈與提燈小僧了。

「最後兩支籤了,一支鬼王,一隻白籤。青行燈先抽。」兩面佛搖晃著籤筒,青行燈開始猶豫要拿哪一支籤比較好。
「拜託青行燈抽到鬼王,拜託青行燈抽到鬼王,拜託青行燈抽到鬼王!」鬼使黑比靑行燈還緊張,不停的碎念著。
「哎呀,就這支吧!」青行燈不知道怎麼決定的就選了其中一支,是紅色的鬼王籤!
「呵呵,還是被我抽到了!抽到鬼王會怎麼樣呢?」青行燈覺得很新奇,拿著籤不停的欣賞把玩。因為有青行燈來幫忙分散豆子,旁邊的鬼使黑開心的抱著鬼使白亂蹭,又被鬼使白一把推開。

「現在三個鬼王都抽完。這次的鬼王是:鬼使白、掃神、青行燈。抽中鬼王的妖怪會特別容易收到豆子。並且這些豆子上有陰陽師的咒術,如果想成為式神的話就多收點豆子,不想的話,就努力的躲開豆子吧!祝大家玩的愉快呀。」兩面佛收起籤筒,距離子時的百鬼夜行還有一點時間。因為不能離開陰界,從帶路開始,就是鬼使白的工作了。

「等會出去大家跟緊,別脫隊,別亂吃東西。我會帶著大家從羅成門開始,延著朱雀大道走,直到大內裡前的朱雀門就回來陰界,明白了嗎?」鬼使白揮著旗幟交代注意事項,鬼使黑盯著隊伍,督促大家排好隊。

等待子時,陰界與陽界的界線會變的模糊。百鬼夜行即將開始。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資源

您需要 登錄 才可以下載或查看,沒有帳號?立即註冊

x

287

經驗值

12

人氣值

10

論壇幣

Lv2.漸入佳境

Rank: 2

積分
287
沙發
發表於 2017-5-5 03:52:42 | 只看該作者
插圖好可愛XD

點評

謝謝~  發表於 2017-5-11 22:06

57

經驗值

0

人氣值

0

論壇幣

Lv1.略有小成

Rank: 1

積分
57
板凳
 樓主| 發表於 2017-5-11 22:09:35 | 只看該作者
劇情更新超快的啦~~~寫文速度要跟不上了Q_Q

而且我丟了快一百張百鬼卷+乞討出般若後...般若的傳記叫我再丟40片
我說你是M對吧...迷上被豆子霸凌的感覺了嗎=_=?

不過上篇寫完之後我家可愛的燈燈就六星啦~接下來煩惱該升般若還是雪女好?
燈燈的御魂如果二速四抗六暴傷 附屬的要求就會高的可怕 這也很煩惱...

繼續寫祭品文...說出來的話就會成為咒語
認真的許個願吧~ 我要破勢六星六號暴傷 附屬暴擊+暴傷+攻擊加成+速度
會太貪心嗎?  文尾開放許願區 認真許願的話願望就會實現唷!!(當然認真詛咒的話也....)

上篇傳送門(超連結)
=正文開始=
(前情提要)
百鬼夜行的時刻即將到來,陰界眾妖們已經排好隊,抽好鬼王,等時辰到就會從陰界與陽界的裂縫來到平安京遊玩。

這時,有個比眾妖們更興奮的傢伙,非洲晴明。
小心翼翼的捧著一張百鬼卷,又是對著月光看,又是輕輕搓揉,時而放在臉旁磨蹭,看著看著又忍不住親親那張百鬼卷。拿到眼前,又喃喃的對著百鬼卷說:「你是我用了四百個壽司跟隔壁的歐洲神樂換的,他說一定會出SSR。藍票甚麼的已經不能信任了,往歐洲的火車票,今天晚上就讓我們出發吧!」非洲晴明嘴巴咬著百鬼卷,一邊用浮誇的姿勢模擬著用豆子灑SSR。
「哎呀!灑到酒吞碎片啦!那邊的一隻茨木走慢一點,我要請你吃豆子呢。大天狗跟妖刀姬該選誰呢?原來歐洲人都這麼煩惱嗎?」幻想總是美好的‧‧‧


庭院裡的童男童女擔心的看著自家晴明,是不是自從把雪女放入神龕後再也沒看過SR以上的式神所以壞掉了呢?
終於晴明從幻想中回過神來:「童男童女怎麼還在發呆呢?快去備好福豆,越多越好!還有緩速咒、冰結咒都檢查一下,有多少就通通帶上。準備恭迎SSR式神回寮啦!」
三尾狐、九命貓,一臉不敢相信的看著晴明。大概是寮裡最強式神的椒圖,索性把貝殼關上,眼不見為淨。
終於非洲晴明慎重的從木盒中拿出特別薰香祈福過的狩衣穿上,裝滿了福豆,往百鬼夜行的起點出發了。童男童女手上拿滿了補充用的福豆與符咒,飛不起來只能小跑步跟著。

到了羅成門下,平常這時間應該都睡了的陰陽師們在城門內開始各自佔領滿意的位子。
非洲晴明選定了歐洲陰陽師聚集的VIP歐洲區,旁邊的博雅居然是大天狗幫忙拿豆子,博雅一臉漫不在乎的拿著一疊百鬼卷搧風。
「是大天狗吶~我還沒看過真的大天狗。翅膀閃閃發光的,真漂亮!」
非洲晴明伸手想偷拔大天狗的羽毛,卻還沒碰到就被發現了,大天狗露出鄙視的目光:「嘖!吾這尊貴的翅膀,啟能讓平民隨意觸碰?」說完翅膀一震,許多羽毛落下後憑空消失了,大天狗就站離非洲晴明更遠一點。

子時的鐘聲響起。

羅城門口隱約傳來銅鈴聲,一陣灰霧散開,遮蔽了視線。
這時,非洲晴明拿起了百鬼卷,在眼前將靈力灌入百鬼卷後,百鬼卷爆開化成數百道白色的微光包圍非洲晴明。有點被白光閃到而稍微瞇眼,再張眼已進入百鬼夜行的結界內。

