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註冊
查看: 2768|回復: 3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文字類] 【如果陰陽師是校園故事】 最新章節:章二-幸福的彼岸。

[複製鏈接]

890

經驗值

288

人氣值

0

論壇幣

『陰陽師』次元開拓者

Rank: 10Rank: 10Rank: 10

積分
890

【每日一系列】花鳥卷陰陽師大咖團

跳轉到指定樓層
樓主
發表於 2017-5-3 17:40:29 | 只看該作者 回帖獎勵 |倒序瀏覽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冷泠 於 2017-5-13 11:05 編輯

※陰陽師同人文,不一定有後續。※內可能含有多項CP。
※請安心食用。


我姓安,安靜的安,全名安晴明,十六歲,高一生。

在我人生的前十五年,幾乎都還是一個正常人的生活,但要當初知道我媽讓我轉到這所高中,會改變我往後的人生,我可打死都不服。

百鬼學校,一所光聽名字就莫名其妙的學校,偏偏入學門檻又很高,尤其這學校的高中生幾乎都是從同校的國小國中部升上來的,也不知道我媽到底是做了什麼事情才把我搞得直接轉進高一,真是一整個就很令人一臉懵逼。

高中部一年二班…啊,有了,是在這裡,我記得我是十三號,好像是坐這個位置來著?

沒辦法,我畢竟還沒成年,就算聽說這所學校常常發生一堆靈異現象,出一堆事情,我也不能拿我媽的決定怎麼樣,也只好認命了。別什麼事情都斤斤計較,這樣活著比較輕鬆。

反正也有這所學校專出帥哥美女的傳言…算了,就當來這養眼的吧,別想太多了,反正難不成我小時候遇過的靈異事件還不夠多嗎?

是的,我好像天生就有這個體質,能看到…呃,不太好的東西,我家甚至還有一隻會說話的狐狸呢。

這說來也挺像瞎扯的,但我發誓,一切全然不假!那隻狐狸還常常被認成小狗,我跟我媽都叫他小白。

所以,我想,在這所學校裡,應該遇到什麼,都不會比我以往遇過的更糟糕吧?

做人就要樂觀點嘛,哈哈。

…樂觀你老木啦。

「你叫做安晴明是吧!就是你拐走了雀對不對!給我受死吧!」

我也很想心平氣和的跟各位說明這件事情,但是在這之前,有誰能來告訴我,為什麼開學第二天午休就會有一個我從來沒見過的高三生,怒氣沖沖的殺來我班上,還說我拐了他女朋…咳,好朋友。

拜託,我知道我長得很帥,但就算是我也沒想在剛進這學校第三天就跑去到處搭訕女同學好嗎?況且你口中那名女同學是一年七班的,七班的啊!你到底為什麼會跑來找遠在二班的我問話?是不是有個跟我長得一模一樣的人跑去拐的?你這樣也不能怪到我頭上啊!

「學長,請問你是…?」

你看看你看看,連我們班昨天剛選出來的班長都跑出來看熱鬧了,你女朋友被別人拐走這種事情能不能不要這麼大肆宣揚啊!心平氣和跟我好好講很難嗎?一字一句慢慢唸不行嗎?算我求你了這個我連姓氏都不知道的學長,您老人家還是冷靜一點吧先。

「妳們班這個安晴明把雀拐走了,我現在要討回公道!」

學長這還是一樣暴躁啊,行了行了班長是無辜的,別對她吼啦。

是誰說我看班長小小一隻很可愛起了歪腦筋的?我這是就事論事!

「…你有什麼證據?」

喔班長,謝謝妳願意理性的對待這件事,我頓時想要淚流滿面,對啊,大哥你的證據呢?

