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註冊
查看: 3508|回復: 12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文字類] 《鬼使黑與白》短篇連載+腐

[複製鏈接]

76

經驗值

0

人氣值

0

論壇幣

『陰陽師』次元開拓者

Rank: 10Rank: 10Rank: 10

積分
76

陰陽師大咖團

跳轉到指定樓層
樓主
發表於 2017-1-4 22:39:24 來自手機 | 只看該作者 回帖獎勵 |倒序瀏覽 |閱讀模式
【章一】

《鬼使黑與白篇:弟弟》
(第二人稱、鬼使黑視角,微腐。)



「如果你的願望實現,我就能卸下這個職責。」
依然美麗的臉龐,勾著最淡漠的聲線,平板地訴說著。
「但是,我還是放心不下,不能讓你一個人承接這個重責大任。」
淡而疏離,沒有了生前的燦爛笑容,沒有絲毫熟悉——制式,假如沒有他那一板一眼的說話方式,我只識得那張臉。

啊啊……
可是,他就是我的弟弟。

我聳聳肩,扛著巨鐮甩了個痞笑出去,「這個世界會被我搞成怎樣我是無所謂啦,我只有興趣跟強者來一場。」
你皺起眉頭喝斥:「胡鬧!任由孤魂野鬼在人間遊走、成妖肆虐,不僅打亂了輪迴,更是擾了六界……」
「與我何干?」
不讓你說完,我輕輕的回了一句。
我要的只是你幸福,其他人鬼妖神的事誰要管呢?
我最愛的弟弟,即使你失去了生前的記憶、不記得我了,但骨子裡似乎還記得我這種性子,一向拘謹的你竟然不浪費力氣囉唆了。
潛意識裡,仍有我的影子。
「不是說,有活要幹了?」我伸手撫過刀面,銳利的反射著血光,「是哪兒的魑魅魍魎皮癢啦?」
我的武器渴望血襲,而我需要一個血祭來刷洗憤怒和不甘……是父親的凌虐,是未能保護好你的自責,以及被你遺忘的痛苦。
沒關係的,我記得你就好,弟弟。
「跟我走吧!我不信你這個武痴會認得路,更不信你會留下活口。」你瞥了我一眼,自徑捻了個訣,就是不告訴我名單。
「都行,我只是想和有趣的人交手。」
隨便,什麼都無所謂。

刀起,刀又落。
抖著身軀、散發強烈恐懼的妖物,似乎想說些什麼,嘴巴一開一闔的,擠了半天卻說不出什麼。嗯……或許該說不打算讓它說話?
「我沒耐心聽你解釋。」
勾起最諷刺的笑容,我舞動巨鎌,揮下那道死亡宣判。
是憑什麼要我傾聽呢?
「醜陋的魂魄,你連和我弟弟比的資格都沾不上邊呢。」

遠遠的你不阻止我的殺戮。
「時間到了。」你提醒的並不是我。
其實,你也挺殘忍的呢。
「我送你下地獄。」
「別。」
我伸手按住了那隻纖細的手,迎上那詢問的困惑表情,我微微側頭對你溫柔一笑。
「我來就好,反正就是送下去給判官嘛。」我堅持的壓下你的手,「如果弄髒了你,怎麼可以?」
後半句呢喃著,不用讓你聽清。
「好吧,不要亂來。」
得到你的首肯,轉身面對那個醜陋的汙穢時,只剩凜冽的殺意。畢竟溫柔,只會屬於你。
「掰囉,不要打擾我跟我弟弟的獨處時光,廢物就老實的滾去死!」

啊啊!
弟弟,我最摯愛的弟弟。
或許我的願望不是奪回你的幸福,是想要把你束縛在我的身邊。我的自私,是要擁有你的幸福。
不要緊的,我會保護你,不會讓你被欺負了。

「哥哥保護你。」



未完待續.