據說是作為土地守護神的白藏主為了保護平民百姓不要誤入,並讓妖怪及陰陽師可以放心的進行交流,而設立這個結界。沿著主要道路上,每隔一小段距離就會出現的狐狸石像,便是這個結界開啟的必要道具。結界內不見子時夜晚的漆黑,而是由微微散發的紅光取代,結界外的建築也在灰霧後顯得遙遠。

源頭的煙霧不停旋轉,從裡面出現的是一張白色大旗,上面還綁著象徵鬼王的小紅旗。
是鬼使白,使用妖力開啟了連結陰界與陽界的通道。一邊還回頭關心後面的妖怪們。
「前面就是平安京,大家排好隊腳步跟上。」鬼使白往後面張望的時候就被鬼使黑一把抓住。
「弟弟你不是說要讓我擋在前面嗎?走那麼急,哥哥怎麼保護你呢?」擠到最前頭的鬼使黑,也不管後面隊伍怎麼樣,一到平安京就惡狠狠的瞪著陰陽師們。

非洲晴明握著豆子的手緊張的發抖,手汗弄的豆子有點溼溼黏黏的。
「是SR鬼王!是鬼使白!我好興奮好想丟啊!可是神樂說會出SSR‧‧‧忍住,這把豆子要忍住!」非洲晴明強忍住丟豆子的衝動,五隻童男抱著備用豆子小山發愣。

「走開!誰都別想用豆子丟我弟弟。」鬼使黑揮著鐮刀阻擋豆子往弟弟身上飛,鬼使白抓著哥哥的衣角,緩緩的帶著隊伍往前走。

接著是燈籠鬼跟赤舌,燈籠鬼開心的接著被鬼使黑打掉的福豆。
明明往鬼使白丟豆子,豆子卻都飛到燈籠鬼身上,神樂不開心的碎念:「怎麼又丟到N卡,這豆子過期了嗎?」

「嘻嘻!福豆真好吃,我很快就要去陽界的陰陽師家裡玩了唷唷!」燈籠鬼打開嘴裡裝的滿滿的福豆,跟赤舌炫耀著。
「我才是最強N卡,你看他們給我這麼多豆子喔!」赤舌的雲朵上也滿滿都是不知道從哪裡撈來的豆子。
餓鬼邊走邊撿地上的豆子吃,好像不在乎豆子是哪個陰陽師丟的。洛新婦則是走個幾步就停下來看看旁邊的陰陽師,有他中意的就打算過去直接把豆子搶了。
「喂喂!本大爺如此帥氣的在這裡,你一直停下來看那些陰陽師,是不是要我走前面你才好看到我啊?」說著,夜叉發動鬼魅般的腳步,一面避開迎面招呼的豆子,一面走到洛新婦前自以為帥氣的邁大步走。

「啊‧‧‧是夜叉跟般若,我好想要的SR。丟一把就好‧‧‧他會感受到我著真心跟我回家的。」非洲晴明小心翼翼的瞄準夜叉跟般若的前方,一大把豆子灑去,般若甩出一個鬼面就全擋掉了,夜叉只是默默的加速往前走。
「噁心的人類,我只是跟妖怪們出來走走,也不看看你臉多黑?想強抓我回家?哼!」般若收回鬼面,輕輕拍掉黏在面具上還有晴明手汗的豆子。
「我的豆子!我花了一整個白天,一顆一顆加持符咒的豆子啊。」對於灑出去的福豆,什麼都沒有捕獲的晴明非常的心痛。
「晴明阿爸,豆子還有很多呢,打起精神來嘛!」抱著一大袋豆子的童男,遞上新的豆子安慰非洲晴明。

「你看起來跟本大爺滿有緣分的,這豆子我就收下啦!」夜叉竟然輕易的就收下博雅的豆子,博雅甚至沒有丟出去啊!直接遞給夜叉這樣對嗎?
「我們的目標是SSR,這次的SR都只是來讓我們欣賞的,只要有丟到SSR這次都是大勝利的!符咒組!集中精神,SSR隨時會出現!」非洲晴明重新振作起來,不再被永遠丟不到的SR迷惑。緊盯著陰界通道,期待著SSR的出現。

接著又是一陣N卡,天邪鬼們玩起火車遊戲,開心的鑽來鑽去。邊走邊打瞌睡的貍貓,被天邪鬼火車撞到,嚇的酒壺都掉了。掃神一蹦一蹦的出場,大喊著:「我是鬼王唷!快看我,給我更多豆子吧。」看著沒多少陰陽師丟豆子過來,索性往地上翻滾,把掉在地上的豆子都黏起來,稻草中滿滿是豆子模樣就像稻草納豆一樣。
「我是要成為最強式神的掃神!陰陽師們看清楚啦!」掃神用力的揮著又黑又瘦的小手,試圖引起陰陽師們注意。飛來零星的豆子,不管飛多歪,掃神都跳躍著用身體接住了。看來是真的很想成為式神呢。

眼看著妖怪一隻一隻過去,非洲晴明還是捨不得手上的豆子:「13...14...15......20,怎麼說好的SSR呢?該不會神樂騙我的吧?」一把豆子在手上揉來揉去,不一會又變的溼黏。
童男童女們等到開始打瞌睡,抱著豆子山放空。

突然最前排起了一陣騷動,非洲晴明的位子看不到發生甚麼事,只好一起往前面擠。
抬頭一看博雅被大天狗抓著,取得空中的最佳位子,豆子大把大把的往下灑。
非洲晴明瞇起眼:「歐洲人...好刺眼啊。」


「哎~等到我都要生灰塵了。小燈你看,外面好多陰陽師!還有..豆子。」青行燈緩緩的從陰界通道中飄出,提燈小僧緊跟在青行燈腳邊。歡迎他們的,是舖天蓋地的豆子雨。

「啊...啊...欸斯...欸斯...啊。」非洲晴明第一次看到野生的SSR,此時腦袋一片空白到連話都說不好了,手上的豆子也全掉到地上,被豆子彈到的童男這才驚醒。
「晴明阿爸!是青行燈啊!不是你很想要很想要的SSR嗎?別發呆了!」童男趕緊拉拉非洲晴明的袖子再叫醒還在睡的童女。
「是青行燈!我的豆子呢?快別讓他跑了,童男童女豆子跟符咒帶上!」非洲晴明比第一次告白的小屁孩還緊張,趕緊回想腦海中模擬演練的情況。