見那學長頓時接不上話,我聽到班長那是一臉沒辦法的深深嘆氣,接著提議:「不然趁著午休,你帶我們去那個雀失蹤的地點,我們幫你調查一下。」

喔,班長,妳還真是個大好人啊,就算我們才認識短短兩天,但我敢肯定妳一定會是個很好相處的人…但是,能不能把我也拖下水啊。

好啦好啦,我知道這一開始就不干班長的事情,叫我別不知好歹是不是?我這就答應便是…。

接著班長就跑去找我們導師請了午休的假,說是要帶我參觀校園…畢竟大部分學生都是國中部直升的,也好在我們梅老師很好說話,馬上就請到了將近半小時的公假。

唉,顧不得午餐還沒吃,我只好摸著我可憐的肚皮,一邊被身後那名兇惡的學長瞪視,一邊跟班長前往據學長說雀最後出現的地點,學校舊教室旁邊早就無人照顧的小花園。

是說我剛剛為什麼不直接跟老師告狀有學長跑來騷擾我?我這是撞到腦袋餓得神智不清嗎…不,不對,如果當著他的面告狀說不定哪時會被學長一個秋後算賬!想到這,我已成從懊惱的心情瞬間轉變成了慶幸。

「學長,請問就是這裡嗎?」

可愛的班長在一處…呃,嗯,一座迷你叢林前停下,轉過頭來詢問我身後的凶神惡煞。

「對,雀今天早自習傳訊息跟我說她要翹掉自習來這探險,結果她就失蹤了一整個上午,我現在打電話也找不到人,關機的。」

喔,原來如此…等一下,你特瑪那又為什麼會懷疑到我身上?我這個早自習很努力的在同學與班導的自我介紹中睡覺欸!

雖然估計就算我這是問了,他也不會回答…事實上,我真拋出這問題,得到的回答只有他一句:「找到雀我再告訴你。」

我管你那人間蒸發的雀是麻雀還是孔雀,信不信老子我一個不耐煩直接砍了你啊!

當然,這都是內心話,我這好學生固然是沒有任何的違禁品與暴力傾向,況且實際上就算我真拿刀跟他打起來,大概最後慘的還是我自己…看那學長壯碩的身材,貼幾個紋身貼紙,襯衫在拉下幾顆扣子,說是混黑社會我立馬便信!

「這裡…這裡我不常來,但看起來好像經常有人在這裡行動呢。」

班長想當然是不會知道我內心中的小劇場,自顧自的便在那堆也不知道有沒有毒的植物叢中研究起來。真是勇敢啊哈哈。

「我不清楚這裡,但我有來這找過。」

學長叼著一根…稻草?我不清楚那是什麼,反正裝逼意味實足,我倒挺納悶為何我現在才發現這件事情。

「不,你看這,有一條泥土路兒踐踏的痕跡很明顯,估計每天都有人來這。」

班長我看妳畢業之後直接去當偵探吧,一定很適合妳。

我一邊繼續維持著內心中絲毫沒有半點重點的廢話連篇,一邊不得已的跟在班長與學長身後,進入那個…迷你廢墟。

「噓,有人在這裡。」

班長撥開了一叢不明植物後,指著處老舊的涼亭,本該被灰塵覆蓋的石桌石椅意外的非常乾淨,上頭竟還橫躺了一名女學生。

「那是雀嗎?」

我問,學長搖頭,道:「那是二零七的毛玖茗。」

是喔…原來還是個學姊?不對啊現在不是午休嗎?莫非跟我身旁這擺明就不甩老師的學長一樣是翹課來著?

是說他倆認識啊…。我想著想著,也想不出個什麼所以然,沒想到班長果然是個行動力很高的人,這不幾秒沉默,她竟直接跑去把人推醒。

「請問學姊有看過一個一年級的女生跑來這裡嗎?」

「嗚…」

那學姊嘀咕幾聲,結果一個翻身就給滾到地上去了。

「喵嗚!好痛,是哪個蠢貨!」

學姊,是妳自己滾下來的,我有看見…

還有那像是貓叫聲的哀鳴是怎麼會是?怪是讓人起雞皮疙瘩。

「毛玖茗,妳有看見雀嗎?」

這班長都還沒開口反駁呢,學長便搶先出聲了。

「喵?啊,汪才全!你怎麼會找到我的秘密基地!」

原來我身後這是汪學長啊。是說毛學姊這反射性的貓叫真的很煩,她又不是貓…我家小白可愛一千倍。

「誰管妳的秘密什麼東西!妳有沒有看見雀?」

「才不告訴逆雷,喵。」

「信不信我用武力了!」

「喵喵喵~喵喵,怕你不成?」

喔我的天,瞧瞧這十足的挑釁!毛學姊這張是效果顯著,連我都想上去打人!