【章二】

《鬼使黑·白:哥哥》(第二人稱、鬼使白視角,微腐。)



「我是你哥哥。」
那是從無數個調笑中,你唯一認真說過的話。

哥哥?
眼前的你,陌生、卻又讓我想親近,想觸碰那隱藏在猖狂之下的孤寂。
「不,我不記得你是我的哥哥。」下意識地,我這麼回答。
你的呼吸驟然一滯,隨即被無所謂的表情掩飾,在眨眼間完成的動作,彷彿那黑瞳中一瞬的悲傷只是虛假、只是幻覺。
「嗯,沒關係。」你抿唇淺淺的笑著,「從現在開始,你是鬼使白、我的弟弟。」
你不管我想法的結論,既是霸道、卻又是熟悉的奇怪感覺,「好」一字被我硬生生地卡在齒間,差點就這麼點頭說出。
好像你本該就是這麼霸道,我就是該無奈的許了你。
這麼任性的性子,到底誰才是哥哥呢?
不知道應當如何接話,我只能故做鎮定的開口:「我不記得了,我不知道你說的是真的還是在欺騙我。」
「我不會傷害你的。」你走近了我,眼中的黑色流轉著莫名的愛憐,「忘記了、不要緊,你只要知道,我永遠不會傷害你。」
「我……」
或許是掬起我一束髮絲輕撫的手太過溫柔,或許是那雙眼睛混合了太多的寵溺,對外人該有的戒備,宛如一扇沒有鎖的門扉被緩緩推開……我最終還是點頭了,屈服於那分眷戀。
沒有理由的,眷戀那隻揉著我腦袋的大手。
「聽話,叫聲『哥』。」
「——哥哥。」
你笑了,笑得燦爛無比,縱使身在陰曹地府,也不輸天界。有什麼東西,在此時被你奪走了。
「我會保護你的,弟弟。」
「……嗯。」

我不需要被保護。
但我想依賴,想更加了解過去的我們,想抹去你背影中的落寞。
被你護在身後的我,看得是最清楚不過了。

就算,一旦完成了你的心願,我就必須離去。


※※※


或許是那分孤獨,使我常常望著你的背影發呆。
明明我就按照你說的,待在你身邊,所有鬼魂都知道我們陰曹地府的鬼使黑白同進同出,沒有半秒離開對方左右。
可,為何你還是如此哀戚?

眼前的你扛著一柄巨鐮,比我高的個子也被壓了矮去,看上去挺重的,你卻像是耍棍棒玩著。
一個收勢,眼見你制服了那個山妖要回身,我趕緊兒打住思緒,眨了眨眼抹去剛剛直盯著你瞧的視線,繼續癱著一張臉。
反正你也不介意我這般沒給你臉色。
「嘖,給你留下活口了啊!弟弟。」你揮臂一甩巨鐮,把它收回空間後,不屑的看了看倒在地上、接近沒了氣的妖物,「愛用什麼迷障?這麼弱還來浪費我的時間!」
沒有被你發現我在看你,我悄悄地噓了口氣才接話:「少說幾句,不過是辦事。」
「閻羅發這什麼任務?不能直接拖下去地獄,還要留活口送回去?」你極為不高興的抓抓頭,一臉沒打夠本的表情。
「他自有他的打算,判官都沒說什麼了。」
我蹲下身,打了到印記標在山妖身上,這代表著此妖已為地獄之魂,若劫走立即全面追殺。
「判官光處理閻羅的爛攤子就來不及了吧?」
你捏著下巴回想。
「欸,弟弟,我剛剛有聽話沒打死了,獎勵一下。」
沒正經多久,你一個伸手便又要往我頭上肆虐。我頭髮長,又繫著冠,給你這樣一玩往往是拆掉重新梳理,這麼想來不禁躲了去。
「胡鬧!還在執勤!」說不出嫌梳頭麻煩這個理由,我隨意扯了個補上。
你完全不以為意的答:「我有在乎過那種東西嗎?」
……好吧,是沒有。
「況且我剛剛聽話了,獎勵摸一下又不會死!」黑和紅的魂光纏在你身上,是多麼的威武,可這一句聽來,怎麼活的像個大孩子?
還是不給你摸。
「好吧,只能摸一次。」
……這嘴,怎麼說出來的跟想的不一樣?
「好!」
「一次而已喔。」
「好啦,囉唆!」
你的手終於如願伸上來肆虐,我想我的表情又是無奈,襯著你心情好的樣子,倒是違和又……自然?
不過,這兄弟角色顛倒了吧?怎麼哥哥向弟弟撒嬌起來?
我納悶的問:「……我說,你真的是我哥哥嗎?鬼使黑。」
「我是。」瞬間,你的神情凝重了起來,認真的一口咬定。
「我覺得我可能是哥哥才對。」嗯,如果真的是兄弟那我應該是穩重的好哥哥才是。
我暗自點了點頭,對自己的懷疑和推理很肯定。
「我才是哥哥,你是弟弟、弟弟!」
「……」你看,你這又像小孩蠻橫著了。
「是說,叫什麼鬼使黑?太疏離了!」你不滿的指控。
「那不然叫什麼?」
「叫哥哥!」
「……我不。」
我說完,你馬上理直氣撞的回:「為什麼不?我是你哥,你本來就該這麼叫的。」
「……這個私下時可以考慮,非你我兩人在絕不。」我愣了愣,為什麼我又妥協了?
「行,有外人也別那麼叫,難聽死了!」
「那我叫你小黑?」我突然想到人界有種動物,凡是黑色總是被這麼叫。
微微抿唇偷笑,那種叫「狗」的生物和你搭在一塊兒還挺妙的。
「你別以為我不曉得。」你頭上似乎劃過黑線,哼了哼聲,「你叫我小黑,我就叫你小白!」
小白也泛指「狗」這生物,和小黑的差別不過是毛色為白,倒是和我們身著一黑一白相呼相應,有趣。
「行。」我坦然的接受,小白至少比小黑好聽一點。
「哼!小白小白!」
你鬧脾氣似的叫了幾聲,可是我知道,你總歸愛叫我弟弟的。