青行燈搭著魔法燈杖慢慢的跟著隊伍往前飄,為了阻擋瘋狂的豆子,用妖力化作淺青色的光幕,圍繞著蝴蝶優哉悠哉的欣賞平安京的夜景。提燈小僧有了青行燈的光幕保護,囂張的向陰陽師做著鬼臉:「想拿豆子丟燈燈姐,回家練習練習個一百年再來吧。」

「恩?不是豆子,這是?」有豆子以外的東西掉下來,青行燈抬頭,是博雅跟大天狗。為了撐住博雅的重量,大天狗巨大的黑色羽翼不停得拍打,落下的羽毛現在拿在青行燈手上。
「可惡!豆子全被彈開,沒有豆子了。大天狗,我們回家吧。」博雅把整盒豆子往下倒,卻被光幕一顆不漏的彈走。大天狗抓著博雅,翅膀一震回寮去了。
青行燈呆愣著看著手上閃閃發光的黑色羽毛,又看看提燈小僧。
「大天狗?是沒聽過故事的妖怪呢。為什麼會在平安京裡呢?」青行燈看著遠去的大天狗,格外的在意。
「燈燈姐,小心豆子啦!」提燈小僧太矮,來不及阻止,只能看著豆子飛過來打到青行燈的鼻子。原來是一不集中精神,光幕的防禦就變弱,讓豆子有機會進來。
使用蘭花指發射豆子的神樂,打到青行燈後轉頭去叫非洲晴明。

「還再發甚麼呆?戰鬥開始啦!」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資源

您需要 登錄 才可以下載或查看,沒有帳號?立即註冊

x

57

經驗值

0

人氣值

0

論壇幣

Lv1.略有小成

Rank: 1

積分
57
地板
 樓主| 發表於 2017-5-18 22:33:37 | 只看該作者
《燈燈姐的陰界日常》百鬼篇-下

美食祭活動猛烈的展開了!!
還好我家附近還算有鬼王點OUO 要每天騎車去領獎勵嚕~~

不過說好的上架呢?

=正文開始=
(前情提要)
跟歐洲神樂高價買來的百鬼卷,終於在最後一秒出現了鬼王"青行燈"。從來沒拿過SR以上式神的非洲晴明,第一片SSR碎片能不能獲得就看這一次了!

「就決定是你了!去吧!福豆!」非洲晴明帥氣的灑出一小把豆子作試探。
閃避!閃避!青行燈手一揮,一道光將豆子全數彈開。
揮出手才發現,手背上有個亮亮的光點,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的。
「唉,這是?擦不掉...」青行燈用力搓手背,光點依舊一閃一閃的,絲毫沒有退縮。
「那是契約碎片唷!一顆豆子能承受的咒語有限,所以被打到只會有一點點的契約碎片。如果陰陽師收集到很多的話,就可以用小紙人召喚式神出去幫忙呢。」提燈小僧身上也有少數的光點,前面的掃神則是弄得全身都是,發出一陣白光後就被召喚走了。

「居然聊起天來!看不起我非洲大陰陽師嗎?童男童女,咒術準備。」一丟不中,青行燈越來越遠,再不行動就沒有機會讓非洲晴明開始心急。
童男童女拿起預先畫好的符紙,在道路兩邊做好準備:「阿爸,緩速咒準備好了!」「阿爸,這邊的冰結咒也備好了!」著魔法燈杖變成正坐,散出的光幕聚攏一團回到燈杖上。
接著,燈杖發出一陣耀眼的青白色光芒,周遭的光線頓時消失,眼前
非洲晴明將靈力聚集在手指頭上:「加上我這個排練無數次的,福豆無影手!準備了!」

「嘖!符咒,真討厭呢,非要我認真對付你。」青行燈從本來側面倚有幾秒陷入黑暗。
「吸魂燈!」青行燈周遭的妖力化成細絲般的光芒被吸入魔法燈籠內。
「阿爸,符咒沒有反應...而且我好累好累,使不上力氣。」童女怎麼用力聚集卻沒有妖力能附在符咒上,幫不上晴明阿爸的忙緊張的要哭了。
「緩速咒...也放不出來,剩下豆子了!這些豆子通通拿給阿爸!我還飛的動!」童男盡力把一大袋備用的豆子拖著拿到非洲晴明身邊。
準備好福豆無影手的非洲晴明,只好硬著頭皮發射,福豆們團結的一坨一坨朝青行燈飛去:「果然是SSR的大妖怪,普通的符咒沒有用。該慶幸靈力不會被吸走嗎?吃豆子啦!」

「幽光。」青行燈輕輕碰了燈籠,散發出一抹微光,把剛才吸收的妖力化作幽蝶擊飛了迎面而來的一坨坨豆子。一面繼續往前飄,還不忘回頭嘲笑非洲晴明:「唉呀~我要到你射程外嚕。你只丟兩把豆子後面就沒有其他妖怪呢,好可惜唷~~~」
「不過就是隻SSR,居然這麼囂張,看我,看我的。言靈‧縛!」非洲晴明也不管袋子裡還有三百多顆福豆,打算先阻止青行燈繼續走,沒有緩速及冰結咒最少還有陰陽術可以一試。
"抵抗!" 50%的命中機率,對非洲晴明來說果然太勉強了。

眼看著青行燈就要走掉,這時,遠方傳來地獄的吼聲,地面隨著吼聲顫抖。
「吼啦~吼啦~~吼啦~吼啦~~」「牙牙~~牙牙~~」平安京有名的飆仔出現了。
只見一個巨大的鍋子跟山蛙一面往前衝一面互相推擠,就要往百鬼夜行的結界撞過來了。
「走開!走開!撞到不負責喔。」小小的兔耳少女不停的拉扯著山蛙頭上的小草控制腳步閃開人群。
「牙牙小心!那裡好多人,走這邊!」巨大的長腳鍋子搖搖晃晃的猛衝,在快撞到人群前又一個甩尾急轉,往城內的方向去。