來讓我們看看汪學長,他這不知是什麼草的東西直接在嘴裡咬斷,然後從不知哪裡撿來了一根枯木,看上去可是威力十足啊!

究竟這場很校園青春的紛爭,勝利會鹿死誰手?是裝模作樣的賣萌學姊毛玖茗,還是裝逼一流的凶神惡煞汪才全呢?請在稍後讓我安晴明繼續為你們轉播戰況——

「你們別鬧了,有人來了。」

真不愧是班長,這一揮手化解了這一觸即發的校園打架事件!…不過這,什麼東西?有人來了?

我這不一個反射性地看往了我們仨來的那路,沒人啊?

「在那裡!」

我順著汪學長的方向望去,欸真的耶?那堵圍牆上有一隻手從頂端伸出了!

「小喵快點拉我一把!」

從我這位置依稀可以聽見一名女孩子的聲音在外頭鬼吼鬼叫,毛學姊這是身子一顫,立馬就俐落的爬到圍牆一角,一張嚴重生鏽的摺疊椅被她當作了墊腳石,她這三下五除二的便竄上矮牆上,把外頭的女孩子拉了進來…

我說,學校難道沒打算把這牆加高個一點點嗎?依這位置別以為我不知道外面那個女孩子是爬佈告欄進來的!是說這外面街角不是有監視器的嗎?沒有也該是有人會目擊啊!那女孩真不怕上警局嗎?我這今天遇見的都什麼人啊。

嗚嗚,除了可愛的班長以外都不是正常人啦,嗚嗚嗚…。

「雀!」

當我還沉浸在憂傷的氣氛之中,身旁汪學長馬上一箭步衝上前,喔我彷彿知道那個女孩是誰了。

「啊,是阿犬!」

那個女孩窩在毛學姊的懷中,還一邊與汪學長招手,這讓汪學長很是一個怒吼:「妳早自習跑去哪裡了?為什麼我打電話妳都不接?」

「喔…因為小喵說要帶我出去玩,我昨天忘記充電今天又忘記帶行充,早上遊戲玩到一半手機就沒電關機了…還是借同學手機登我帳號才給你發了條訊息哈哈。」

哈哈…哈妳麻痺啊哈!妳知道妳這可害慘我了嗎!

一想到這,我便想起,事到如今總該告訴我事情為什麼會懷疑到我身上了吧?

「可惡,差點就可以把她吃了喵。」

等一下,毛學姊妳剛剛說什麼?拜託不是我想的那個意思。

「你叫什麼名字?」

見雀離開了其懷中,毛學姊一個大躍跳下鏽椅,殺到我的面前戳著我的胸,我這也是沒法,只能如實招來:「安晴明。」

「很好,壞我好事的安晴明,我記住你了喵!」

靠,不是吧,關我什麼事,我能怎麼辦我也很絕望啊!

還有為什麼妳不找班長找我?我明顯就是雜魚妳為什麼偏偏挑我!我也不想壞妳事,問題是汪學長都殺來我這了我還能怎麼辦!!

還不等我內心那一萬頭草尼馬在心中呼嘯而過,毛學姊已經再度蹬上椅,換著是她翻牆而出。

…校方你看到這還不打算加高圍牆嗎?起碼圈個鐵絲告訴我你們努力過了也好啊!還有這所學校不是入學門檻很高的嗎?這裡是高中不是高職吧?不對就算是培養技能的高職,毛學姊那種明顯每天翹課的人到底是怎麼做到在這待到二年級的?跟我媽一樣走後門嗎喂!

「你跟雀感情好像很好呢。」

看著氣到亂揉雀頭髮的汪學長,班長淡淡一句,引來汪學長感慨:「是啊,說到以前啊…」

不,拜託,我不想聽你的故事,剩十分鐘要上課了拜託你快點告訴我是哪個混帳跟你講來找我的?