你素來是強過我,卻愛像個孩子鬧,暫時就順了你的心,當弟弟。
改日我強過你,再和你討論誰當哥哥誰當弟弟。

「活口是要帶回去的,縛了拖走吧!」
玩歸玩,正事仍是該做。
「好啦,趕緊交差完哪兒溜達去!」
你自動自發的縛住山妖,揣了鎖魂鏈一頭,當真用拖著跟上我。
默默為那隻早已是入氣少出氣多的山妖嘆息,你向來是沒顧忌任務是否完成,更不在乎一個妖物是否會因此而死。
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任務有完成,中途斷了氣的不負責,沒打死就好……再者,死了照樣可以辦事。

我不理會,卻釀下了你最大的傷害。



未完待續.

26

經驗值

0

人氣值

0

論壇幣

Lv1.略有小成

Rank: 1

積分
26
沙發
發表於 2017-1-4 23:19:34 來自手機 | 只看該作者
喜歡太太故事的節奏!就算失憶,多年的習慣也不會忘T.T默許對方的任性還有真誠的互動太棒!

點評

謝謝你  詳情 回復 發表於 2017-1-19 23:51

321

經驗值

0

人氣值

0

論壇幣

玩家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積分
321
板凳
發表於 2017-1-5 13:36:04 | 只看該作者
第二章寫的很棒,妹子繼續加油

點評

謝謝你  詳情 回復 發表於 2017-1-19 23:52

61

經驗值

0

人氣值

0

論壇幣

Lv1.略有小成

Rank: 1

積分
61
地板
發表於 2017-1-6 02:25:30 來自手機 | 只看該作者
文筆和感情描寫好棒!加油哦//

點評

謝謝你  詳情 回復 發表於 2017-1-19 23:54

76

經驗值

0

人氣值

0

論壇幣

『陰陽師』次元開拓者

Rank: 10Rank: 10Rank: 10

積分
76

陰陽師大咖團

5#
 樓主| 發表於 2017-1-19 23:49:21 來自手機 | 只看該作者
【章三】

《鬼使黑與白:雙生。》
(第二人稱、鬼使白視角,微腐)

