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註冊
查看: 2351|回復: 0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文字類] 【單篇】治癒之光

[複製鏈接]

890

經驗值

288

人氣值

0

論壇幣

『陰陽師』次元開拓者

Rank: 10Rank: 10Rank: 10

積分
890

【每日一系列】花鳥卷陰陽師大咖團

跳轉到指定樓層
樓主
發表於 2017-4-21 23:59:36 | 只看該作者 回帖獎勵 |倒序瀏覽 |閱讀模式
※我寮設定
※請安心食用

我是螢草,一個渺小的,蒲公英的生靈。

因為蒲公英很輕、很輕,在某個暴風雨的夜晚,我在灰濛濛的天空底下迷了路,一回過神來,已不知去出。

這種感覺很不安、很害怕,我孤零零的一個,我不喜歡這樣…也不知過了幾天,最後,一抹淡淡的螢藍引領著我走出災厄,那是一張藍色的符,屬於晴明先生。

這裡很晴朗,也很暖和,一名白髮的先生說他叫做安倍晴明,是他召喚了我,而我即日起成為了他的式神。

我明明還沒有答應他這種事情的說…但是看著晴明先生那副幸福得直咯咯笑的表情,他總是會溫柔的呼喚我的名字,看著那雙漂亮而不帶一絲虛假的瞳,我實在無法,拒絕他的任何要求。

他說,這裡今後就是我的家了。

起初,陪伴他的式神還很少很少,所以晴明先生每一場與壞妖怪的戰鬥,我都會參與,通常都是首無先生負責擊退目標,而我負責治療大家。

打架很恐怖,但是如果能夠幫助到晴明先生,那我倒也不是不行接受。

原先,我每一場戰鬥都會全力以赴,並且盡自己的義務——讓治癒之光覆蓋上所有夥伴們剛毅的身軀,這原本,是我的職責。

晴明先生很疼我的,他總是會看著我笑瞇瞇的,有什麼東西除了首無先生之外第一個就全是給了我,像是上面印著橙紅妖怪的御魂,跟滿滿的白色不倒翁。

明明一開始,大家總愛邊叫我小草,讓我替他們治療,並且摸著我的頭…是從什麼時候開始,一切都變調了呢?

我是晴明先生第二名擁有四勾的式神,我曾問過晴明先生星級所代表的含義,他解釋,勾玉愈多便是愈強的式神。

從那時候開始,所有寮內的式神,除了首無先生以外,都開始叫我螢草爸爸,甚至還偶爾,會有人叫首無先生首無媽媽。

螢草爸爸、草爹、草總…不知從何時起,我突然多了好多好多奇怪的外號,每當上場作戰,身邊的式神們也總是為我加油,還會說些像是「爸爸揍爆他們!」「我們螢總一下就能叮爆你們全家!」之類粗魯的話。

我明明、明明就是負責治療大家的呀?為什麼大家要把我當成那種很恐怖很恐怖的傢伙呢?雖然受到了大家的支持與鼓勵,但是那種被懼怕的感覺,卻還是讓我…好難受。

就像是和大家在中間被蓋起了一道透明的牆,我被無情地捧上了玻璃王座,就算被貼上暴力的標籤,但是無論再努力…我還是會有打不贏的敵人呀。

大家的期望…全部都成為了壓力,壓在了我身上。

是從什麼開始,蒲公英不再輕盈?我彷彿感受得到,手中每天分寸不離的草兒,一天天地,越來越沉了。

不知道是不是晴明先生也察覺了這個異狀,他開始會把我留在寮內,和首無先生一起看家,一起看櫻花。

首無先生的表情看起來真的很不好,每當看著他陰沉的側臉,一股不安便會油然而生…晴明先生莫非是不需要我們了?這種感覺,比被嚴重高估還更令人難受。

不行,不能再如此下去…隨著晴明先生的夥伴越來越多,我便越難被晴明先生想起,上次吸血姬姐姐和我借御魂的時候,我看見了她一臉…藐視的表情。

我聽晴明先生跟博雅先生談天時說過,御魂也是式神的實力之一,難不成我很有可能會成為大家的拖油瓶這件事情,被吸血姬姐姐、被晴明先生發現了嗎?

我會努力、會盡力不拖累大家,請別對我失望…好嗎?

最近,晴明先生似乎有讓惠比壽爺爺成為大家主力治療的打算,雖然我也知道惠比壽爺爺在治療方面真的是非常的厲害,但是這也是不是代表,我將會被遺忘在寮裡的某個角落,而那些曾經對我寄予厚望的式神哥哥姐姐們…是否也會對我失望。

我,不喜歡那樣…。

現在仔細想想,我真的是做出了一個很荒唐的決定,在某天午後,我答應了式神們的瞎起鬨,和茨木先生比賽打架。

茨木先生很厲害很厲害,我知道,但是有一點是他們不知道的事是,晴明先生曾經說過茨木先生的等級是八,而我是三十等。雖說我還不是很明白等級數字的差異到底有多大,但是我很清楚,這是我們式神們的實力,是我們的價值。

首無先生常常會對我說,我們說不定哪天便會被升上五星,餵給其他式神升六星,雖然這部分我不是很了解,但是聽首無先生每天在那邊操心的事情,我了解到,「兩星」和「四星」實力相差懸殊,我是四星,茨木先生是兩星。

所以,我贏了。

幾乎所有人都在歡呼著「草爸爸威武!」或是「茨球怎麼可能會打贏草爹呢?」還有「R也能屌打SSR!」之類讓我一頭霧水的話語,除了酒吞先生,我看見了他那複雜的神情,故意撇過頭去忽略茨木先生慘不忍睹的戰敗模樣。

我是不是…做錯了什麼?

式神們再次給我戴上了無人可視的透明皇冠,一旦低頭,便會伴隨著他們給予我的信任,摔成碎片。

現在,我到底該怎麼辦?

或許和首無先生說的一樣,若我們被當成消耗品餵食給晴明先生真正需要的式神,那麼就什麼事情都,再也不用煩惱了。

但是…我果然還是想,陪伴在大家的身邊呀。

那種乘著風無處可去的悲慘經歷,我已不敢再去想著體驗,雖說這裡或許一樣沒有我的位置,但是最起碼,我還能帶著笑容迎接每天早晨,太陽公公的溫暖關懷。

就算再也沒有人需要我的治癒之光了…那也沒關係。

我只是想要,不負眾望…

在什麼時候,是不是搞錯了什麼呢?

說不定,從頭到尾,都是我的錯吧。

對,就只是這樣而已。

就只是…這樣而已。

對不起。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板
Privacy Policy, Terms and Conditions
©1997-2017 NetEase, Inc.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