「這哪裡來的青蛙跟鍋子,還好我閃的快,不然就給撞翻了。」神樂靈活的閃開,差兩步就給鍋子撞到,這鍋子又長腳又有牙齒,撞到應該不太好玩。

「吼啦~吼啦~~吼啦~吼啦~~」聲音逐漸遠去,正在百鬼夜行的妖怪們卻不知怎麼的突然加快腳步往前走。

眼看著妖怪們就要走出福豆射程,才丟兩把豆子的非洲晴明不管甚麼百鬼淺規則了,使出在鹿兒島當了三年海陸的實力,拔腿狂追。
「這麼輕易就放棄的話,就愧對我非洲大陰陽師的稱號了!呼...呼...」可能是太久沒跑,雖然追上了青行燈他們,但非洲晴明看起來很痛苦。

青行燈看著眼前這個為夢想拼上性命的男人,又看了旁邊的提燈小僧。
「SSR,真的那麼重要嗎?」是夢想呢?還是得不到的執著呢?青行燈不懂,提燈小僧也不懂。
提燈小僧抬起頭,認真的看著青行燈說:「對我來說,因為是燈燈姐,所以很重要喔!陰陽師的心情,我可以了解一點點呢!如果每天都可以跟燈燈姐一起戰鬥的話,一定會很開心的。」
非洲晴明低頭看著手裡的福豆,扶著膝蓋喘的直不起身。用非常虛弱的聲音說道:「你們才不懂,妖怪可能永遠也不會懂。當我成為陰陽師那一刻,小白一步一步的教我如何召喚式神。我每天都夢想著,下一張,就是下一張藍票,一定會有願意跟我並肩作戰的強大式神出現。但是隨著一天一天過去,寮裡永遠就是這些熟面孔,還要每天聽著隔壁某某寮又跟哪位強大的式神簽契約了。那種絕望的感覺、那種看到SSR覺得刺眼而嫉妒的感覺,我也想大聲的說我當了一天歐洲人啊!」一口氣說完,非洲晴明更喘,手裡的豆子感覺快擠出汁來。

「吶,這顆豆子我就收下了。雖然還是不懂,不過我一直打掉豆子話好像我在欺負你呢。」青行燈從非洲晴明手上摳出一顆沾滿手汗的黏黏福豆,用手輕輕握住,福豆便化作契約碎片融化在掌心。
提燈小僧也接過一顆福豆,拿到一個亮亮的契約碎片。「燈燈姐去哪裡,我也要一起去唷!」

啪!終於拿到契約碎片的非洲晴明,腦袋一片空白的倒下了。

「人類真是容易情緒激動的生物呢。是吧?」青行燈有興趣的看著昏倒的晴明跟後面著急著追上來的神樂。
「燈燈姐,鬼使白鬼使黑好像在集合大家,我們也趕快過去吧!」提燈小僧看到前面的妖怪已經在集合排隊,準備要回陰界,趕緊拉著青行燈的衣角一起過去。
趁著天色未亮前,鬼使白開起連接陰陽兩界的通道,鬼使黑確認每隻妖怪都有回來後,大家都乖乖的穿過通道回陰界了。

--回陰界的幾天後燈燈姐家中--

只見燈燈姐對著漆黑發亮的羽毛發呆:「果然還是很在意呢...大天狗,是甚麼樣的妖怪呢?為什麼會跟那個陰陽師在一起?幽蝶會知道嗎?」
青行燈在指尖聚起一個光點,將光點緩緩注入黑色的羽毛中。
「擅長傾聽的幽蝶呀,請你將這片羽毛的記憶訴說與我,翩翩幽蝶現!」咒語念完,羽毛被一層青光包覆,幽蝶從青光內緩緩分離出來。
「嗯哼~~亮晶晶的羽毛裡會有什麼呢?」滿心期待望著羽毛的青行燈,好像很多秘密都是這樣偷聽到的呢。

可能是羽毛從落下的那一刻起,力量就逐漸消散的關係,幽蝶傳來的聲音模糊聽不清楚。
只能隱約聽到兩個男人在對話。
試著調整妖力讀取不同段的記憶,清澈的笛音傳來,但又好像斷斷續續的,似乎有兩個不同的人輪流吹奏。
「是他特別在意的事嗎?這段記憶的聲音好清楚。嘻嘻,只聽笛聲怎麼知道是誰呢?要是有多一點線索就好了。」無奈青行燈只能聽著笛聲想像,還是捨不得收起幽蝶,將聲音反覆研究著。

「對了!還有擅長找人的那個妖怪。」青行燈手指一彈,幽蝶散成光點。拿起羽毛往城鎮中心出發了。

「迷路的~迷路的小天狗~你家在哪裡啊?
問你的家在哪裡~你也不肯說出口,
問你名字叫什麼~你也不肯告訴我。
啦啦啦啦~啦啦啦啦~
只會一直躲的小天狗。
狗狗先生非常的困擾。
汪汪汪汪~汪汪汪汪~」
青行燈邊玩著羽毛,邊哼著擅自改編的歌,來到百鬼寺外圍的鬧區。
延著百鬼寺外圍是陰界較為熱鬧的商業區,有許多的妖怪攤販及店家,青行燈最喜歡的鬼火燒也是在這裡買的。
經過海坊主的海草藥堂、貍貓的小酒店、武士之靈和兵俑開的鐵匠舖還有蝴蝶精開的旅舍跟鐵鼠的錢莊之後,青行燈在一個寫著鳥卦,看起來只有一張桌子的算命攤前停下來。