「…以前我啊可狂得很,國中二度差點被退學呢,要不在高中遇到勸我別在校長室門前打架的雀,我估計現在就不在這裡了。」

等一下你讓一個開學第二天直接翹了一整個上午課的同學勸你改過向善…等等,不對,你他媽在校長室門前幹架?那你比毛學姊還更令我感到不可思議呢大哥。

重點他身旁的雀還一臉這很正常的表情,甚至見到被晾在旁邊的我與班長,還笑瞇瞇的對我倆鞠躬,道:「你們是阿犬的朋友嗎?你們好,我是一年七班的崔敏兒,請多指教!」

其實我們還不是他朋友,不過算了…我累了…。

「妳好,我是一年二班的源神樂,他是安晴明。」

喔?原來班長姓源啊,是個挺少見的姓氏呢,不過名字很好聽,挺適合她。

果然真不該睡掉自我介紹的,現在才知道班長的名字,不應該啊不應該…。

「是說,你到底為什麼會把事懷疑到我身上?」

這人是找回來了,有些事情也該解決了!在回去高中部的路上,面對我的質問,汪學長他不好意思的回應:「因為有個人告訴我說看見二班的安晴明把雀帶走了…看來因該是他搞錯了,真是抱歉啊兄弟。」

我雌奧,原來真的有人賣…不對,真的是有人誣賴我!

「是長怎樣?」

老子發誓不把他撥層皮,我便不叫安晴明!

「……。」

腳步停下,我與班長、崔敏兒等人這麼三雙眼睛直揪著面色尷尬的汪學長。

「是個…戴著詭異面具的人,男的,身高看來大概國中,我也不知道他是誰…」

我去…你寧可相信一個神經病,也不願相信我嗎…。

結果到最後,汪學長為了表達歉意,他居然親自「護送」我回班上,還順便跑去福利社買了一個紅豆麵包,外加強買了他小弟的關東煮給我道歉…我的天啊,我該不會在開學第二天就變成全班最怪異的同學了吧…。

連我隔壁的那個據說有白化症還是什麼症的白頭少年此時看起來都比我正常,還邊跟身後的另外一個同學和起來拿我當笑料呢…哼。

是說,為什麼白子會在正常高中?白子的視力不是幾乎接近盲人的標準了嗎?算了,這說不定是另外一個故事,人家的事我管不著。

我只要安分的過完高中三年便罷。

那時候的我,滿腦子只在想怎麼要到班長的電話號碼呢,更是無論如何也猜想不到,那一切都只是一個開端。

更猛烈的,宛如日本動漫中才會出現的「豐富」校園生活,在今日之後,才便要展開…。

我可以回家了嗎…嗚嗚…。



章一:食雀奇譚—終。


粉專: 冷泠x某星辰
Pixiv: 冷泠



890

經驗值

288

人氣值

0

論壇幣

『陰陽師』次元開拓者

Rank: 10Rank: 10Rank: 10

積分
890

【每日一系列】花鳥卷陰陽師大咖團

沙發
 樓主| 發表於 2017-5-4 17:59:25 | 只看該作者
本帖最後由 冷泠 於 2017-5-4 18:00 編輯

【如果陰陽師是校園故事】
章二:幸福的彼岸。


※陰陽師同人文,不一定有後續。
※內可能含有多項CP。
※請安心食用。



距離上次崔同學走失事件已經過了快三個禮拜,除了據說是三年級的汪學長常常跑來我的班上鬧以外,每天生活倒還勉強能算是平靜。

我社團混進了烹飪社,因為我媽很討厭吃魚,我偏偏又挺喜歡生鮮,只好自立自強,趁我媽因為工作不在家時,才能夠給自己煮個像樣的來吃。

以上都是題外話,重點是反正我是不知道為什麼,現在是為時兩節課的社團課程,我才聽家政老師講課不到五分鐘,馬上外面就有指名要找我的學生在敲門。

「安同學,找你的。」

鳳老師一個示意,讓我走到門口…我靠,這不是那兩個常常對著我咬耳朵的同班同學嗎?對就是我隔壁那個白子跟他身後的那名同學,好像…一個姓謝,另一個我真忘記了,記性差。

「請問老師可以把安同學借給我們幾分鐘嗎?」

白髮的謝同學不知道給老師遞了什麼東西,反正老師一見狀就直接把我踹出來外加把門直接關上。

我雌奧,尼馬那是紅包不成?都不用問過學生意見嗎?