「判官,我們把妖帶回來了。」
你將鎖鏈交給了判官持著,雙手便往腦後一擱,權當一個靠枕給頭枕著,擺了個隨性的姿態給我們的同僚……雖說你本性如此,也不隱瞞你有些厭惡這位判官。
我也如你一樣,對他的一板一眼看不慣。
但,他仍是我等同僚,同為在閻魔大人手下做事的,這三分尊敬、三分禮讓及四分謙虛,由我代你做全吧!
我拱了拱手,對著判官歉意一笑:「此妖物一見到我們即跑,可見心虛而氣不足,必定知道些什麼,接下來有勞你主事了。」
「那本來就是他的工作,跟他客氣什麼啊?啐!」
你不滿的嘖了聲,轉身就走離殿廳。
「這麼多年……鬼使黑依然記恨著我等把你束縛在陰曹地府啊!」判官那被矇在布巾底下的雙眼,往你離去的背影瞥了一眼,即使他看不見,「難為你了,鬼使白。」
他難得有一番情味地說,平常古板慣了的判官,必定又是發生了什麼與閻魔大人有關的事。
這非屬於我的責務,所以我只頷首帶過。
「我們的工作結束了,先走了。」
「嗯,下去吧!」
作為閻魔大人的直屬,判官的語氣仍是較為上位。
再次朝判官點了點頭,我甩了甩袍子,踏步往外走。

倒是沒有擔心該去哪找你。
我知道再怎麼想離開,你一定都在外頭等著。

我壓抑住猜中你、而想上揚的嘴角,維持著面對判官時那副無表情,衝著一臉想趕快走的你點了個頭。
「可以走了,鬼使黑。」
這般公式化加公式化,你的臉必定會再臭上一分。
果不其然,你的表情整個垮了下來。
「我說親愛的弟弟,現在這都沒人啦!幹嘛不叫聲哥哥?」
「沒人也要沒妖。」我一個興起,腦袋中竄過的壞點子脫口而出。
你環顧四周,滿意的點頭轉頭笑答:「沒人沒妖也沒鬼更沒神。」
「這樣也不行。」我搖搖頭。
「那不然還有什麼?我趕走它們!」
「有泥土有殿堂有燈火。」
你正碎碎唸著「膽敢妨礙兄弟談情者死」,而我按捺著想笑的念頭,一本正經地開口、字正腔圓。
「……」
你張大嘴,活的像是下巴脫臼,嘴大的連瑩草的蒲公英都能吃掉。不過若是吃了,那女娃兒肯定打得你滿頭血。
而你的眼睛,寫滿了「臥草我弟弟崩壞了」……
咳,這話我可不能這麼明說,應當說成「我弟弟怎麼一個回頭就換了個人似的」,這般文雅點,才不毀壞我的良好形象,哥哥你也才不會石化更久。
嗯,哥哥,在心裡默唸還蠻順的。
「……我的寶貝弟弟,你是不是被判官打到頭殼壞了?」你換下吃驚,立刻關心起我的腦袋,「還是被瑩草那瘋丫頭給打壞了?」
「不,判官並沒有懲處我,最近也沒能跟瑩草一起除妖。」
「那肯定就是弟弟你得了人類那個什麼流感,發燒了。」你篤定的一拍手掌,挾了我就準備往人界衝。
「停!」我趕忙打住,「我只是跟你鬧著玩的,鬼使黑。」
「……」
你突然安靜了,放下我,沉默著、也不鬧了。
「既然不是認真的,也不肯試著叫我『哥哥』嗎?」
你直視著我,深深地望進我眼裡。
我第一次看見你那雙玩世不恭的黑眸,有著名為悲傷的情緒。那不如以往的你,那不符合你,不適合你。
「我……」不是不肯叫……
「讓我靜靜。」
也是第一次你說了重話,第一次轉身離開我身邊,第一次要求擁有自己的空間。

明明總是你老愛跟著我。
明明我都沒有要求你從我的身邊離開。
我不懂,剛剛還鬧著鬧著,怎麼轉眼間你就推開我了?