「汪!小姐今天想算甚麼呢? 等等,你先別說,我猜猜看。」說完,犬神就用溼溼的鼻頭在青行燈身上聞來聞去。最後鼻頭停在羽毛上。
「恩......聞起來,你是想問這根羽毛的事。哼~哼~有股妖怪的味道。」為了聞得更多,鼻子都要貼到羽毛上了。
「鼻子不要這麼近啦!羽毛會沾到的。」青行燈伸手輕輕推開犬神的鼻子。順便抓了抓犬神的下巴,犬神看起來一臉享受的樣子。
「我想問哪裡可以遇到這個羽毛的主人,只有一根羽毛,對我來說實在線索太少呢。」

被抓得很舒服的犬神甩甩頭,滿足的敲敲背上的房子,對著房子裡跳出來的小鳥說:「雀呀,告訴青行燈哪裡可以遇到羽毛的主人吧。」
雀在桌上跳了兩下,選了一捲紙籤交給青行燈。
「我看看,這上面寫...櫻花美食祭,犬神便當滿三個可外送,請多多捧場。什麼啊!這是你自己攤位的廣告單呀!最好解釋清楚唷。」沒想到鳥卦竟然拿自家宣傳單,青行燈把捲著的廣告單攤開,堵到犬神面前。
「凹嗚...裡面不應該有廣告單的啊!記得我昨天寫完都收好了。這一定是天意!!表示你在美食祭會遇到羽毛的主人!對不對呢~雀雀~啾啾啾啾啾。我們家雀雀最聰明的,不會拿錯。」犬神嘴裡說著不會拿錯,手上卻開始檢查有沒有其他的卦紙也是廣告單。

「嗯哼?好吧,反正就相信你一次,如果美食祭羽毛的主人沒有出現的話,你的便當就會多一道配菜,叫鬼火串燒焦阿巴。」青行燈默默收起宣傳單,走之前還戳雀一下。嚇的雀炸毛,膨成一團。



下一篇章 預告

《燈燈姐的陰界日常》美食祭篇

因為美食祭的關係~我要去吃野宴嚕OUO+ 豪爽啦~哈哈哈哈哈哈

57

經驗值

0

人氣值

0

論壇幣

Lv1.略有小成

Rank: 1

積分
57
5#
 樓主| 發表於 2017-5-31 22:40:51 | 只看該作者
《燈燈姐的陰界日常》美食篇

兩篇沒有插圖 為了擠一個封面出來...

寫小說比拼六星還肝是怎麼回事Q_Q

是說那個彼岸花又正又強到爆炸...我要從今天12點過後開始存藍票了!!

=正文開始=
(前情提要)
百鬼夜行結束,青行燈對在平安京跟著陰陽師博雅出現的大天狗十分在意。
然而對撿到的大天狗羽毛使用幽蝶聽取記憶,卻只能聽到模糊的聲音。在犬神與雀的鳥卦指示下,得知了櫻花美食祭有機會遇到大天狗的提示。

平安京郊外,櫻花盛開著。粉色的花樹在月光照耀下閃閃發光,應當是賞花的季節,花林卻異常的寧靜。當然,這只是看起來。

因為前幾天亂開陰界通道害首無被暴打一頓有點不好意思,因此大天狗拿著首無給的宣傳單來到櫻花林。
「這邊沒有人,吾被首無討厭所以給吾假傳單嗎?還是這裡是桃花林,不是櫻花林?兩種花看起來長的一樣,所以櫻花林該怎麼走呢?」大天狗疑惑的看著傳單上的小地圖。

「喂!前面那個長翅膀的,誰說櫻花桃花長一樣。你給我仔細看清楚。」粉紅色的花妖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顯然對大天狗分不出櫻花桃花不太滿意。
「那個傳單,是來參加櫻花美食祭的朋友呢!桃,你嚇到他啦。」又一個粉紅色的花妖突然冒出來,呼換另外一位為桃,看來這位是櫻花妖呢。
說完,櫻花妖在空蕩蕩的樹林中一揮手,一隻塗壁現身往旁邊走了兩步,身後一片熱鬧便是隱藏的祭典入口。

此時,陰界妖怪們受到邀請,也紛紛通過隱藏在結界內的通道來到櫻花林內。
「哇!整片的櫻花,好美呢。果然陽界的風景還是跟陰界差的多了,不知道哪裡可以找到大天狗?」雖然欣賞著美景,不過此行的目的青行燈可沒有忘記。
「燈燈姐,犬神在那邊!好像是便當店,我們過去看看吧。」提燈小僧遠遠就看到犬神便當,拉著青行燈過去。

「歡迎光臨~今天吃甚麼汪?」看到有客人來,犬神露出柴犬的招牌笑容招呼。木造的棚架簡單搭建成臨時店面,犬神背後堆成小山的便當,一旁還有外送的箱子,透露出犬神準備海撈一票的決心。不過攤位只有犬神一個妖怪在顧,要怎麼外送呢?
「沒想到犬神先生居然會作便當,真是令人意外呢。不過我晚點再來買便當,想先找到大天狗在哪裡,犬神先生有看到嗎?」看著滿滿的便當青行燈覺得有點飽,提燈小僧倒是對犬神做的便當很好奇。

「大天狗的話,好像首無有拿宣傳單給他汪。但我忙著打理便當,沒有注意到大天狗有沒有來,有翅膀的傢伙在人群中應該很顯眼,你們往那邊的攤位去找找吧。」犬神比了靠近中央舞台的方向,螢草的大力棉花糖正在表演,吸引了一大群觀眾。

「來唷~~來唷~~看看不用錢,妖怪界難得一見的胸口碎大石只有今天看得到唷!」遠遠看見人群中一根棉花草晃呀晃的,但圍觀的妖怪太多,已經看不到裡面在表演甚麼。
為了看清楚人群,青行燈乘著燈杖稍微飛高。中間有拿著棉花草的女孩子,還有被綁住的塗壁身上又放了一片石版,眼看著棉花草就往塗壁身上砸去。叮~石版碎了,塗壁嚇的不停掙扎。圍觀妖怪似乎不太關心塗壁的生命安全,興奮得跟著起鬨。

「沒想到櫻花美食祭還滿有趣的。」好像是大天狗的聲音?