當我還深陷草泥馬平原之中無法自拔之際,另外一名我記不得名字的同學直接不客氣的詢問:「我是范太平,他是謝常安,我們是你的同班同學你知道吧。」

對不起要不是謝同學很顯眼我說不定到現在都還不知道你們是我同學…。

「我們是報社社員,今天主要是要調查最近校園內的靈異事件。」

那是干我什麼事情…我應該沒有告訴你們我能看見妖怪的事情吧?第一次社課居然直接把我從社團拖出來…你們好意思嗎你?

似乎是察覺我眼中對這世界的生無可戀,謝同學連忙拉著我的袖子,在只有我們的走廊上行走。

別以為我不知道,這所學校的報社有另外一個別稱…超自然研究社。

這所學校怪事還不夠多嗎,都來不及迴避了,還要拉我一起撞?神經病!

「…你相信前世今生嗎?」

恍惚間,好像有個人的聲音如此問我,我抬起眼簾,嗯,看范同學那頭也不回直往前走的樣子,應該是謝同學問的。

「信。」

當然信,因為一定是我上輩子造了什麼孽,現在才會在這走得如此悲哀。

「…是麼。」

這次我記得看著說話人的表情了,謝同學頭低低的,紅色的眼睛仔細看其實很漂亮…等等,他在笑?

是我的錯覺嗎?不,做人應該要有自信,他是在笑沒錯。

在笑什麼啊,如果是在笑我此刻的無助,我可否與你一同開懷大笑…。

「快點。」

范同學催促,同時我們走下了兩個樓梯,來到一樓。

好多妖怪。

我們轉出的方向是前往操場,除了一些運動性的社團以外,大概還有五、六隻小妖,發現我能看見他們之後,便一臉好奇地圍繞在我們身邊。

這學校是以前死過人還是有什麼大妖怪住在這裡?比我在午夜十二點的公園裡面看到的幽靈還多!

除了謝同學方才那個莫名其妙的問題,他倆一路上再無句話,他們沒話我也樂得閉嘴,因為我只想早點擺脫他們回教室上我的社課。

等一下,有什麼地方不對。

沿路妖怪越來越多,我們經過了那個我超討厭的迷你森林,他倆帶著我上了旁邊舊教學樓的樓梯,接著停在了二樓一間教室門板緊閉的…空教室。

原諒我,連班牌都拆掉了我真的不知道這裡是哪裡,只知道這裡陰氣超級重,我都快感冒了。

明明上次到那天殺的迷你叢林,我都完全沒見著一隻妖怪,為什麼今天感覺一切都發生的突如其來?

…我好想轉學喔,嗚嗚。

「好了,我們進去吧。」

喔,你們…靠夭!我親愛的范同學,你一腳能踹開年久失修的木門,我是覺得這件事情好像也沒有不對勁,但是為什麼名義上是報社的你們沒有借到鑰匙就跑來舊教室拆門板!還有謝同學你跑去哪裡了為什麼我回過神來只剩下這凶巴巴的傢伙?

「走吧,晴明。」

我不要啊啊啊啊。

空教室裡面除了一塊黑板、六張大桌跟幾個零散的椅子外便什麼也沒有…喔,我收回,還有足以嗆死人的灰塵跟讓我想一頭撞死在牆上算了的寒氣。

我現在只能希望這裡沒有什麼怪蟲子。

「我們來這裡『調查』什麼,還有你們找我來做什麼?」

我早該這麼問的。范同學輕瞥我一眼,才正要開口,一個陌生的聲音便已在我耳邊炸裂。

「你們是誰!」

一抹紅色的身影在空中逐漸化形,一名女孩在空中憑空出現,旁邊還夾雜著大量的鬼火。

「…我們來調查紅衣女孩的傳言。」

靠靠靠靠靠!

各位,我不知道現在還來不來得及,但是我叫做安晴明,安靜的安、晴天的晴、明日的明,一個普通的高中生,夢想是…

「你在發什麼呆!」

不要對我再吼了范太平同學,不要打斷我在腦海內round過一遍遺言好嗎!

我想想,首先我要跟我媽…

「黑!」

三小,嘿什麼?還有你剛剛死去哪裡了謝同學。

「我下好隔離法術了!」

…三小?