望著你落寞的背影,看著你一步步遠離,我竟是忘記伸手拉住你……那樣的背影,怎麼會開始矇矓了雙眼?
我發呆了。
是不是那些寂寞,都是我給你的?可是我明明就在這兒。

「——咦,鬼使白?」
拿著古琴的孟婆朝我而來,我回過神,恍然仍呆在閻羅殿前,也不知過了多久。
「鬼使白,鬼使黑沒跟你在一起啊?去哪了呢?」孟婆關心的問著,打量了我,「精神有點憔悴喔……任務失敗了嗎?」
「沒有,任務圓滿達成了。」我含了點笑意輕輕回答,「鬼使黑……他……」
我也不知道他會去哪裡。
孟婆的臉浮上瞭然,鼓勵似的拍拍我的肩膀,「兄弟吵架嘛,很正常的,多跟鬼使黑撒撒嬌就好啦!」
「孟婆,我真的是鬼使黑的弟弟嘛?」我問著,說不定她會——
「我不知道喔?不過鬼使黑說是,那就是吧!」孟婆歪了歪頭說著,「他不可能會騙你的。」
「……是嗎?」
我喃喃的重複,是啊、你不騙我的,但是為什麼我還是不能好好的叫你「哥哥」呢?
「孟婆,我喝過你的孟婆湯嗎?」
「沒有呦。」孟婆搖搖頭,對我燦爛一笑,「所以你失去的記憶,還是可以找回來的。」
可以找回來……嗎?
「你和鬼使黑當了幾年鬼使,他就被你遺忘了幾年。」
孟婆輕聲嘆息,隨即又換上笑容。
「可是啊,想起來就好囉!我該去找閻魔大人回報了,下次再見囉!鬼使白。」
「……嗯,下次見!」
我和孟婆揮了揮手,道別。

當了幾年的鬼使,我就忘了你幾年。
但是,只要想起你,就能解開你的寂寞了……

孟婆給我的提示,你說對嗎?
哥哥。






未完待續.

76

經驗值

0

人氣值

0

論壇幣

『陰陽師』次元開拓者

Rank: 10Rank: 10Rank: 10

積分
76

陰陽師大咖團

6#
 樓主| 發表於 2017-1-19 23:51:11 來自手機 | 只看該作者
corner0422 發表於 2017-1-4 23:19
喜歡太太故事的節奏!就算失憶,多年的習慣也不會忘T.T默許對方的任性還有真誠的互動太棒! ...

謝謝你

76

經驗值

0

人氣值

0

論壇幣

『陰陽師』次元開拓者

Rank: 10Rank: 10Rank: 10

積分
76

陰陽師大咖團

7#
 樓主| 發表於 2017-1-19 23:52:38 來自手機 | 只看該作者
故北啊 發表於 2017-1-5 13:36
第二章寫的很棒,妹子繼續加油

謝謝你

76

經驗值

0

人氣值

0

論壇幣

『陰陽師』次元開拓者

Rank: 10Rank: 10Rank: 10

積分
76

陰陽師大咖團

8#
 樓主| 發表於 2017-1-19 23:54:05 來自手機 | 只看該作者
Chiaki 發表於 2017-1-6 02:25
文筆和感情描寫好棒!加油哦//

謝謝你

321

經驗值

0

人氣值

0

論壇幣

玩家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積分
321
9#
發表於 2017-1-20 16:38:36 | 只看該作者

點評

蹭蹭  詳情 回復 發表於 2017-2-10 00:21

76

經驗值

0

人氣值

0

論壇幣

『陰陽師』次元開拓者

Rank: 10Rank: 10Rank: 10

積分
76

陰陽師大咖團

10#
 樓主| 發表於 2017-2-10 00:21:12 來自手機 | 只看該作者
【章四】

《鬼使黑與白:相依》
(第二人稱、鬼使黑視角,微腐)