這時青行燈才發現兩三棵櫻花樹的距離外,大天狗就坐在樹上專注的看螢草表演。
「呀!居然在這裡,這麼近我會不會被發現...」青行燈坐在燈杖上,小心翼翼的避免發出聲音。這時,提燈小僧拉了拉青行燈的衣角,招招手要青行燈靠近好像要說什麼。
「燈燈姐怕被發現的話,要不要找餓鬼幫忙呢?餓鬼好像很擅常偷拿東西。」美食祭滿滿的食物對餓鬼應該是很大的誘惑,不過青行燈卻搖頭拒絕了。
「要有足夠記憶需要比較重要的東西,我想親自拿到手。」青行燈躲在櫻花樹的陰影下,打量著大天狗身上哪個東西比較重要。
「扇子嗎?可是他一直拿在手上,一拿走就會被發現。面具嗎?好像綁得很緊,而且拿面具太顯眼了。傷腦筋呢。」青行燈猶豫不決盯著大天狗思考。

「大力棉花糖的表演到這裡結束了,要買棉花糖的妖怪們請乖乖排隊唷!」螢草揮舞著巨大棉花草招呼客人,圍觀的妖怪快速自動排成一列。

「恩,棉花糖。」櫻花樹上的大天狗也拍著翅膀加入排隊買棉花糖的行列。

「大天狗去買棉花糖了,那裡人好多我們會跟丟的。燈燈姐我們要跟過去嗎?」提燈小僧的目的看來是棉花糖,不過聽起來滿有道理的。
「好吧!我們跟著大天狗去排棉花糖。要是跟丟就不好了呢。」青行燈說著也加入排棉花糖的隊伍中。

「對了!羽毛中的記憶有笛聲,不知道笛子收在哪裡?連羽毛都記得,應該是很重要的笛子吧?」青行燈觀察著吃棉花糖的大天狗,好像看不出來笛子藏在哪。

「哎呀!燈燈姐,大天狗去玩撈金魚了,我們趕快跟著去吧!」

「哎呀!燈燈姐,大天狗去買鬼火串燒了,我們趕快跟著去吧!」

「哎呀!燈燈姐,大天狗去吃雪女冰了,我們趕快跟著去吧!」

於是跟著大天狗,玩了撈金魚、買了鬼火串燒、吃了雪女冰。已經飽到快走不動,青行燈還是不知道該如何下手。

「呼...呼...已經快走完一圈,還是找不到好時機。接下來他又要去哪裡?」妖怪太多,對帶著燈杖的青行燈行動上有點困難。
「是面具攤!大天狗試穿的時候會拿下面具吧,燈燈姐我們快過去。」提燈小僧倒是逛得很起勁。

盜墓小鬼開面具攤位在鐵鼠擺的賭博攤位旁邊,一面高高的格子狀木架上別滿了各種戲劇假面、妖怪假面甚至還有模仿人類的路人假面。

其中一個看起來是模仿大天狗的紅鼻子妖怪假面,應該是拿到大天狗面具的好機會。青行燈跟提燈小僧裝作剛好路過邊看面具邊等著大天狗換面具。

「聽說狐狸要變成人,要戴人皮面具呢。不知道這些面具都是甚麼做的?」青行燈拿起紅鼻子面具試戴,旁邊的大天狗似乎打算買狐狸假面。
趁著大天狗試穿的時候,青行燈便很順手的拿錯天狗面具結帳。

「我的面具呢?」大天狗往桌上一摸,原本放面具的地方沒東西。
「大天狗先生,你的面具在這裡。」青行燈拿了紅鼻子的妖怪假面給大天狗,大天狗拿著面具感覺好像哪裡不太對又說不出來,就把面具隨手綁回腰上。

「拿到了!還以為要被發現,嚇死我呢。」青行燈緊張到幽蝶的光都從青色變死白。為了不被懷疑,把天狗假面綁在頭上,慢慢走到達摩休息區。

「為什麼大天狗要戴這麼奇怪的面具?」提燈小僧好奇的問。
「快就知道了,來看看這個面具有甚麼記憶吧。」青行燈把面具拿下來,為了聽大天狗重要的記憶,謹慎的架了小小的結界讓天狗假面漂浮在大約腰部的高度。拿起魔法燈杖對著結界輕晃,青色燈籠的光變得強烈,並從燈籠的光化出數隻幽蝶。幽蝶聽從指揮,穿過結界,附著在天狗假面上。
「擅長傾聽的幽蝶呀,請將這天狗假面所乘載的記憶訴說與我。恩?附不上去...有甚麼東西擋住。」只見幽蝶在假面上化作青光,不斷盤旋卻沒有辦法進入假面。
正當青行燈看著天狗假面懊惱的時候。

「那面具有經文保護,一般法術是沒辦法破壞的。」大天狗叉著手,不知道已經在旁邊看多久。
「我還想說像青行燈這種大妖怪,拿面具要作什麼呢。」羽扇一揮,面具又回到大天狗手上。
「嗚...我只是,想知道大天狗的故事嘛。聽完故事就會還給你了,誰知道幽蝶進不去。」青行燈抱著燈杖像小孩子似的耍賴,想不透大天狗怎麼會這麼快發現。

「想知道大天狗的故事應該要問大天狗,怎麼會問面具呢?」說完把面具綁回腰間,繼續看著青行燈。

「因為,因為大天狗說不定不會跟我說...」青行燈越說越心虛,把頭撇過一邊躲避大天狗的眼神。

「大天狗在尋找大義的路上,剛好心情不錯。不過想聽故事要用交換的,用你重要的...」看著青行燈快把自己埋到燈杖後面,大天狗忍不住嚇嚇青行燈。

「重要的什麼...我所有東西都很重要,不能跟你換啦。」看看燈杖又看看提燈小僧,雖然想聽故事可是沒有甚麼東西是可以跟大天狗換的。

「用重要的青行燈故事跟我換吧,應該還沒有其他妖怪聽過,所以是很珍貴的故事。值得換一個大天狗的故事。」大天狗露出難得的笑臉,看來是真的逛美食祭讓他心情很好呢。

「所以啊,世界上其實有很多種天狗,大天狗也不只一個。而是指有著人形、法力強大的都被稱呼為大天狗。」
「大天狗本來是人嗎?」
「是人死後的怨靈變成的,因為怨恨太深死後化作大天狗作亂。我在成為大天狗之前的故事有點長。好像快天亮了,這個契約碎片給你,用一點點妖力就可以召喚出小的分身,再慢慢跟你說完吧。」