我想我此刻的表情必然是一臉懵逼,配上身後耐心全無的紅衣女鬼,一切…讓我倍感生無可戀。

「母親大人在哪裡…是你們帶走了他…。」

是我的錯覺還是那個女鬼的衣服變成黑色的了?我操操操操操她衝過來了啊啊啊啊——

「晴明大人!」

誰跟你大人我大你全家啦救命救命救命啊!

一抹雪白在我面前炸開,替我抵擋鬼火燃燃。

「晴明大人,您沒事吧?」

一個有著好長好長白髮的陌生人,穿著Coser…不,不是什麼沒看見的衣服都是Coser服,反正就是穿著很奇怪的衣服,然後還帶著一頂白色高帽,他擋在我面前,還叫我大人。

黑白無常…不不不我一定是被嚇傻才會想到那兩個鬼差!呸呸呸,老子我可還活著!

…大概吧,我也如此希望著啊,嗚嗚嗚。

「把母親大人還來!」

女鬼再度怒吼…算了,我不想管了,反正我一定在做夢,謝同學跟范同學不知道是死去哪裡了,大概跟鬼故事裡面的惡朋友一樣拋下人就跑路了…。

「晴明大人小心!」

大你媽個逼你特瑪到底是哪位!我本該飆罵出的言語,被白色男子一揮手招出來的一大堆烏黑手臂給逼回了腹中。

「怨靈地縛陣,把我的敵人拖入冥界吧!」

對不起,大哥我錯了,你要叫我大人還是爺爺我都沒意見。

見那鬼手飛快竄上那漆黑女鬼的身,女鬼一聲尖叫,冥火從教室正中炸了開來。

然後一個黑色服裝的人一把揪住我,把我扔進安全的角落。

很好,一個黑的一個白的,但是白的不是女生,所以我還有希望那不是來接我的黑白無常。

嗯?你問我怎突然這麼冷靜?因為他倆黑白就算不是鬼使大概也是鬼了,除了我在做夢外,最好的狀況是在場除了我以外都是鬼,最壞的狀況是在場包含我都是鬼。

如果我是鬼,我一定是在不知不覺葛了才沒發現眼前的狀況對我來說或許很正常,要習慣。

如果我不是鬼,還是在現在趕快死一死投胎去比較快…。

白色的男子被女鬼的藍焰瞬間逼退,暫定後一手持旗揮開鬼火,右手便招出紅色的火球揮去,完畢後還不忘繼續用手上的骷髏旗喚出更多詭異的黑色手臂。

黑色的男子就更絕了,直接打橫砍爆了大火,手上黑鐮快速的在他身邊畫出圓弧,接著他旋轉半圈直接把鐮刀擊往女鬼。

我雌奧奧奧!您老是打算連我一起劈了不成!我一點也不想轉過頭去看那把天殺的鐮刀是以怎麼樣一個角度插入了我臉旁三公分的牆壁裡面。

結果那黑色的人不知在空中比劃了什麼東西,我身旁的黑鐮直接溶解於空氣,他再度憑空抽出了把不知舊的還新的。

媽,妳再不讓我轉學我要拿秋刀魚割腕…不,我要把秋刀魚加到妳飯碗。

黑色的人直接舉著鐮刀衝過去跟黑衣女鬼互懟去了,我一點也不想浪費腦細胞去形容他們眼花撩亂的各種招式,見白色的人好像稍微閒了那麼一丁點,我決定與他試圖搭話:「請問…你們是誰?」

白色的人停下動作,對我笑道:「你同學。」

我操,什麼?