「——哥哥,你等等我嘛!」
軟軟的聲音,是那麼親暱的叫喚著我。
即使那張蒼白的臉一樣表情少的要命,至少現在有奔跑的紅暈,陽光也灑了層薄薄的金色。縱然沾染了泥土的髒污,仍然是我最可愛的弟弟。
「好好好,哥哥會等你的。來!」我伸出手握住你的手,大力地把你拉上這一個斜坡,「快點快點,就在前面不遠的地方了!」
「好!」
無論是多麼奢求擁有的美好,也必須與你同享。
「哇!從這裡可以看到整個村莊呢!」
「你看吧,哥哥沒騙你。」
迎著風揚起你奶白色的髮絲,小小的臉上溢出的笑容,是我的寶藏。最美的不是這一片景色,是你。
「諾,哥哥剛剛還去買了丸子喔!」我從背包裡拿出一塊葉包,小心翼翼地攤開。
……好險,丸子沒有被壓壞。
「是丸子!」你的眼睛整個都亮了起來,卻又馬上想到,「哥哥,你昨天說把錢弄丟了……還被父親打了一頓,該不會……」
「傻瓜。」我捏捏你那快哭出來的臉,這種表情才不適合我的寶貝弟弟,「只是挨了幾下,值得的。」
「可是……」
「你不是最喜歡吃丸子了嗎?」
我抿唇微微一笑。
「這個理由就夠了。」被打也沒關係。
你的眉頭糾結的蹙在一起,輕輕的撫上我包纏著繃帶的手臂,「還……很痛嗎?」
「不疼了。」我搖搖頭,「昨天你不是幫哥哥把痛痛趕走了嗎?」
「嗯!痛痛飛走了、痛痛飛走了!」
「對!痛痛飛走囉!」
你大大地笑開,張開手臂撲進我懷裡。
「我最愛哥哥你了!」
「呵……」
我也最愛你了,弟弟。

這些回憶只有我記得。
只有我。
為什麼你會把它忘的一乾二淨?

我仰躺在屋頂上,閉上眼。
遠處傳來的哀號聲來自被我們捉回來的鬼魂妖物,但再怎麼淒厲,也不干我。
「——嗯?鬼使黑,你怎麼在這兒?」
「酒吞?」聽到叫喚,我張開眼但又馬上瞇起。
來人背了個巨大的葫蘆,上面的「酒」字更是標誌,還有一頭張狂的火焰紅髮,以及跟我差不多的好身材,的確是酒吞童子本人。
「啊啊,沒錯。」他左右看了看,隨後盤腿坐下,「挺少在這裡遇到你的,沒任務嗎?」
「沒,倒是你,怎麼跑來冥府了?」我起身坐好,隨口問著,「茨木童子不在?」
「別提他,本大爺就是因為那死小子搞的這麼狼狽的。」酒吞童子嘖了聲,一臉煩躁,「借躲下。」
我隨性地擺手,「行,自便。」
「你的寶貝鬼使白呢?該不會被那個叫做『晴明』的陰陽師召喚去了吧?」
「沒,只不過是……」吵架了。
酒吞童子沉默的瞥了眼過來,甩了個酒碟給我。
「你出場地本大爺出酒。」酒吞童子拎出酒壺,給我和他的碟子斟滿,「不用跟我客氣,喝。」
「……今朝有酒今朝醉。」
當下,我也沒跟他客氣。
「哦?你什麼時候有這種興致了?」
「不過是捉魂時捉到詩人,口中嚷嚷過的。」
「人類的腦子至少比那個傢伙正常多了。」
酒吞童子點點頭,一個仰頭乾了。我也學他這麼做,清涼劃過後的滾燙,更為強烈。
「摯友——吾的摯友啊——」
「臥操!」原本好好的酒吞童子突然一聲咒罵,提了酒就跑,快的連一絲交代都沒有。
陰風卷起一片落葉,酒吞後腳剛走,下一人就到了。
「鬼使黑啊,汝是否有看見吾的摯友、酒吞童子呢?」茨木童子閃著一雙眼睛比劃,「他是最帥、最強大的存在,如同……」
我默默的汗顏,原來酒吞童子在躲的是他。
「沒瞧見。」為了那杯酒的義氣,我搖頭。
「是麼,那吾要再向前追尋吾的摯友了!」
茨木童子雖然有著地獄的威壓,可碰上酒吞童子的事,地獄一詞可就等於人類的幼稚園,這來自地獄的男人就像小兒一樣天真無邪,隨便矇都過去。
「啊、對了,吾方才來的路上遇到了鬼使白,他似乎在找汝呢。」
「……在找我?」
「是啊,好像很急的樣子呢。」茨木童子想了想,回答我。
「……我剛剛聽孤魂說,酒吞童子往那方向走了。」
「是嗎!替吾謝謝那位孤魂!」
「嗯,也謝謝你告訴我,我這就去找我弟弟。」
「哦!」