青行燈拿著大天狗契約碎片,試著注入妖力,出現的是一個有點透明的迷你大天狗。
因為詛咒而無法看見日光的青行燈,跟著提燈小僧在天亮前回陰界去了。

大天狗的故事有點多,待下回我研究研究慢慢說。

57

經驗值

0

人氣值

0

論壇幣

Lv1.略有小成

Rank: 1

積分
57
6#
 樓主| 發表於 2017-5-31 22:43:49 | 只看該作者
天狗皮為什麼總是帶著崇字? 先來張崇德天皇鎮鎮樓
中年發福真的很可怕呢...


日本傳說的三大妖怪-崇德天皇的大天狗、鬼王酒吞童子、妖狐玉澡前
前兩隻我都有了 94爽喇~~(沒有人要聽你曬卡!)

聽說玉澡前製作中,好期待呢!! 希望是個帥哥ლ(◉◞౪◟◉ )ლ

這應該崇德天皇20歲的時候吧?
陸版只要一直戳 帥帥的大天狗就會脫下面具 台版怎麼不實裝天狗脫面具呢?


========================正文開始=======================
(前情提要)
為了聽到大天狗的故事偷偷跟蹤大天狗,想掉包面具的青行燈居然失敗了!
被大天狗逮個正著的青行燈沒有被當作跟蹤狂,還因此拿到一個大天狗契約碎片,說是跟他交換故事?

回到陰界的青行燈吃著外帶的黑白湯圓,看著手上大天狗給的契約碎片。
「大天狗好像跟聽說的不太一樣,圖鑑上還寫個性固執冷傲,是遇到假的大天狗吧。」
湯圓吃完確認房間內外沒有偷看,便使用契約碎片召喚出迷你天狗。
「這要怎麼才能讓他說故事呢?」青行燈拿起迷你天狗又揉又捏,拿到耳邊搖搖看也沒有聲音。
「好痛!雖然只是五十分之一個大天狗,也是要對我溫柔一點呀!」迷你天狗這才醒來掙扎著想逃離青行燈的掌握。青行燈將掙扎的小天狗拎著放到桌子上。
「這就是契約碎片?好有趣!所以要說故事給我聽了嗎?」因為小天狗太可愛,青行燈又忍不住伸手逗弄。
「哼!想聽別人故事,要先說自己的來交換吧。」迷你天狗假裝生氣的叉著手,小小的看起一點都不可怕。不過這才是天狗平常的樣子吧?冷傲。
「好呀好呀~我說我的青行燈的故事給你聽,可是說好要交換的,你不能騙我唷!」聽到迷你天狗想聽青行燈的故事,開心的坐著燈杖晃來晃去。比起聽故事,青行燈說不定更喜歡說故事給人聽呢。

「那你要認真的聽青行燈說故事唷。」青行燈摸摸迷你天狗的頭,迷你天狗抱著團扇坐下。雖然沒有說話,不過眼神像是準備好要聽故事了。

「在人類的小孩子中流行著一種遊戲,圍著青色的紙燈輪流說鬼故事,每說完一個就要走到另一個房間拿白色蠟燭回來吹熄。他們稱這種遊戲為"青行燈"。」為了增加說故事的氣氛,青行燈在房內點起幾盞鬼火,房內光線呈現一片青藍色。不時忽明忽暗的讓迷你天狗覺得害怕,團扇抓得緊緊的翅膀也在背後縮成一團。

青行燈繼續說著透過鬼火聽到的許多故事與在陽界時遇到有趣的事情。
「在我收集到第九十九個故事的時候,我許了不該許的願。大天狗先生有許過會後悔的願望嗎?」青行燈看著認真聽故事的迷你天狗,天狗卻因為青行燈的問題陷入沉思。

「哎呀,真抱歉。習慣跟記憶說話了,讓我先把故事說完吧。」青行燈一時忘記迷你天狗不是乘載記憶的碎片,而是真實大天狗靈魂的一部分,不會像記憶碎片那樣隨著召喚者喜好回答問題。
「那一天的故事太精采,讓我不經意說出"要是黎明可以永遠不要到來,不知道有多好呢?"。聽起來如此幼稚的一句話,卻成為我離不開陰界的詛咒。當我昏睡後醒來,就再也沒看過陽光了。」說完的瞬間青行燈熄滅所有鬼火,房間漆黑一片。迷你天狗嚇的抱成一團。

「永遠的黑夜,很可怕對吧?要是可以再去陽界晃晃,可以再聽到大家說新的故事,不知道有多好?百物語完成後也可以說給好多人聽。」說完,又把房間點亮。手上不知道從哪裡拿出來一本封面寫著百物語故事書,青行燈邊翻著書頁邊回憶書上的每一個故事。直到最後幾頁是空白的,於是拿起筆寫下《第壹佰物語 平安京的大天狗》。

迷你天狗愣愣的看著青行燈為故事書寫下新的標題。
「江江~你看,第一百個故事是你唷!大天狗先生的故事一定要很精采,這樣我的百物語就沒有遺憾的完成了。」青行燈開心的展示寫著新標題的內頁給迷你天狗看,迷你天狗過幾秒鐘才反映過來。
「啊,換我說故事了?」看著空白的書頁,好像對於自己要被寫成故事傳頌莫名的有壓力。迷你天狗非常認真的思考要如何開始說。

「其實,在我變成天狗前的故事。我是一點記憶也沒有。我只記得醒來之後,有某個很重要的事情要去完成。」迷你天狗小小個子,卻突然用大天狗大叔般的嗓音說故事。有點錯愕的青行燈,因為聽故事的強烈欲望所以決定暫時忽略聲音問題。