「我是鬼使白,他是鬼使黑。」

等一下,這白色的頭髮,雖然眼睛是漆黑的,但是瞳孔卻是熟悉的紅…

「謝常安?」

「喔,那是我偽裝成人所使用的名字,請多指教。」

靠靠靠靠靠,我隔壁同學是妖…不,是鬼使啊啊啊啊啊啊——

我在做夢,一定在做夢,就算這是現實我也要這麼催眠自己。

什麼都不知道,活得比較快樂…。

「啊啊啊啊!」

女鬼淒厲的叫聲對我而言只是背景音樂了,反正我從小到大什麼事情沒見過,這種事情總是可悲地這麼容易習慣…。

「他是座敷童子,在很久以前曾經與您有約,如今被封在此地沉睡千余年,在稍早封印遭破除,剛起床的他精神方面似乎有些不穩定。」

我先不管為什麼千年的封印會剛好在我入學後三星期這麼失效,因為這種事說要發生就是會發生。

說到座敷童子,不就是日本那邊傳說會帶來好運的妖怪嗎?好像傳言有些人會把座敷童子困在家中…這麼說起來,這個座敷童子在這睡了這麼久,一起來就發飆也不能怪他有起床氣。

根本就是這學校活該嘛!

「鬼使白…先生,請問你說我跟他有約...是什麼約?」

雖然我完全不記得這種事情,我也絲毫沒有要認帳的打算,但是保險起見我還是姑且問一下罷。

「『如果你還覺得寂寞的話就到我家來吧。』您是這麼說的。」

這時聽聞謝同學所言,我頓時感到一股回憶湧上心頭…才怪,我依舊是完全沒印象。

聽起來還挺蠢的,這什麼約定啊。

不過,雖然不知道那個女鬼…不,座敷童子口中的「母親」是怎麼了,但是座敷童子此刻,看起來是挺孤單的沒錯。

嘖,雖說座敷童子能帶來好運,但我家可不歡迎啊。

「座敷童子!」

我將手作擴音器狀貼在面龐,竭力嘶吼。

儘管我的聲音大部分都被沒有溫度的火焰燃聲所吞噬,但我相信,至少還是有些部分傳進了座敷童子與范同學那邊,因為他倆都挺停下了動作,一妖浮在空中,另一站在幾乎破裂的桌面上,直勾勾地朝我與謝同學這邊看。

「晴明大人?」

我不知道他口中的晴明大人是誰,不過應該不是在說我。

拜託,我瞥一眼左手手腕上的手錶,剩十分鐘就下課了,得快一點了。

至少下一節社課我一定要趕上,拚了!

「雖然我家可能沒辦法接納你,但是如果妳會寂寞的話,這兩個傢伙會陪著你!」

笑話,我可不想再淌渾水了,我這次絕對要全身而退。

「……。」

哈哈,范同學那一臉被賣了的表情,他可能不知道,我就是那種玩遊戲專門友軍火力隊友的人啊!

「晴明大人。」

座敷童子飄到了我面前,他一站到地面,便化回了一身紅衣。

「怎麼了?」

哼,要知道我之前那所國中沒有烹飪社,我國三的時候可是戲劇社社長。

雖然國中的時候社團時間沒這所高中這麼多,但我對自己的演技還是很有信心的。

「這裡是哪裡?」

座敷童子一臉總算清醒了的表情,絲毫不管他身後我那兩個狗日的好同學,一臉懵懂的抬頭仰望著我。

「這裡是學校,你睡了千年。」

如果謝同學沒騙我的話啦。

「千年…」

座敷童子轉過頭去,才一副總算發現他倆的樣子:「鬼使先生!」

你口中的鬼使先生剛剛可差點被你當作肉串給烤了。

看他們興沖沖不知道在講些甚麼,我總算得以喘一口氣。

不過千年啊,一千年聽起來好像很久很久,但我此刻站在這裡,卻又感覺沒有這麼久了。

謝同學一個揮手,這教室周圍頓時閃現謎樣的光輝。待耀芒盡褪,本已幾乎被他仨毀去大半的舊教室,已經恢復了原樣。

與此同時,鐘聲響起。

「下課了呢。」

我這不一回過神,謝同學和范同學又變回了高中生該有的樣子,一個沒忍住,我直開口:「你們為什麼要跑來高中鬧?」

我印象中的黑白無常不是在替冥府閻王收靈魂的嗎?跑來高中破壞我的日常生活做什麼…

「為了享受退休生活?」

謝同學偏頭笑答道。唉…我好累喔。

或許我要稍微修改一下我對這世界十六年以來的認知,其實這種事情一到高中的年紀就很容易遇到的對吧?像是發飆的座敷童子跟偽裝成高中生的黑白無常甚麼的,說不定連老師都是妖怪扮成的呢,然後在我這一屆學校會發生一大堆稀奇古怪的事情…我最好先做好這樣的心理準備。