對不起。
「哥哥、哥哥,你在哪裡?我好怕嗚……」
對不起,對不起。
「哥哥,這裡好黑……我……嗚嗚……」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哥哥說過不會讓你找的。
「哥哥……我也、也不疼了……」

「弟弟!」
奈何橋上,那抹白色正東張西望著,單薄的像是隨時都會被陰風卷落至忘川之中。
你臉上的焦急勾勒出的,是你的記憶,還是我的,這都分辨不出。只能緊緊抱住你,不要再一次的失去。
「夠了!哥哥會陪在你身邊的!」我咆哮地吼出來,可是、可是,內心的恐懼還是在嘲笑著。
「鬼使黑,你怎麼了?」
你的臉從驚訝變成蹙眉,扶著我的肩膀輕輕搖晃著我,流露出你的擔心及慌亂。
每次每次,在我被「那個人」打的時候,面對我的傷口的總是這種表情——明明是我疼著,卻像是傷在你身上。
「弟弟、弟弟,哥哥在這,我在這……」我抱緊你,將自己的頭埋入你的側頸,貪婪地祈求著熟悉的味道。
「鬼使黑,你怎麼了?」

我忘了,你忘了。

被喚醒的記憶屬於我,會陷入過往的痛苦的只有我,而你那一個「鬼使黑」,卻能將我從心魔中拯救出來……多麼的諷刺、多麼的可笑。
我忘記了,你不記得的。
「……」
「鬼使黑?」
「我沒事。」我推開你站好,揉了揉那差點落淚的眼。
「你確定?這不向平常的你。」
「啊啊,不過是逗你玩的。」我笑的輕浮,笑的苦,「我聽茨木童子說你在找我,對不起,那麼任性的跑開。」
對不起,我該記得你忘記了,所以多麼難受也不能離去。
如果遺忘是因為痛苦,那這些回憶,就由我一個人背負。
你不需要記得,更不用想起。
「嗯,我剛剛跟孟婆聊了聊……」你突然頓住,支支吾吾的。
「怎麼了?」
「不、算了,其實我剛剛接到命令,有個妖物私自脫逃,閰魔大人要我們帶回來。」
啊啊,原來是任務。
是啊,現在只是因為「當了鬼使」才能再一起的呢。
「那妖物逃去哪裡了?」
「我收到情報,它的能力似乎增強了,擁有——鬼使黑!小心!」
你講到一半,猛然拉開我,眼中滿滿的是驚恐。
「黑色和白色,殺掉、殺掉。」
沒聽過的聲音,沒看過的化人。
「主人說,殺掉。」

白色的影子籠罩住還沒回過神的我,然後,紅色的液體噴灑至地。
如同那一天,我失去你的那天一樣。
你擋在我面前擋下「那個人」,然後、然後——

「哥哥,我不痛的……不痛的,但是我怕黑……好黑……」
「哥哥,我是不是要死了……?」

紅和黑交織,拿鐮刀的黑色,眼中的殺意之後、是懼怕。
「弟弟——!」

76

經驗值

0

人氣值

0

論壇幣

『陰陽師』次元開拓者

Rank: 10Rank: 10Rank: 10

積分
76

陰陽師大咖團

11#
 樓主| 發表於 2017-2-10 00:21:41 來自手機 | 只看該作者
故北啊 發表於 2017-1-20 16:38
摸摸頭

蹭蹭

66

經驗值

0

人氣值

0

論壇幣

Lv1.略有小成

Rank: 1

積分
66
12#
發表於 2017-2-10 05:28:00 來自手機 | 只看該作者
很喜歡這一篇小說!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