「說好要交換故事的!變成妖怪之前的故事不記得,不就少一半?不會是想騙我的故事吧?」聽到變成天狗前的記憶不記得,青行燈緊張的一個故事換半個也太吃虧。

「我醒來後,看到人類不知道為甚麼特別的厭惡。見一個就搧翻一個,一路就鬧進平安京。越往京城中心,看到我的人就越害怕。嘴裡喊著:崇德上皇回來啦!我這才知道,成為大天狗以前,人們似乎稱我為崇德上皇。等我冷靜下來,只看到人們尖叫著逃竄。就一位少年不害怕,直挺挺的站在朱雀門攔住我,他就是博雅先生。」迷你天狗突然就說了一串不得了的故事,青行燈來不及消化。

「等等,我先把故事寫好。博雅就是我在平安京看到那位帶著你的陰陽師先生嗎?」青行燈對於大天狗為什麼會跟陰陽師在一起還是很疑惑,聽起來是剛出生就被拐了?

「哈啊~今天累了呢,剩下的故事明天再說吧。」迷你天狗打著哈欠,又恢復小小身子該有的聲音,才說完就像沒電似的趴睡在桌上,睡著了。青行燈便整理著剛說的故事,將大天狗的故事寫到百物語內。

隔一天迷你天狗又精神飽滿,說著源博雅如何帶他找到成為妖怪前發生的事。原來崇德天皇生前因為宮廷權力鬥爭最終遭到流放,希望獲得原諒而抄寫了五部經書,獻上京城卻遭到拒絕。最終含恨而逝,死前發願「願為大魔王,擾亂天下。以五部大乘經,迴向惡道。」

「發願讓自己成為大魔王,要有多大的怨恨才會下此詛咒。可這些事情,我成為大天狗後居然都不記得,只剩下這一股怨恨讓我痛恨城內的人們。」迷你天狗舉著扇子看的認真,不 道又想起甚麼。

「你痛恨那些人們,又怎麼會跟博雅先生在一起呢?」青行燈的疑惑還沒解開,果然在陽界的故事就是精采的多。

「恩...因為博雅先生,感覺跟那些做官的還有皇族,不太一樣。他身上有種說不出很熟悉的感覺。他就說要帶著我消滅壞妖怪,還有一起去找大天狗誕生的意義。我簡稱大天狗誕生的意義,叫作"大義"。博雅先生說這就是比仇恨還重要的東西。」說完迷你天狗又沒電了,噗咚一聲就往前倒在桌上。真心搞不懂是怎麼充電,放著隔天就精神百倍了。

「大天狗的大義?好奇妙的東西,所以這是比扇子跟笛子還重要,卻找不到在哪裡的東西...或許完成百物語就是我的大義呢。」看著沒電的迷你天狗仆街,青行燈幫迷你天狗蓋上小毯子,看會不會電充飽一點。

一到夜晚,迷你天狗蹦的跳起來,嚇到在書桌旁睡著的青行燈。
「小毯子的效果這麼明顯嗎?」剛驚醒,青行燈一臉睡眼惺忪看著迷你天狗。

「青燈呀,我的大義快完成了。要感謝那位晴明大人,可以讓陰界不再黑暗,讓陽界不再刺眼的力量。」迷你天狗用誇張的姿勢雙手比劃著偉大的大義。
「什麼大義?哪位晴明大人?老是丟不到SSR的那位嗎?」青行燈完全不明白怎麼回事,昨天不是才說到要去找大義嗎?

迷你天狗說完又倒下去,今天連故事都沒有。
「喂!醒醒呀,故事還沒完成,甚麼大義的,不能等故事說完再去嗎?」任憑青行燈大力搖晃,倒地的迷你天狗沒有任何反應。

「好吧,或許明天又會爬起來說故事了。」期待著故事的青行燈,只好再等一天。

然而,隔天迷你天狗仍像沒電一樣,就是個普通的契約碎片。

「怎麼會這樣,是不是鬼火不夠多? 吸魂燈!嗚...還是沒有反應。居然為了甚麼大義的,隨便就拋棄約定,契約碎片也不管了。」不知道是自己操作錯誤還是大天狗真的棄約定不顧,青行燈快要把陰界的鬼火都吸光,整個契約碎片灌的鼓鼓亮亮的,但仍然半點聲音也沒有。

突然遠方傳來奇怪的聲音,空氣隱隱震動著。青行燈探頭往外看,三途川的出海口染成一片異常的血紅,岸邊的彼岸花不斷顫抖著。天空開始扭曲,破碎出一道令人看著不舒服的缺口。

「怎麼回事?這是?」青行燈看著突然破碎的天空,以津真天怪鳥盤旋哀鳴著。

怪鳥群猛然散開,大天狗從空間裂縫中掉出來。
「青燈!快完成了,我說的大義,陰陽逆反之術。成功後,陰界為陽界,陽界為陰界,沒有白天,詛咒就再也不能限制你了。」

「笨蛋!你知道這樣會引出甚麼嗎?」青行燈緊張的看著裂縫,大天狗用力搧動翅膀,用妖力把裂縫繼續擴大。

不知道是受到妖力還是咒術的影響,空間裂縫附近的海水猛烈翻騰著。還有,似乎不屬於海水該有的東西。一條條大蛇的尾巴從裂縫下拔地而起,身體穿過陰界裂縫不斷扭動著,翻攪起沉睡在三途川下的無數亡魂,跟著衝出陰界裂縫。

「燈,就是現在。我們去陽界吧!」說著大天狗拉著青行燈,隨著大蛇猛烈扭動的身軀衝過陰界裂縫。

然而,一樣S級的速度青行燈硬是快了大天狗9點。所以燈姐在前,大天狗隨著大蛇來到陽界。這就是...魂十大天狗與青行燈的故事。

下次有空再補非洲晴明打御魂~~~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資源

您需要 登錄 才可以下載或查看,沒有帳號?立即註冊

x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板
Privacy Policy, Terms and Conditions
©1997-2017 NetEase, Inc.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