如果沒辦法克服生活中這種他媽的困難,那也就只能天殺的享受它了。

…我今天回去就要跟我媽要求轉學,一不做二不休。

「還不都是因為鬼使黑不讓我去投胎。」

謝同學瞥了一眼范同學,范同學急道:「廢話,我不會再讓你離開了。」

行,你們愛怎樣怎樣去,我不想聽你們之前發生甚麼事情。

這次的我比較理智,直接往教室外面跑。

「晴明大人!」

座敷童子追上,擋在我面前:「你要去哪裡?」

我要去毀滅世界…不,該怎麼說呢?我要去上課。

似乎看出了我藏於眸後的深深疲憊,座敷童子沉默片刻,等不到我的回答,便再道:「那我在這裡等你,你要回來喔。」

我點頭,不想說話。

在上課的前兩秒我衝回了家政教室,就算拚上被當成神經病的風險,我以後也要遠離那兩個天殺的退休鬼使。

「安同學,歡迎回來。」

顧不得老師一臉的似笑非笑,我坐回了我在五十五分鐘以前曾經坐過的位置,隔壁的高三生趁著老師沒注意,偷偷問我:「你是二班的安晴明嗎?你剛剛跑去哪裡啦?」

原來我這麼有名喔,我怎麼都不知道。

「哈哈,我是三年七班的,我姓蔣,請多指教。」

見我不想搭理他,蔣學長自顧自的笑了笑,便轉過身將注意重新放回正在講話的老師身上。

是說黑板上好多人的名字寫在上面,我看看啊,秦慈祈、童楠...啊,被老師擦掉了。

所以剛剛是在自我介紹嗎?喔幸好我應該沒錯過太多課程,也是啦社課開始第一天怎麼可能會上課呢哈哈。

別問我為什麼開學第三個星期才開始社團課程,因為第一周在開周會,然後第二周在開班會。

是說剛剛還真是發生了很不可思議的事情…嗎?想起來挺是驚人,可是也很不切實際。有種剛剛一切都可能是我幻想出來的事情的錯覺。

不,做人要有信心,剛剛的事情都發生過。

但即便如此,感覺好像卻也不再重要,人啊就是這樣,對已經過去的事情便不再上心了。

或許現在,坐在這裡的我,遠離那兩個鬼使,說不定就能找回我應得的稀鬆平常。

「你是一年二班的嗎?」

一桌有六個人,坐在我正對面的男同學轉過身子,趴在桌上看著我,看來他剛剛聽見了我與蔣學長非常短暫的談話內容。

「是的,我是二班的安晴明,你好。」

「我是七班的秦慈祈。」

啊喔,原來是你喔,無意冒犯,但我還以為這是個女孩子的名字。

不過眼前這人也有不輸女孩子的可愛外表,要不他正坐在這裡我還以為他是國中生,如果穿女生的制服,再戴頂假髮,保證是個小美女。

「你們的班導是梅心瑜老師嗎?」

是的,我點頭。

「那我想請你幫個忙。」

不,不幫。老師妳看這邊有人不專心聽講喔——

嗚嗚,像個正常人一般的校園生活喔,我好想念你們啊…。

章二:幸福的彼岸—終。

啊哈哈,抱歉最後我要說一下,其實「這部作品」裡面的座敷壓根是個男的,只是我找不到時機糾正我們可愛的安晴明WWW
好了下一章鳳凰林的占卜師是吧…八百比丘尼…這…我得準備個好一下…。

呵呵QQ


粉專: 冷泠x某星辰
Pixiv: 冷泠

3111

經驗值

520

人氣值

0

論壇幣

管理員

Rank: 9Rank: 9Rank: 9

積分
3111

持之以恆|脫非入歐我家式神最有名!陰陽首秀

板凳
發表於 2017-5-4 19:37:35 | 只看該作者
文畫雙全

點評

哈哈,其實最一開始我就是文手,後來才開始畫圖的xD  發表於 2017-5-4 19:46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板
Privacy Policy, Terms and Conditions
©1997-2017 NetEase, Inc.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